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强壮公么夜夜高潮·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

时间:2021-09-23 11:58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啊——快来人啊!有人坠楼了!”随着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酒会上衣着华丽的来宾们大惊失色,全都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是一会儿功夫,警察便开着警车封锁了现场。

警员张然从车上下来,朝着尸体走去。

死的人是陆家的宾客,被一刀毙命后从二楼扔下,根本没得救。

此事牵扯到陆家,就注定不能善了。

陆家是整个帝都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家族,全球经济约莫有百分之四十,都被陆氏旗下的产业占了,完全称得上富可敌国。

若是不能妥善处理,还陆家一个清白,怕是会引起社会动荡!

正当张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甜美的童音从人群中传来——

“叔叔,你想知道凶手是谁吗?”

小张回过头,一个约莫三岁左右的小女孩从两个大人的腿边探出脑袋,一双眼睛笑得如月牙般明亮,露出两颗小虎牙,灵动又可爱。

小张被萌得心都软成一滩水,在她面前蹲下,下意识问道,“那你告诉叔叔,凶手是谁?”

女孩眼睛一亮,对着人群炫耀似地喊道,“哥哥,我揽了业务,上次买零食的那笔钱,就扯平了哦!”

小张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不远处竟然还有个男孩子。

男孩穿着浅灰色麻料衬衫,米色短裤,踩着一双童版运动鞋,懒懒散散地走了过来。

他眉眼慵懒,眼眶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雾,淡漠至极。

一种无形的压力朝小张扑面而来。

小张浑身一紧,脑海中警铃大作,但很快又觉得自己大题小做了,不过是个小孩儿而已,他有什么好慌的。

“哥哥,你快告诉这个叔叔,你可以帮他抓到凶手,这样心心就有更多零食吃啦!”沈心小跑过来,白嫩嫩的小手牵起他的食指。

沈钱抿了抿嘴,叹了口气。

明明就是她偷偷拿了他小金库里的钱,到了人前,倒还害羞不肯承认了。

“凶手,就在这里。”沈钱凝视人群,淡淡地开口。

 文学 众人闻言,一阵哗然。

小张强作镇定,开口想要反驳,可对上沈钱那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模样,闪过一种荒谬的想法——男孩,也许真的知道答案!

“原因呢?”

“从事发到你们赶来,只有五分钟,所以,凶手根本没办法逃走。”

“小朋友,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沈钱微微蹙眉。

他也太笨了,这么一目了然的案件,竟然还找不到线索。

“我不需要靠眼睛,我靠这里。”沈钱抬起软嫩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脑袋,随后,那指尖换了个方向,指向了人群中身披黑色西装的女人,“凶手,就是她。”

众人的眼神迅速落在女人身上,女人的慌乱无处隐藏,极力掩饰心虚,“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学着大人在这里指手画脚,柯南看多了是吧?”

沈心一听这女人骂哥哥,不乐意了。

挺起圆鼓鼓的肚子,插着腰,“你这个坏女人!杀了人还这么嚣张!”

女人冷笑一声,像是铁定了找不到证据,“呵,说我杀了人,你们有什么证据?”

“证据,就在你身上。”沈钱抬了抬眼皮,一双眼睛像野兽锁定猎物般,盯着她。

第二章 你们俩干什么呢!

“死者身高180左右,中刀部位在心脏,凶器呈15度角口向上捅去,这说明,凶手只有一米65左右,如果我没猜错,你脚上的高跟鞋,正好是6厘米的。”沈钱勾了勾嘴角,

“六月的天这么燥热,你却紧紧裹着一件不合身的西装,只有一个原因,你捅死这个人之后,血呈喷射状溅到你的礼服上,你来不及清洗,只能拿起死者的西装,裹在身上。”

女人难掩心虚,拼命摇头否认,“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阿姨,就是我哥哥说的那样哦。”

女人低下头,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个了小女孩。

惊恐的同时,沈心笑得一脸无害,白嫩嫩的小手指,抓住她的西装角就那么一扯。

西装滑落,鲜红的血迹在白色的礼服上,显得格外明显。

“不!”女人伸手去挡,三三两两的警察已经冲了过来,一招制服。

“太厉害了,这个小孩子也太聪明了,这么小竟然思维如此清晰。”

“大人也太会教了吧!是怎么培养出这么聪明的孩子的?”

“不仅聪明,还很帅!长大了还得了啊!”

……

众人纷纷感叹,断断续续的掌声传来。

张然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颗鹅蛋!

这还是个孩子吗?

逻辑杠杠的,智商也高,怕不是传说中的天才吧?!

“小朋友,今天真的谢谢你们了,如果没有你们,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破案。”

“不客气,支付宝还是微信。”沈钱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二维码,高高举到张然面前。

“什……什么?”张然一脸懵圈。

沈心往他身边凑了凑,小奶音软软的,“叔叔,我哥哥的出场费啊?你这么大的人了,不是连这个也不懂吧?”

“呃……”张然鬼使神差地掏出了手机。

“沈钱!沈心,你们俩干什么呢!”一道清冷中夹杂这怒意的声音打断了张然的动作。

张然循声看去,倒吸一口凉气!

女神啊!

红色长裙衬托得她肌肤如雪,熠熠生光!

她红唇抿成一条直线,面若冰霜,蜂腰扭动间,两米长腿宛若带风!

