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

时间:2021-06-08 13:1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安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力气,挣脱众人,伸出手死死的掐住了秦沛的脖子。

秦沛被掐的满脸通红,使劲的挣扎,抓到手上的东西使劲的砸她。

那瞬间安暖头破血流,鲜血流入她的眼晴里,猩红一片,可是安暖却始终不肯松手。

“阿南….我,救救我直到她被匆忙赶来的陆南大力的扯开,狼狠的推在地上秦沛使劲的咳嗽,眼泪流阿南,我只是想要来看看那孩子,毕竟孩子是为了我捐赡的骨髓,但是安暖她……她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想要我死。

陆南满腔愤怒不得发泄,恶狼狠的着安暖此刻她满脸的鲜血,眼神呆滞,嘴里还一直说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安暖,沛沛的孩子有丝室损失,我要你不得好死!

句话让安暖瞬间清醒过来。

她突兀的笑了,案无温度的笑容

“陆南,秦沛的孩子重要,我的小阳就不重要吗?

“陆南,我从来没有那么恨过你,你就是个被骗得团团转的混蛋!

你不配做一个父亲,我诅咒你,一辈子不得善终!

说完这句话安暖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直直的昏倒在地上。

陆南心绪动荡,不自觉的收紧的手,秦沛被他的手劲给吓到

她凭什么诅咒他?三年前明明是她自己用了下作的手段给自己下药,爬了他的床。

 文学 上沛沛怒火攻心一病不起。

前一秒还跟他告白,说她喜欢了他很久。

可下一秒就撞见她四处勾掊男人,茡附权势,赫然的交际花,出卖身体上位他只不过是让她还清孽债而已,他做错了什么?

那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出生陆南紧紧的握着拳头,薄唇被他咬出了血,秦沛发现他不对劲,连忙虚弱的问道

“阿南,你怎么了?你别生气,都怪我不好,我不该这个时候出现刺激她的,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生病就好了跟你无关,是她自己作孽!

陆南狠心的撇过头,不去看那一抹血色的身影

“医生,给沛沛做检查,确保她母子安全。

“那安小姐呢?

她试图杀人未遂,通知警察安暖醒过来的时候病房门口已经等候两个警察安暖?我们调了监控记录,现在怀疑你杀人未遂,对受害人产生了无法磨灭的伤害,对于此事你还有什么

安暖喉咙沙哑的生疼,看着自己铐着手铐的手腕。

她已经对陆南死心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因为安暖身体极差,暂时被收押在医院,门口一直有警察看守。

哪怕她想去看看小阳,也没有丝室的办法只能通过值玨的护士听到小阳的情况。

病房外,陆南维持着一个动作站了很久。

他透过窗户看着病房里面躺着的女人心中百转千回,明明自己恨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为什么会不放心,觉得她会出事?

脑海里面一直闪过她流着血泪质问他的场面。

最终他还是走了进去,看着背对着他的纤瘦身影等你病情稳定,我们就撒回起诉,此事私了以后你商开这个城市,不要再出现了,我会给你一大笔赔偿金,让你过好后半辈子。

安暖肩膀耸动,没有说直到他临走之前我只想看看小阳

陆南,最终还是同意了日落西山时,小阳的心电图终于完全归于平静安暖从开始的嚎啕大哭到小声落泪。

月光透过窗户撒进病房,把小阳的脸照的白白净净的,就像他只是睡着了,再等一会儿就会醒来,会冲着安不久,他们将小阳推走了,安暖跟着追了一路,转角却碰到了秦沛

“妹妹,这孩子命薄,就不是个长寿的人,节哀顺变吧。”

有人想让孩子死,谁敢护着孩子活啊?

听到这句话,安暖头皮一阵发麻,一把扯住秦沛,厉声问道。

“你什么意思?

陆南不认这孩子,觉得是耻辱,那就留不得他咯。

至于你,我求着陆南给你一笔钱当做赔偿,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她给安暖一个挑衅的眼神后离开了安暖看着小阳被越推越远,脑海里浮现起早上陆南的背影,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原来…原来陆南是按秦沛的要求来的,他早就知道小阳活不过今天!

所以才同意她陪着阳阳的?

哈哈哈原来自己这么多年却是托付错了人,那心狠手辣的男人竟为了不坏自己名声而两面三刀,杀了自己的孩子她站不住,扶着墙漫无目的在医院里走着,也不管别人搭话,最后走到了空寂无人的天台上

从高处看下去,整个城市都拢在眼底,街道寂静,没有生气城市的凌晨无人打搅,或许,将自己留在这里也不错睡心下一横,拿出手机给陆南打了个电话,意外的是对面很快接通,陆南富有磁性的声音随着听筒传了过

“喂,哪位?

“你早上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为什么杀了小阳?

暖气得说话都在发抖,她全身哆嗦着,拼命抑制自己奔涌出泪水的液腺安暖?怎么了?

小阳死了。

她哽咽着用最直接最冷静的语言说出最令自己心痛的话语,但或许那个男人不会把这当回事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小阳是你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么?安暖你说清楚安暖狠狠打断他的话陆南,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安暖身体颤抖的挂断了电话,蹲在天台的楼顶上,双手环膝,泣不成声就在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出现在她的耳边。

双光亮的男士皮鞋出现在她面前

头页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

“想要报仇吗?要不要我帮你?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徹微点了点头。

被挂断电话的陆南心中有些慌乱,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包裹着他,好像心底某块地方突然缺失了一殷他再也顾不得手上的工作,立马驱车赶到医院

「等他赶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医院天台上一个白衣翩然的身影急速的从天台坠下。

陆南猛地一个寒颤。

那一刻,他心脏剧痛,好像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


上一篇:不许逃好好感受我,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