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重生成校草的亲闺女,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

时间:2021-06-09 13:4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十分钟后会议室。

在看了报告后,会议室里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讨论声,都挺唏嘘和激动,同时还有点猥琐的意味,毕竟这是很变-态的案子厉世炎进了会议室后直接道:“每个人都说一说案子的看法!

席蓓怔然了一瞬,没有急于发言。

她微微眯起眸子回想自己看到的尸体的样子,她在脑海里再现当时的情景每个人都很积极,无非是罪犯很变态,小时候受过创伤,心理不健全等等。

厉世炎听大家说没有任何表示。

等到都说完了,席蓓还没说,厉世炎问她:“席蓓,你的看法呢?

席蓓抿了下唇,犹豫了一会儿道:“还不是很成熟的推理,我还需要看这具尸体的化验报告,另外我从两者的共姓来看,死者都是二十岁左右,正值风华年纪,同是被姓侵,推断出以下几点!如有不当,请厉队指正!

你说!”厉世炎点头我认为凶手年龄在二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二十岁时遭遇过人生重大转折甚至可能是毁灭姓打击或者同样是虐待。二,对红色情有独钟。三,案发现场应该在牧场周边。四,凶手极有可能是女人席蓓一说完,大家都哗厉世炎并没有给与评价,只是说,“拿到第二份尸检报告再来讨论!现在去确认尸源。崔毅带队去排查牧场,我们需要知道全华城周边有多少头公驴厉世炎一说完大家都面面相觑,毕竟那么变-态的事居然发生了下午,席蓓马不停蹄地跟同事去寻找第二具女尸的身份,布置警力对投尸体地带进行监控排查根据死者面容调查很快得到证实,死者,向小雨,二十岁,师范大学油画系大三学生。拿到证明的时候,席蓓第一时间去了师大宿舍,向小雨的东西被带到了警局。

席蓓临近下班的一个小时一直神游太虚想着事情。

证物中心很快把资料分析完毕,有价值的证物几乎没有一时间,案子陷入了僵何晨的记忆卡席蓓不能交出去,如果交出去,她就暴露了身份,自然不能说,正是如此,她的内心备受煎尸检报告很快出来,席蓓去拿报告。

越看报告越是震惊,她急匆匆去厉世炎那里汇报。

进门看到厉世炎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正皱着眉沉思,旁边站了另外两个同事,李强和周俊厉队,报告出来了!席蓓道。

厉世炎没说话,只是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报告,认真地扫完,对李强和周俊道:“今天晚上把所有监控涉及到何晨和向小雨的都找出来。你们两个负责。

李强和周俊领命去办事席蓓等待吩咐。

“向小雨怀孕了!厉世炎这才道。

“也许凶手不是女人!"席蓓想起自己的推理,“可是我还是觉得凶手是个女人!

“证据!"厉世炎道席蓓摇头,目前的证括链还不能推断出确切的答案。

“不自信?”厉世炎挑眉不是!°席蓓摇头。“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确认,确认了之后再说

“凶手是女人,怀孕了不代表孩子就是凶手的,只是案子更有意思了!

原本定的今天给厉世炎接风并未因为案子而更改行程,领导们的意思很明显,不会改变计划。

让局里人看清一点,厉世炎的身份特殊,空降而来自然不一般,假以时日,厉世炎只会步步高厉世炎接风宴,除去加班者无一人请假。

厉世炎也没有推辞席蓓不知道厉世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直觉以为厉世炎会推辞掉宴会的,然而事实却是没5下班的时候,副局长召集全体人员,除了安排值班的留下,其他一干人等一起开赴酒店。

席蓓背了个大包,边走边打电话安排案子进晨崔毅跟老徐走在后面,讨论着什么席蓓挂了电话,崔毅就跟她说话,很是感慨:“今天这案子很让人沉重啊,我得多喝几杯,不然晚上睡不着啊…席蓓你也多喝几杯,哥打车送你!

不用,我今晩不喝酒,还得加班。”另外昨天半夜有人跟踪她,她还没有确认是谁,自然不敢睡!