乍一眼看去,如女王亲临!

张然瞪眼:他今天走的什么运气,先是碰到神童,又遇到女神!

两个小家伙瞬间泄了气,垂头丧气地转过身去。

沈若禾一路小跑过去,把两个小家伙拉进怀里,长舒了一口气。

这两个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不过几秒钟没有盯着他俩,就跑到了别人的寿宴上胡闹,竟然还要哄骗人民警察给他们支付出场费。

也怪她当初给这俩孩子取名的时候太随意了,大儿子沈钱,出了名的爱财,小女儿沈心,也是出了名的调皮,半分不让她省心。

“不好意思啊警官,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事,让你见笑了。”沈若禾朝着张然道歉,白皙的小脸带着的笑意明艳!

张然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长发随意利落,圆眼眼尾上扬,带着风情却不艳俗,笑起来的时候,有种张扬的美。

张然看呆了,沈心偷笑着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没事的没事的,你的弟弟妹妹很可爱。”

沈若禾轻笑,把两个孩子搂得更紧了,“那您慢慢忙,我们先走了。”

一大两小转过身,还没走出几步,沈心摇晃着她的手停下来,一脸骄傲地回头冲着张然喊道,“叔叔,这是我跟哥哥的妈咪,不是姐姐哦!”

“妈咪?”张然傻了……

这么飒、气势十足的女人,居然是这两个孩子的妈妈?可是,她看起来也就才二十出头,不能再多了啊!

沈若禾哭笑不得,朝着张然点了点头,伸手宠溺地揉了揉沈心的发顶,转身带着沈心沈钱往外走。

第三章 你把我孙子藏哪儿去了?

陆宅内。

陆老爷子端坐在摇椅上,台阶下的空地上,跪着一群陆家的佣人。

这些,都是今晚负责寿宴的人。

帝都的治理总长看似淡然地端着茶杯,却是冷汗直流!

一位身穿工作服的男人脱帽走进房间,“陆老爷子,陈总局,凶手已经抓到了。”

陈总局长舒了一口气,“陆老爷子,实在不好意思,在您的寿宴上出了这样的事,今后我一定加强治安,不给陆家添任何麻烦。”

陆老爷子神色一凛,“是谁定的案?”

回报的男人面色凝重,难以启齿地开口道,“是……一个孩子。”

“孩子?”

“是……是的。”

陆老爷轻哼一声,“你们就只有这点办事能力?连个孩子都能断的案,你们办不了?”

话落,有人即时递上了当时现场拍下来的照片。

陆老爷子漫不经心地斜扫了一眼,神情骤然一滞,双眼猛地紧缩!

女娃穿着粉粉嫩嫩的公主裙,头发扎成一个小丸子,肉肉的小手把男孩的衣角抓得紧紧的,犹如一只可爱的小奶猫。

而那个男娃,神情淡漠,眉宇间写满了生人勿近,这份孤傲和不近人情,简直就是陆子承的缩小版。

陆老爷子不敢置信,连续发问,“我们陆家的血脉怎么流落在外?”

“你刚刚说案子是我孙子破的?好!好!不愧是我陆家的种!”

陆家小太子爷?!

众人震惊了。

陆老爷子正高兴着,佣人一脸喜气地跑进来通报,“老爷,少爷回来了,听说还给您准备了一个生日惊喜呢!”

“惊喜?”陆老爷两眼放光,“快!赶紧去接你们家少爷!”

……

陆子承一身如墨染般漆黑的西装,衬得他的脸部与颈部的肌肤越发通透白皙,刀削般的侧脸仿佛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天生就带着血色的嘴唇性感又禁欲。

他就像是黑夜中行走而来的吸血鬼,周身散发的寒气,让人敬畏的同时,又充满了神秘。

陆子承刚一进门,陆老爷子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礼物呢?我的礼物呢?”

陆子承朝着身后的手下招了招手,一个神秘的箱子被两个人横着抬了进来。

这箱子的大小,完全足以放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陆老爷子心头一紧,冲着陆子承破口大骂,“你怎么能把宝贝们装箱子里呢?!”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红光散落,清脆硬朗的声音碰撞出美妙的乐章。

那是一棵一米高的天然红珊瑚!

质地莹润,光彩夺目,是天然珊瑚中格外罕见的极品!

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这是什么东西?我的孙子呢?你把我孙子藏哪儿去了?”

“不把我孙子找回来,你个逆子也别回来了!”

……

由于今日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宴会也提前中止,沈若禾带着孩子,逆着人流找到了今天的委托人。

“先生,你好,我是解忧事务所的沈若禾。”

“由于今天宴会临时取消,您的前女友也没有来到现场,并未产生任何服务,所以您支付的费用,事务所会在24小时内全数退还。”

男人定了定神,视线飘忽地停在她身上,一瞬间就失了神。

女人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如画,琼鼻小巧高挺,红裙与红唇相得益彰,耀眼而夺目,让人炫目却忍不住沉迷!

他没想到,今天事务所派来的,竟然是这样极品的美女。

原本,他是想要花些钱教训自己那个出了轨,又骗了他不少钱的前女友,可是在看到眼前这个女人之后,前女友什么的,都弱爆了!

“小姐,你好美。”男人咽了咽口水,眼神呆滞地看着她道,“钱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上一篇:大炕上开嫩苞小说·大炕被窝呻吟高潮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