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少将轻一点辣,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时间:2021-06-09 14:3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猜对了!“崔毅一副你很聪明的表情。

结果呢?”席蓓就见不了他这种卖关子的样子。

向小雨的孩子并不是霍玉峰的!”崔毅道呃!”席蓓一怔,难道是怀疑错了,孩子父亲另有其人?“还好,霍玉峰还箅是对得起自己为人师表的职业准则!

说的是,不是霍玉峰的孩子,那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就有点复杂了!

两人在大厅里就研究起案情。

早上好,厉队!

这时大厅传来打招呼的声音,席蓓和崔毅回头,就看到走来,今天的他,穿了一件酒红色暗纹的衬衣,下身一条深色西裤,简单的衣着,却因为他身材修长而更显帅气对于大家的问好厉世炎只是礼貌地颔首,他盯着席蓓和崔毅这边,在看到席蓓的时候视线停了两秒,然后他大步走了过来。

崔毅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化验结果。

厉队,结果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怎么办啊?下一步我们怎么查?”崔毅已经忍不住了席蓓,你去查一下霍玉峰的房产!另外再查一下谢青的亲成我呢?”崔毅问厉世炎瞅了崔毅一眼,正色道:“崔先生,如果我没记错,全城的公驴还等着你去患顾,你打算什么时候了解一下他们?”

席蓓一下子忍不住笑出来,又怕自己笑的太突兀,赶紧绷住,脸上的肌肉都在抽动厉世炎冷冷地瞥了一眼席蓓,好似自己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幽默一般,完全无视。

崔毅瞪大眼,小声抗议:“厉队,您的话有歧义!我对公驴不感兴趣!

我对你的调查结果很感兴超!厉世炎沉声道。

是,我这就去!”崔毅边走边还不忘声明:“我才没那么变态,喜欢养公驴!

大早各自领命去工作,崔毅带着人去查六十五头公驴的DNA很快,席蓓回来,去找厉世炎:“厉队,霍玉峰的房产有三栋公寓楼,两栋别墅,一套门市房,位于华城北区商业街12号。

厉世炎眉头一皱。

查明来源没有?

查了!来自房管局的登记信息。霍玉峰毕业那年父母去世,他继承了一套位于附中的住宅楼,共78平米他的父母都是老师,父亲师大历史系教授,母亲师大附中的生物老师,他本人因为父母关系二十二岁留校,毕业第一年他买了师大的教师苑,就是我们昨晚去的地方,共有86平米,另外一套在北区,距离门市房一站路,90平米。别墅是他在前年一起购置的,按照当时华城的房价,一套购置金额是890万。

一个辅导员拥有这么多的房产?

厉世炎眯了眯眼睛,眼底闪烁过某种猎手发现猎物的危险气息。

“厉队,他这些房产都租给了别人!

厉世炎一听视线扫过来:“席蓓,你能不能把重点一次说完?

席蓓被说得一愣,只能点头:“是

“还有吗?

有!他师大附中的老房子租给了师大附中的一位化学老师宁言!!"席蓓可没有忘记向小雨他们几个人经常出入附中那边。“而宁言跟谢青是表兄妹关系!谢青的母亲是宁言的姑妈!另外了一下,谢青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谢思萌,今年二十八岁,在师大档案馆工作,据调查谢青跟其姐关系不太好,因为霍玉峰而和好。据说,谢思萌十年前跟霍玉峰恋爱过,维持爱关系不出三个月世炎微微暨眉,在沉思着什么

“继续!”他说。

 文学

师大附中家属院那边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了,最近三个月的录像都没有,所以没有拍到向小雨出入宁言租住屋的视频。但是,路口的摄像头却拍到了她进小区的视频,时间是案发前八天晚上,并且没有拍到她出小区的视频

“也许她在小区住了一夜,也许她乘车子出来,这都有可能!"厉世炎道。

是的!但是没有目击证人证实她那晚出现在别处!至少她跟这个小区里某个住户是熟悉的!”席蓓道厉世炎点点头席蓓把该汇报的都汇报完,把谢思萌的照片递过去给厉世炎看,厉世炎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起来

“不是她!

