手机站:m.huoyiba.com.cn

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我爱你就像风走了千万里

时间:2021-06-09 13:4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呃!

老徐只能点头。“好的!

差一点点,他就笑崔毅了,哪想到自己也被安排了!加班永远是令人不爽的事!

席蓓的不愿多谈更让贺钰有点无力。再看看席蓓此时的样子,他的眼底滑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蓓蓓,本来想跟你一起吃饭的,看来你们聚会,我就不掺和了。刚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当我没说!

贺钰永远懂进退,他总是在快要惹恼席蓓的时候收手,这也是让席蓓无力的地方。这些年,真正的席蓓的朋友都被她有意识地疏远了,而贺钰却跟她始终四两拨千斤,甚至,她竟然开始有点羡菉贺钰跟席蓓的友谊家里的事我不想多提,没什么意思!

好的,不提!不过有一点得提,你住的地方太乱,我还是希望你搬个地方贺钰从得知席蓓搬离席家开始就开始劝她,但是席蓓就这事不提,每次都是拒绝,他也很无奈。莟应了席叔叔要好好劝劝席蓓,但是看来这说客当不成了,席蓓根本不给机会儿。

在这件事上,席蓓永远是不愿多谈。他已经不记得席蓓何时变成这样了,似乎她的叛逆期从五年前开始五年前的席蓓虽然也叛逆,但是还知道深浅。

而现在的席蓓虽然知道深浅,但是在与父母关系上不肯让步。

见她不说话,他又试着说:“你一个女孩子住在一贺钰!·席蓓忽然开口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淡淡的声音却暗含菩告。

贺钰的眉宇微微地皱了皱,每次席蓓喊他全名的时候他都皱眉,贺钰清晰地记得席蓓五年前突然改口叫自己贺钰,之后再也不叫贺哥哥,并且态度完全淡漠。

这个我不能退让!贺钰不理会席蓓已经拉下的脸。“要是你不搬商那破地方,我就搬过去跟你住邻。

席蓓很是无奈,“你就不能少关注我一点啊?

“恐怕不能!”贺钰笑笑去管你女朋友,别管我!”席蓓知道贺钰有个女朋友,交往了三年了我从不重色轻友,何况你是我最……疼爱的邻家小妹!”贺钰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我先走,明天约你,记得留时间给我!

知道了!“席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怎么觉得贺钰就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似的,很哕嗦啊。

贺钰见她那表情,伸手操了揉她的头发,又看了一眼远处地厉世炎,两人视线一个相交后,贺钰终于转身离席蓓站在大厅门口没有动。

她的视线落在大厅外远处的街道,正直傍晚,车水马龙的盛景,让她忽然心生寂寞忙忙碌碌,究竟为谁?

敛了一下心情,刚要走,身边有人恭敬地喊道:“厉队席蓓一下侧头,就看到厉世炎站在自己身边,坚毅的下巴微微地扬起,夕阳里,眸子里的光芒寒星四射,他薄唇微动,轻轻吐出一个字。

这样一个厉世炎,看的席蓓心悸只是,她不能靠近这个男人,因为心里会控制不住自己。

她瞬间低头,叫了一声:“厉队!

厉世炎就这么定定地看了她的头顶一会儿。

厉世炎看着席蓓低头,这样一个小动作,清晰地流露出她不敢面对自己的心情。

莫名,让厉世炎心底有点勃然大忍,更让他心里不舒服的是她居然有个那么好的青梅竹马。

可是再多怒气,最后也只是变成一句话:“吃过饭一起去查案!

“是!席蓓点头,依然没有抬头。

厉世炎微微登眉,心中一些念头闪过,唇边扬起一抹轻笑,意味不明

“呵?”席蓓猛地抬头,下意识地看厉世炎

“你有意见?”厉世炎挑眉席蓓还没答话,就听到大领导喊:“厉队,一起走吧,坐我的车!

局长大人亲自邀请厉世炎,席蓓心想厉世炎会给局长面子,谁知道厉世效却道:“吴局谢了,我们得讨论案子,饭后回来加班!

吴局长一点不生气:“案子每天有,尽心就好,不要太紧绷了!

“不紧绷下一个死者将可能会发生在明天某个时段!”厉世炎淡淡地说道,只是话一说出,整个大厅外都忽然安静无比。

吴局长点点头。“厉队辛苦了!听到没有,大家都向厉队学习!

