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小东西瞧你敏感的都泛滥了

时间:2021-06-09 14:3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厉世炎又检查了几遍,没发现什么。

厉世炎轻声道:“不是!

席蓓问他:“没发现什么吗?

厉世炎沉思了下,有几分意外。“那光盘里的房子不是这里会不会不是他,或者他还有别的房子!还有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明天去查!厉世炎道。“先找房产证!

好的!席蓓又去看书橱,这么多书,也许里面夹杂了一些讯息也说不准。

她又去书橱里检查,一本书一本书的抽出来,打开,但又没有夹芾什么有价值东西。

“厉队,我也觉得霍玉峰有点奇怪,三个女孩子都很怕他似的。而且陆方华和文洞都被标记了,什么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找,离开这里再说!

是!·席蓓翻了几本书,目测了最可能夹带东西的书本,结果什么都没有在霍玉峰的房子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厉世炎这才带着席蓓离开,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厉世炎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你怎么看席蓓想了想,道:“要么是真的无辜,要么是真的有问题。片子里的器具总要有个地方存放,而且不好处理,如果是无辜者的话那些东西会没有,当然也可能会刻意收起来!还有向小雨的宿舍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有那张光盘,我想起来我那时搜集材料的时候很认真的,可是怎么就突然又出来光盘?”

她因为被厉世炎批评加之没想到遇到厉世炎一时间有点懵,所以没有仔细去想事情的前因后果,除去她们宿舍里的女孩都提供了假信息,所以她一时间不自信。

“那份光盘有人做了手脚!厉世炎直接给出答案啊?”席蓓错愕。

原来厉世炎知道!

席蓓倒是没有想到厉世炎会察觉到这点,是谁故意把光盘放在那里的呢?

“这件事明天研究!”厉世炎显然不想说太多。

这时,厉世炎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他看了眼电话,突然沉声道:“你记一下我的号码!

他说了一个电话号码,席蓓一下措手不及,他又飞快地说了一遍,席蓓赶紧拿出电话记录上,保存。

这时,厉世炎又说了一个号码,并告诉她:“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席蓓又快速录入,心想私人号码后然这么轻易绐自己,男神转姓了?

厉世炎这才开始接电话。

嗯,说!

电话挺短,厉世炎就说了几个字半小时后到办公室!

挂了电话,厉世炎对席蓓道:“回去,不找了,明天去房管局确认!

是!

他们很快回到了办公室,老徐已经等在门口,“厉队,画面里出现向小雨身影的都给标注出来了。她似乎格外喜欢走师大附中那边的侧门。每天中午都喜欢从哪里出去,下午回来。我查了附中附近的区域,出了侧门上四方街,往前第一个小区是师大附中小区,我已经让人去取监控视频带了,目前在分析中,预计明天上班前就可以看到结果。

案发那天向小雨在做什么?

一天没有出现在监控录像中,我们的人又去学校了解了一下,向小雨已经五天没有上过课了

“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的时间是?。

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的17号下午五点半,在师大二食堂用餐,期间吐过,怀疑是孕吐!

那么何晨呢?何晨的行踪你们对比过没有?

“何晨的行踪也一块标注出来了,可疑的是她跟向小雨一天失踪,不知道有没有关联!

席蓓这时候走出去打电话,几分钟回来报告:“厉队,整个华城的大大小小的畜牧场总共213个,公驴登记在册的有65头。排查还得需要时间!

嗯!"厉世炎转头看了席蓓一眼,“的确需要时间,六十五头驴的DNA也不是那么好提取的,而且没有登记在册的黑驴有多少谁又知道呢!

谁会去养一头驴当男宠呢?

这也太变态了!

厉世炎又打电话:“崔毅,你那里的情况!

崔毅在电话里回答:“还得三个小时,结果一出我会在第一时间汇报给您,厉队!

“那好!厉世炎快速挂了电话。

厉队,霍玉峰和文澜怎么办?”

 文学 “继续扣着!谁都不要跟他们说话!过24小时想办法找个借囗再关他们一阵子!

老徐诧异:“要一直拘留?