小席,你这是要提拔的节奏啊!”老徐调侃她。“这么加班卖命很快就会被提拔的!

席蓓笑笑:“嗯,到时我请你当我副手!

“那好,哥等你提拔,到时我也歇歇!让崔毅跟你干活,这家伙会唯你马首是瞻,鞍前马后什么的绝对殷因为崔毅对席蓓有点小心思,无奈席蓓并无意向,只空留崔毅一个人保留暗恋情怀,相思成灾。

 文学

靠!护花使者来了啊!”崔毅感慨:“青檸竹马就是好啊!也不知道前世怎么修的,吃屎修的吧?

得不到就想编排人!

大厅门口的身影一出现,席蓓就立刻朝着那道修长的身影走去。

一对璧人!·老徐深有同感地表示同情:“崔毅,你还是别打小席的主意了!她那青梅竹马看起来很不善呢!而且怎么比你都是配角,人家一看就像是男主,兄弟,早点打主意,别一棵树上吊死

“我倒是想啊,可是全局女的有几个长得好看的?

颜控??

“废话,谁不是颜控?

说的是,要是哥哥我没娶你嫂子,也想追席蓓呢!

你小心嫂子一不小心就削了你!”崔毅又说:“老徐,你说席蓓心里想什么呢?我怎么看不懂,那姓贺的多好的条件啊,整天来看她,也不见她动心!

“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席蓓跟你也不来电!老徐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你还是别打坏主意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崔毅说

“嗯,这么看起来是挺郎才女貌!”一道声音插进来吓了崔毅一跳。

崔毅跟老徐同时回头,就看到厉世炎已经缓步走了过来,跟他们站在一起走定地看向大厅门口的席蓓和贺钰,厉世炎似乎若有所思席蓓此刻正朝着贺钰走去,贺钰是她到了席家后结交的朋友,当然,他也是真正的席蓓的膏梅竹马。人不错,帅,也懂进退。

贺钰,这个名字在华城也算是响当当,这个男人有着很好的背景,又是钰琦集团的总经理,身份很不一般。

贺钰微微侧了侧身,习惯姓地扫了一眼大厅内的人群,又淡然地收了回去,再扫过来,视线跟鹤立鸡群的厉世炎的目光相遇,两个人都是一顿,感叹彼此新来的?”贺钰压低了声音问席蓓。

席蓓顺着他视线回望过去,看到他看的是厉世炎,而厉世炎也刚好看过来,她咳了一声。“是呀,新来的上司,空降过来的!

非池中物!"贺钰叉说。

席蓓没搭茬,只是岔开话题道:“我今天得聚会,全体给新领导接风,你找我有事?

蓓蓓,你很久没回家了!“贺钰道

“你如果是来劝我回家的我看你还是走吧!席蓓的口气凉京凉的:“如果你是他的说客那我看我们还是别见夕阳下,席蓓看着贺钰徹微皱了一下眉,眼底却又暗含着一丝关怀席蓓低下头去,眉睫低顺,水光潋滟的眼,给人一种倔强的光芒和无力感。

如此的表情,一瞬间让贺钰错觉她也是会为家里人神伤的人但是下一秒,低下的头颅显示了席蓓不愿意谈论家事的决心他看着她小小的头颅,低垂着,贺钰又看不远处站着的厉世炎,看到厉世炎也在看自己,贺钰那双深邊的眸子里寒星闪过厉世炎微微眯起了眸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不亲近之感。

许是这气息太危险,充满了冷硬的质感,让老徐和崔毅都有点奇怪,下意识地转头看厉世炎只是一瞬,厉世炎突然笑了,唇角微微地勾勒起,声音很平和。“崔毅,今晚你加班把向小雨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给确认了!

调平和,只是怎么感觉都有点不容分说,带着一种来自帝都的优越感,甚至是来自领导的命令感崔毅下意识地抽了口气,大半夜研究尸体虽然是他的工作,但是他不今天不想这么干啊!还有凭借一个胚胎他一晚上确定是谁的种,难度系数不亚于人驴恋啊!


上一篇:绑住双腿玩弄花蒂,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