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勾引叔叔的101种方法

时间:2021-06-09 13:3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哦!郭队再见!"席蓓目送他离开,很是无奈地看看手里的文件,汇报吗?不汇报不专业不职业,汇报又害怕,犹豫良久才硬着头皮敲了原本属于郭队现在属于厉队的小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传来低沉悦耳的男声,那声音在席蓓的心间,她的心一阵狂跳。

席蓓在门口深呼吸,平复了心情推门进去,门一打开,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那姿态绝对是沉思厉队,案件进晨想跟您汇报一下!”席蓓道厉世炎转过身来,看到席蓓,他眼神闪烁了一下,点点头,并没有坐下来,而是双手叉腰,站在屋里,看着席蓓见他不说话,她只好笑笑,不敢看他,怕自己犯花痴。“厉队,我拿报告跟你看!

但是厉世炎却不说报告的事,而是直接开口:“我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席蓓,你帮我打扫一下办公室可以吗太过错愕,以至于席蓓都没有发现厉世炎是直唤她名字的,直到她放下报告单,去提了水来给他擦桌子椅子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只是望着她,然后眼底,慢慢溢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随后,反问:“你不叫席蓓吗?

席蓓眨巴了下眼睛,略带了一丝的惊讶,感觉有点怪怪的她只能点点头。“对啊,我是叫席蓓!

里着,好半天说不上话来。为什么他不问关于严苒的事来呢?炎的反问让席蓓一时说不出话来,她膛目我是刑警,你不觉得若是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很不合格吗?”厉

“还愣着干嘛?“厉世炎扫了席蓓一眼让她快点干活。

席蓓握着抹布的手一僵,好吧,刑警是厉害,她服了席蓓只好帮他打扫办公室。

屋子里一下子很安静,她打扫卫生,厉世炎转过身去看窗外的风景,一时间没有了动静。

整个小办公室里安静的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反射姓的再度眨巴了下眼睛,不听汇报,先打扫卫生,莫非男神有洁癖?

以前她也不了解她,对了,他的女朋友呢?

他怎么突然来了华城?

席蓓很是不解。

专心点!"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惊扰了席蓓她猛地回头看厉世炎,发现他还是面朝着窗外,这人背后有眼睛啊?

哦!"她不敢再看他,低下头去继续手中的活,然后问:“都擦一遍吗?

“嗯!他简短地应答,又想到什么,解释了一句:“我有洁癖!

席蓓猜对了,但是还有点惊讶,几乎是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

厉世炎并没有穿制服,而且他刚来,还没有量制服定做,肯定要过一阵才能有制服的只是今天的他,一看穿着,就知道这个人很贵气。

精致的衬衫,铁灰色的,穿在他身上却更衬托的脸色和肤色极好,一点都不突兀,并不是每个穿铁灰色衬衣的男人都可以穿出这种精致味道的从卷至手肘部位的衬衫下露出的精瘦手臂上戴了一块黑色的表,看起来价值不菲,衬衣袖扣挽上去的十分精致,十指修长,西裤笔挺,没有褶皱。

他,并不像是刑警,倒像是个优雅的生意人,儒商之类的!

而这身上的细节。

的确,处处透着精致的洁癖!

席蓓惊讶的是他居然这样坦然的告诉自己那,那我碰过的你也会嫌弃的!”席蓓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厉世炎却道:“不!你除外!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为什么?“席蓓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问。

“你,比较顺眼!

 文学

厉世炎的答案是如此的让人惊悚,却又哑口无言这时候,恰好有人敲门,打乱了这一刻的尴尬和诡异。

门没有关!·厉世炎的语调平和。

老徐进门就汇报:“厉队,接报警电话,西城区深山再度发现女戶!

席蓓也是跟着一愣,遂下意识地看向厉世炎。

他正面对来人,站在办工桌前面的一方空地,从席蓓的视角看过去,他的侧脸过于坚毅,英俊的让人窒息而他此时的目光就像是两道锋利的剑,又像是量伏中的鹰!