什么?”席蓓不知道他的意思。

“昨晚出现在霍玉峰家的女人不是她!不是谢思萌!”厉世炎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然后随手拿起钢笔就在A4纸张上快速地画着什么席蓓疑惑,不是谢思萌?

谢思萌长得也很像谢青啊但这毕竟不是儿戏,不能游戏厉世炎用钢笔在纸张上刷刷刷地画着什么!

席蓓看过去,就见厉世炎手里的钢笔灵动地转动,不多会儿,纸张上勾勒出一张女人画像,钢笔素描,没有任何修改,五官很是清晰,的确是像谢青,却跟谢思萌也有几分相似,但是该女子的眉毛跟谢思萌不她有高低眉,还有她的嘴角没有痣,而谢思萌嘴角一颗痣。

厉世炎把纸张交给席蓓。

他画的真好!

席蓓第一次发现厉世炎会画画,原来男神还会画画,真是多才多艺!

厉世炎这时沉声道:“拿去调查这个人的身份,另外查宁言背景!还有,派人盯着宁言,谢青,谢思萌!

已经在盯着了!

“嗯!全部!”席蓓觉得有嫌疑就得盯着。

厉世炎闻言视线再度扫过去,这次没有不悦,只是把视线落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说。然后他低下头去,拿手轻轻地揉了搡自己的胃部,眉头紧紧地皱了皱席蓓看他这情形,有点担忧:“厉队,你的胃?

厉世炎微闭上眼睛靠了一会儿,才将按在冒部的手稍稍移开,对她说:“我从昨晚到现在没吃东西!

呃这话怎么感觉有点委屈似的,昨天接风宴厉世炎跟领导们喝了几杯酒饭都没吃就离席了,一来没兴趣这些形式主义,二来查案要紧,当然他的心思多深别人也不知道,或许他有更深的目的

“我帮您去买早餐!“席蓓觉得这才是自己该有的应对反应。

她出了警局,去对面周浦买了一粉鸡肉粥,又买了几个小笼蒸包,心想他冒疼又去药店买了胃药,幸好路途不远,很快就回来了耳回到办公室,厉世炎已经不在办公室了!办公室的门开着,他应该没有走太远席蓓把饭和药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想了想,拿出便签写了个纸条贴在了外卖包装盒子上就出去做事了!走的时候没有忘记帮他关好门,有洁癖的人大概都不太喜欢别人不请自如他的办公室!

厉世炎很快回来,当看到自己桌上放着的东西时候微微一怔,走过去拿起上面的便签纸发现几行秀气的小厉队,粥和包子都很干净,对面买的,药也是,请慢用!还有,有胃病要按时吃饭!

厉世炎走到自己的窗边,拉了一下百叶窗,窗外的办公大厅的位置,一抹纤细的身影正在忙碌,眉头紧锁似乎沉思着什么。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厉世炎边喝粥边这么静静地看着窗外的人,许久,粥喝完了,他走回桌边又把剩下的包子吃完,意犹未尽。

席蓓此刻正在忙,案子积压在一起,何晨的案子还在联系证人,目击者,调查走访,向小雨的案子也在时间办公室可以调派的人所剩无几,她只能自己打印材料,于是就更显得行色匆匆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接到贺钰电话。

蓓蓓,我在你们楼下!

席蓓这才想起来昨天贺钰说的今天要约自己,她对着电话道:“我今天很忙,要吃饭的话就在我们单位外香满楼吧,而且我时间最多四十分钟!

贺钰在电话那边说:“好的!

席蓓收拾东西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厉世炎带着几个人上楼。

他的步子很大,走得很快,几个等步就走到了席蓓所在的台阶他并没有看席蓓,而是径直走了过去席蓓也没开口讲话,而是下了楼。

楼下,贺钰身材修长挺拔,容貌又出众,每次出现都是一道风景,赏心悦目,看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席蓓远远地望着,贺钰穿著考究的西装,领带却是解开的,这样子的贺钰更透岀一股子颓然的姓感来。

席蓓走了过去,贺钰为他打开车门楼上,厉世炎站在窗边望向楼下停车场的位置,露天停车场一览无余他看到席蓓钻进了贺钰的车子里,徹微暨冒不多时,厉世炎拿起电话打给老徐。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