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时间:2021-09-10 11:4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小妖精,知道明天我要结婚了,今天还来勾引我?”

“这样才更刺激不是么?要不是为了公司,你这种影帝怎么会多看那傻女人一眼,更何况那还是个毁了容的残废,哪里能满足的了你。”

卧室传来的男女暧昧声刺痛了沐念之的耳膜。

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另一个,则是她已经领了结婚证,明天就要举行婚礼的丈夫!

此时沐念之只觉得浑身冰冷。

手一抖,玻璃杯从手中滑落,砰的一声,引起了屋里人的警觉。

“你都听见了?”

沐念之抬眸,莫名的有些讽刺。

“我说没听见,你信么?”沐念之觉得自己蠢透了,“唐觞扬,既然你喜欢的是小妖精,倒也不用哄着我这个残废,结婚证还热乎着,有空去办个离婚证吧。”

唐觞扬拉住轮椅,脸上不见多少惊慌,甚至还带着些志在必得,“念之,再给我一次机会,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吗?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只喜欢你一个人。”

“唐觞扬,你让我觉得恶心。”

沐念之从来不知道,有人还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

“别给脸不要脸,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唐觞扬平日里都要沐念之好声好气的哄着,哪里受过这种脸色,听到这话面色一黑,一脚将沐念之坐着的轮椅踹倒。

“沐念之,老子辛苦哄着你这个残废这么久,你说离就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沐念之摔到在地,捂着疼痛加剧的心脏,呼吸急促,已经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救……命……”

唐觞扬慌了神,好半天才颤抖着摸出了手机。

犹犹豫豫的摁下了12两个数字,就被另一只手拦下。

“你和她已经领了证,她这时心脏病发死亡,你是唯一合法继承人。”

李蓓欢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即掩饰住,靠在了唐觞扬怀里。

“早点摆脱这残废,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到时候公司和人都是你的,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唐觞扬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他只想要钱,没想杀人,万一被查出来,那他的名声就臭了,说不定还要坐牢。

“不会被查到的,她原本就有心脏病,要是救了她,到时候她在媒体上乱说,你还怎么在娱乐圈混?”

李蓓欢见状,威胁道:“万一被宁弈兮知道了当年的车祸是我们安排的,不仅伤了她的腿,还毁了她的脸,你觉得你还能享受现在的生活?”

唐觞扬强行忍住慌张,将手机收了起来。

“要不是宁弈兮宝贝这个残废,这个残废又护着你,你以为你能顺风顺水的混到现在这个位置?收拾一下,不要被宁弈兮查到什么……”

“贱……人……”

沐念之伸手去抓唐觞扬,被他一脚踹开,“没错,你死了,那些钱就是我一个人的……”

沐念之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只能模糊的听到两人的话,心中满是恨意。

是她瞎了眼,才会相信这两个人的话。

如果她还活着,一定会让这两个人付出代价!

“轰!”

 文学 屋外雷声轰鸣,黑夜被闪电劈成两半,倾盆大雨砸在玻璃上,“噼啪”作响。

……

沐念之讶异地发现她飘在空中,她死了。

她悲痛万分地看着站在她墓前,一脸阴沉的宁弈兮。

“事情的真相查明了吗?”

卫広上前,将手中的资料交给宁弈兮,“小姐确实是死于心脏骤停,不过,在此之前,公寓后门的监控清楚照到了李蓓欢与唐觞扬一脸亲热地走进了公寓。

除此之外,已经查明,当初小姐毁容与车祸都和他们两人逃不了干系。”

“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

幽暗的公寓里,宁弈兮端着一杯红酒,一脸木然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

“新晋影帝唐觞扬涉嫌杀害新婚妻子,今被立案调查,有消息传出,一线女星李蓓欢是其帮凶……”

宁弈兮痛苦地捂着心口,嘴里不停低咛着沐念之的名字,渐渐地,渐渐地,他略带嘶哑的嗓音越来越低,直到失去了微弱的呼吸。

“不!”

沐念之绝望地喊着哭着,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不甘与痛苦,仿佛震碎了她的灵魂。

第2章 涅槃重生

痛!

全身都好痛!

沐念之痛苦地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折射在她面前的白墙上。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沐念之呆愣在原地,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感受到疼痛?

“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沐念之头顶传来,“还跑不跑?”

腰间清晰地疼痛让沐念之回过神,她猛然抬头,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眼泪毫无预兆的涌出。

“哭也不行,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不想唐觞扬被封杀,就乖乖待在我身边!”

充满危险的语气让沐念之的思绪回到刚认识宁弈兮那会儿。

封杀?

这熟悉的对话,让沐念之有些恍惚,她猛然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才确定,她重生了!

回到了五年前。

这个时间正是李蓓欢第一次带她逃跑未遂,被他抓回来的第二天。

沐念之贪婪地盯着宁弈兮的脸。

突然,一把抱住面前的人,声音哽咽,“宁弈兮,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宁弈兮的身体僵了一下,“沐念之,你又在耍什么把戏?”