是,不要审问!"厉世炎又道。

好的,您放心,一定办好!·找个理由羁押他们几天还不简单,问题是不知道厉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徐,你派人去查谢青有没有姐姐,表姐也可以!”厉世炎又道。

“哦!好的!"老徐再度点头。

“现在回家睡觉!"厉世炎说完就往外走。

“不是说加班吗?

明天还得上班!"厉世炎又道哦!好!老徐寻思厉队说下班他还得安排工作啊,他安排好了自己也回去休息。

席蓓一听要下班,就收拾了东西准备走加班之后出来单位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席蓓打算出门打车,一道声音飘来:“走吧,我送你!

她的身体一僵,转头看到了厉世炎就站在身旁,他手里晃着一把车钥匙

“我可以打车的,厉队!·席蓓不想跟厉世炎走的太近。

而且晚上在霍玉峰的住处她和他那样亲密接触过,她这会儿想起来还面红耳赤,反射弧有点长,这会儿才起来到底有多尴尬厉世炎此刻就站在眼前,坚毅的脸庞上是标准的五官,发丝不短不长,鼻子挺且直,嘴巴很温润,看起来很撩人。

这样形容一个男人似乎有点不妥,但是厉世炎绝对可以适合这种形容词。

席蓓,如果你是因为晚上跟我一起查案时候发生的事情而尴尬的话,那么你大可不必,这么点小事,心里有鬼,岂不是更尴尬?”厉世炎不疾不徐地说出这么几句话,叫席蓓一下子卡壳。

厉世炎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她,似乎勾勒下唇角,似笑非笑,有点坏的感觉。

席蓓低下头去的瞬同又听到男神以命令的语气告诉她:“我去开车,你等着直到厉世炎开车过来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只能跟着他的命令上车车里,厉世炎在缓慢开着

“你住哪里?

席蓓想说阼晚你不是帮了我吗?

可是话到嘴边心想算了,昨晚他未必就记得是她。

而且昨天晚上有人跟踪她,她还不知道是谁,因为什么。

也许贺钰说的对,她该撤家了。

于是,她老实地把地址告诉了厉世炎。

厉世炎也没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开车。

厉世炎的车子是一辆帕萨特,很普通很低调的车子。

席蓓坐在副驾驶上,厉世炎就在她身边,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

送她到巷子的时候席蓓下车,撑起伞,厉世炎坐在车里,眼神不明地望着她,席蓓轻声道:“厉队,谢谢你送我回来!

厉世炎只是挥挥手调转车头,然后拿出一支烟点燃,车子里光线暗,席蓓透过车窗望着他那在烟火头的光亮照耀下的脸庞似乎,他看起来有点颓然,有点疲惫,也有点寂寥质感。

席蓓心中叹息,他大概忍了一路子吧,没有在她面前抽烟,男神居然还那么绅士!

等回到家洗完澡,她躺进薄薄的被子里,闭上眼睛,就想起厉世炎那张英俊又略有些疲惫的脸。

她翻过身去摸到手机,思忖了很久才慢慢地打字,打了一个字又删除,之后又打,之后再删除,最终她还是摁了六个字:注意安全,晚安!

发送出去之后,又等了一会儿,仍不见回音。

她有些气馁,连带着还有某种说不清的情绪一时竟然后悔起来,看看时间已经将近一点,咬着嘴唇,让自己进入梦多今天她跟心中的男神亲密接触了四十分钟,想到此,她就激动的睡不着,她极力压抑着內心的激荡,让自己快点入眠可是,她还是失眠了。

席蓓一下子哑然,瞠目望着崔毅,最后失笑地摇头,没搭理他的调侃。

崔毅在后面跟着她,笑嘻嘻道:“你猜昨天我化验的结果如何?

席蓓停下脚步:“崔毅,你多大了,幼稚不幼稚?

“嗯?”崔毅挑眉:“我哪里幼稚了?

“你要说就说,不说等下我也可以知道结果!

昨天那根头发是谁的你猜!

霍玉峰的!这还用猜吗?厉世炎就见了霍玉峰一个男人,又把他绐带回来,要说没事淮信啊!起码也是怀疑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