千是,整个大厅都是附和声把手对厉世炎丝室没有不耐烦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更让大家觉得厉世炎的背景深不可测。

而席蓓经历这一幕也是呆萌萌的,她抬头看看厉世炎又看看昊局长,最后安静地立在那里,表情很是懵懂,谢谢局长体恤,那我们先走了!”厉世炎说完就先走一步。

崔毅去开车了,车子很快过来。

 文学

厉世炎,席蓓,崔毅,老徐四个人一辆车。

席蓓原本要坐在副驾驶跟崔毅一起,但是老徐很不配合的第一个钻进副驾驶,席蓓只好跟历世炎一起坐在后车厢还算宽敞,席蓓坐在最边上,历世炎倒是很自然,当然出于绅士风度也坐在了另一边,中间隔了一个人的座位上车,崔毅就忍不住对厉世炎竖大拇哥,厉队,你连局长面子都不给啊?佩服厉世炎闻言看向窗外,沉声道:“有的人却不给我面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席蓓一阵心虚,感觉怎么跟说自己似的?

果然,厉世炎还转头看了她一眼。

席蓓下意识地拥唇,无语

“谁啊,这么不给面子?”崔毅笑侃。“回头我帮您削了她!

“说谁谁知道!”厉世炎语调略带了一丝愉悦。

厉世炎没说话算作默认那您削我吧,我不敢!崔毅笑呵呵地讨饶席蓓很是尴尬,低声道:“厉队太会开玩笑了!崔毅你别跟厉队闹了,他局长都不怕。我们惹不起!

听到席蓓这样说自己,历世炎的眉宇紧皱起来,明显不悦察觉到自己说错话的席蓓也没有道歉,而是装傻地把视线转向外面,很是安静。

崔毅笑嘻嘻的,“厉队,席蓓难得开玩笑!

席蓓无言,被老徐这么说,她也自己反省了片刻,不免有点悲伤,她原本的姓格,还找得回来吗?

她现在是席蓓的姓格,席蓓原本就有点内向,话不多,而她原本是要活泼很多的,却因为严家的仇而不得不收敛姓子,如今,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四不像,既不像严苒,也不像席蓓,想到此,她的眼中更多的落寞划而这样的悲伤,让坐在旁边的厉世炎也感受到了,他的唇角轻轻一扯,似乎是轻蔑,又似乎是别的什么席蓓听到那声轻轻地嗤笑,转过头来看厉世炎,而厉世炎也转过头来看席蓓,四目相对,彼此都心思各接风宴厉世炎跟领导们一桌,其他各部门小兵自成一体,订了十几桌领导们在包间里吃饭,大家在大厅,席蓓也不知道厉世炎有没有给领导们面子,总之厉世炎从进去到出来只用了十五分钟,之后就朝着还在吃饭的席蓓和崔毅走来,到身边就很低沉地开口你们两个叫上老徐,去师大席蓓只好跟着放下筷子,提起包就走路上,厉世炎才告诉他们此去的目的

“向小雨最近一个月没有回宿舍住,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们居然给忽略掉!“厉世炎在车上脸色很是阴沉,语气不免严厉了许多席蓓一怔,有点意外席蓓,你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厉世炎直接点名批评席蓓愣神了片刻,是的,她的确忽略了,不是忽略了,是有人专门掩人耳目。

舍友?!

宿舍的舍友为什么要掩盖向小雨不住校的事实?

席蓓很是疑惑,却没有多解释

向小雨的父母通知没有?”厉世炎听完就问了—句席蓓点头。“通知了,据说她父母现在在欧洲,最迟明天到达,她系里的老师也通知了,几个老师都对向小雨评价不错。

“何为不错?”厉世炎挑起凌厉的盾宇,目光扫向席蓓品学兼优,文化课专业课都成绩优异,平时很乖巧!

有没有男朋友?”厉世炎又间。

“据说没有!

“别告诉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凭空而来!

席蓓没回答。

是的,没有问出有价值的东西这让席蓓也很懊恼,但是毕竟时间有限,从发现尸体到现在才几个小时时间哪里来得及发现太多证据

“也许是驴的!“崔毅开着车抹了把鼻子,看不得席蓓被训斥。

谁知道话一出口,厉世炎立刻一个目光扫射过去,从透视镜望向崔毅,对上他的眸子,崔毅吓得心一哆嗦瞬间低头。“当我氵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