沐念之松开宁弈兮,从他怀中退了出来,在他探究的眼光下,吻了上去。

青涩到更本不能称之为吻的亲法还是触碰到了宁弈兮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脸上的戾气慢慢散去,嘴角在他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微翘了两分。

待沐念之打算结束这一吻时,宁弈兮忽然化被动为主动,大手揽住沐念之纤细的腰,加深了原先的吻。

宁弈兮半揽着沐念之的腰,眼神中是餍足之后的危险, “你为了逃走,竟然做到这个地步?”

沐念之颇为头痛,现在这个时候,她说什么宁弈兮都只会认为她是在撒谎。

看着宁弈兮眼中越来越深的冷意, 沐念之试图安抚他。

“弈兮,我知道错了,是李蓓欢说你根本不爱我,将我捡回来不过是可怜我,说会娶我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

宁弈兮眼中的冷意散去,可是也没有全信了沐念之的话,手一伸,再一次将她拉入怀中,“念之,不要再逃,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将你锁起来。”

再次听到这种话,沐念之却没有了上辈子的恐惧,伸手回抱住宁弈兮,“我喜欢你,不会再逃了,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一辈子!”

认真的语气似乎刺激到了宁弈兮,近在咫尺的唇眼看再一次贴了过来。

门口传来了卫広的敲门声,“爷,李蓓欢小姐来了。”

宁弈兮脸色一沉,“叫她滚!以后都不许她再出现在宁公馆。”

“等等!”

沐念之跳下床, “让她等等……”

话没说完就被宁弈兮扑回到床上,“你刚才的话都是骗我的?”

沐念之无奈,双手扳过宁弈兮的头,正对着他的眼睛,“宁弈兮,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骗你了!我和李蓓欢还有笔账要算而已,你要是不放心,就派人在外面守着,我不会再跑了,信我一次,好不好?”

难得软化哀求的语气,哪怕知道这人说的是假的,他也忍不住去赌一把。

宁弈兮喉间微动,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

只不过,沐念之刚出房间,宁弈兮就吩咐下去,“好好在外面守着,如果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以后都不用再来了!”

另一边。

沐念之想到自己刚才大胆的行为,脸不由得有些发烫。

看着镜中稚嫩的自己,心思才慢慢冷却下来。

她回到了五年前,才二十岁,很多事情都来的及补救,只是,唐觞扬和李蓓欢,这两个人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沐念之下楼时,李蓓欢正打量着宁公馆厅的摆设,听见身后的动静,才收回贪婪地目光,亲昵地挽住沐念之的手,“念之,怎么这么半天才下来?”

看着面前和自己亲昵的李蓓欢,沐念之心中有些发冷。

要不是亲身验证,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李蓓欢竟然藏着想将她毁容致死的心理。

沐念之不着痕迹地撇开她的手, “找我有什么事?”

李蓓欢急着完成自己的任务,丝毫没有发现沐念之的改变,“没想到宁弈兮竟然在你身边安插了人手,不然你现在就已经逃出去了!这几天你先放松宁弈兮的警惕心,下一次我帮你缠住宁弈兮,你先离开宁家再说!”

听李蓓欢这样说,沐念之心中泛起一丝恶心。

她甚至将李蓓欢看做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利用宁家的资源为李蓓欢铺路,让她顺利走到一线女星的位置。

沐念之只觉得自己前世瞎了眼,李蓓欢眼中对宁弈兮的势在必得再明显不过。

只不过是利用她这个不知道珍惜的蠢货来接近宁弈兮罢了。

见沐念之不说话,急声劝道,“念之,宁弈兮有精神疾病,如果你不逃,迟早会被他折磨疯的。”

沐念之面露犹豫,“可是宁弈兮在北城的势力太大,我逃不掉的。”

听到这话,李蓓欢一把握住沐念之的手,“我会帮你的,唐觞扬已经从米国回来,有他在,计划一定会成功,到时候你们双宿双飞,可别忘了我这个好朋友!”

李蓓欢说的起劲,没发现沐念之眼中并没有一丝喜意,只有冷漠。

前世她确实在唐觞扬的帮助下,逃离了宁弈兮,但她的一切不幸,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那些日子,堪称是一场噩梦。

沐念之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接近,心中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是宁弈兮。

冷静下来,沐念之觉得李蓓欢有些搞笑,“我现在不想走了。”

李蓓欢被沐念之拒绝地愣住,她怎么都没想到,沐念之这个蠢货竟然放弃了!

想着唐觞扬的话,李蓓欢更加卖力地劝沐念之,“念之,你不要怕,唐觞扬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计划,你们从宁公馆逃跑,他就带着你去领证,只要你们领了证,就是合法夫妻,那时,宁弈兮不敢再为难你的。”

沐念之脸上没有表情,双手抱臂,听着李蓓欢的计划,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反而目光朝着楼上瞥去。

楼上,隔着玻璃,宁弈兮浑身被戾气包围,仿佛要将人撕碎。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