出警,席蓓你也来,老徐再点两个人手,联系法医!”厉世炎从容地下着命令席蓓只好丢下手里的抹布,跟着厉世炎出警。

新来就出警,厉世炎够敬业的他的步子很大,步伐十分迅速,矫健的肌肉包裹在西装裤里,他穿的是黑色的皮鞋,鞋码的长度足足有4445之间,很大的脚哦,他接到报案后就立刻换了个人,完全不似刚才那殷温吞吞优雅的样子,此刻的他更显得严肃,雷厉风行。

十五分钟后,警车到达西城山区,又是偏远的交通不便利的地方。

下车后,厉世炎走在最前面,朝着尸体出现的地方。、

于是,大家只能步行过去。

席蓓一直在后面跟着,心里嘀咕着,千万别再犯了花痴,她在厉世炎后面,走路忍不住看他屁股,那真是个风度翩翩的屁股啊,很有力,也很姓感结实的样子。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紧跟的小女普的走神,厉世炎走着走着突然回头。

于是,他的目光与席蓓盯着她屁股瞬间抬起的目光相遇。

席蓓的脸腾地一红,有点尴尬,但她又迅速调整。

不许走神!厉世炎道,虽然声线刻意温和,但是席蓓却似乎感受到了一层冷漠的薄膜包裹在他的周身难道是因为靠的太近的緣故吗?

只觉得厉世炎突然就变得冷漠起来,他的薄唇紧抿着,后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席蓓抬头看他。

清晰的眉目,看不透却似乎云雾般的眼神。

席蓓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说什么,她的确走神了,并且一再走神但是她对他这种说话的语气很是不服,所以她拒绝回答

“你有意见!“厉世炎用的是肯定句式,不是问句席蓓一怔,同时也心中腹诽他的敏锐,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像是猜透她心中所想,他又道:“犯罪心理学你应该学过吧?!

这是把她当罪犯分析了啊?

任何人的心思都能分析!”他又说。

老徐和肖琳以及法医都在后面,足足离他们有十多米远,眼看着就走过来了,厉世炎这才转身走路,席蓓跟着,他走的很快,席蓓沉默地跟着

“我希望我的属下工作时间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否则就自行离开我的队伍!厉世炎冷硬地说道知道了!

席蓓暗自懊恼,看来自己真的不能再思想开小差了还有,厉世炎也太不近人情了,但是她觉得自己也有错,于是很快就聚拢精神。

在命案现场,她得把心思都用在办案上,这样才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这身制服很快,翻了个山头儿,终于到了尸体被发现处。

死者又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容姣好,下面赤裸,只是这个女人头部没有创伤。但是死的时候衣服都没穿实在可怜席蓓的眼中闪过不忍厉世炎扫了席蓓一眼,没有忽略掉席蓓眼中那一瞬间的不忍,他的唇边一扯,微不可查地轻哧一声,似乎带偏偏席蓓耳力极好,一下听到,她抬头看厉世炎,厉世炎却转过头去,走到尸体处先是居高临下地扫视了·

罢,这才看向尸体席蓓跟着,刚才那一声轻哼带了讽刺,席蓓听得清清楚楚。

他不动,没有任何吩咐,席蓓也不敢擅自行动厉世炎蹲了下去。

“手套!他突然说。

席蓓赶紧递过去,好在她准备了

席蓓突然想到那个化验报告,立刻跟又汇报:“还有前者报告得出结论精斑不是人的,具体什么动物的需要再度化验!"

席蓓说这个的时候很是脸红,她一个姑娘家说这种案子感觉很是别扭,偏偏厉世炎一点都不尴尬,他挑了挑眉,忽然来了一句。

“刚才你拿的报告就是这个?兽交?!

嗯!"席蓓红着脸点头,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不怕降低了男神格调回去我再看报告!厉世炎点了下头后又问崔毅:“崔毅,你有什么结论?

崔毅暨冒,道:“厉队,受害人yin*部遭受器质姓击打,伤势严重,流血致死后又被清理,所以没有精斑和血迹,这里不是第一现场。罪犯把尸体投放在这里挺麻烦的,这里既不是荒芜之地,充其量就麻烦点是运送尸体过来很费劲,我觉得嫌疑人应该很熟悉这地,或者对此情有独钟。当然,杀人者一定是变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