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师父欢宠无度h,宝贝我想你了我的都大了

时间:2021-06-09 14:1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带着淡淡的属于女人的幽香的气息萦绕在厉世炎的鼻间,好似沐浴在三月带着花香气息的春风里一般,和煦美好,给人无限遐想。

倘若不是此情此景,他一定会好好享受。

可是,这种时候他来不及考虑那么多

“玉峰,玉峰!”接着又传来女子的喊声,然后是走路的声音,似乎自言自语一般:“难道是没有回来?不可能啊!不是说好了今晚见吗?

说着,外面的女人似乎是去了卧室,有开灯的声音。

再然后另外一间房的声音,接着女子走了出来,在那拿电话拨电话。

她开的是免提,电话里传来的提示音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女人似乎有点不耐:“居然关机!

女人把自己甩进了沙发里,然后电视里就传来了声音席蓓和厉世炎一动不敢动,这女人难道是这家的女主人?

席蓓心底惊呼,可不要一直在客厅里啊,他们怎么出去?

她都不知道厉世炎为什么这样来查案,偷偷摸摸的这算什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她微微一动身子,立刻被厉世炎紧搂住。

吓得看他,光线还算不错,就看到他紧抿的唇,眼神暗含警告。

席蓓吓得低头,紧张和害羞让她的脸更红隔着衣衫,厉世炎感受到席蓓那柔软温香的身子,贴在他腰间的她的一双桑软的手,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召唤着他潜藏在体内最深处的渴望。

漆黑的瞳。

席蓓一下子感受到,她往后一退,立刻被厉世炎抓紧别动!”他的嗓音低哑,很小,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分贝,那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纤细的脖颈,灼热撩人,带来丝丝麻痒。

她的心,扑扑地跳。

下比一下狂猛。

席蓓几乎以为心脏只要一张嘴就可以从嘴里跳出来了。

感受到他的变化,她心更是紧张。“她不走怎么办?

忍着!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吐气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朵周围,引起她悠长白皙的美颈发起一片小疙瘩席蓓一慌乱侧头,对上近在咫尺的完美俊脸,心中更加慌乱,立刻偏过头去。

厉世炎眸光一动低下头,厉世炎看着她她肤如凝脂,微微闪躲的明眸水光潺潺,朱唇润泽娇艳欲滴,轻启间十分诱厉世炎猛然低头,却在快要吻上她的唇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在做什么?

厉世炎别过脸,克制了自己席蓓的身子一颤,她怎么有种错觉,感觉刚才厉世炎那样子似乎是要吻自己啊?

难道是她自作多情多想了!

可是刚才那样子好像是啊!

厉世炎突然扯了一下窗帘,很轻的动作,席蓓吓得贴紧他。

厉世炎只是轻轻地动了下窗帘想要看清外面的人。

 文学

席蓓就怕他们被人发现,可是厉世炎太胆大了,好在没有人发现。

厉世炎好像看清了外面看电视的女人而且在看到的刹那他的手一僵席蓓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厉世炎的动作,压低声音问他。“认识?

厉世炎没说话,他的手从窗帘上放下来,然后扶住席蓓的肩膀,以眼神示意她不要动。

席蓓只觉得自己此刻是煎熬中,每一秒都很难熬可是,也只能熬。

两个人脸对脸,身子对身子,席蓓的汗珠子都下来了,外面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应该是主人吧,不然怎么会有钥匙电视里传来经济频道的声音,多半是新闻信息和市场分析什么的。

女人似乎看了半个小时电视,中间打了两个电话,提示音都是关机,接着电视声音就没了再然后,灯突然关了,接着,席蓓就听到防盗门开关门的声音,再然后室内一片安静她走了!席蓓小声道。

别动!”厉世炎大手有力地制止了席蓓的肩膀。“再等等!

两个人又坚持了几分钟,直到屋里彻底没有了动静,厉世炎才拉着席蓓从窗帘后面出席蓓一下子坐在地上,身上都湿透了,人也跟着虚脱了一般瘫坐在地板上厉世炎低头看了看席蓓,拿起手机照明,直接往卧室走去没有开灯,他在屋里收集自己想要的东西席蓓在地上坐了足足五分钟才觉得自己身上有力气。

跟厉世炎后然贴着站了近四十分钟,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简直要了她的命!

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是要快京破案,她立刻拿了自己手机照明去找厉世炎。

厉世炎此刻在卧室。

席蓓没有忘记问他:“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厉世炎微微一顿,淡漠的道:“不认识!

席蓓有点狐疑,刚才一刹那,他的样子可不像是“不认识”的状态,他看起来有点一瞬间的微怔,如若不是认识,他怎么会有那个表情带着狐疑,席蓓直接开口:“可是你刚才的表现好像是认识闻言,厉世炎转过脸来,黑暗里眸光转向席蓓,眼神一眯起,带了一丝危险。

那么紧张的气氛,你还有力气观察我?”

席蓓被堵得脸一红,好在晚上看不清。

刚才那么近,她当然不会错过他脸上的表情,况且那会儿那么紧张,她自然要密切关注以防被那女人发现他们半夜偷偷入室查案厉队,请您不要岔开话题厉世炎盯着席蓓那张略带倔强的小脸,扯了扯唇。

只是觉得面熟!”他那时看了一眼,很是紧张,却又不得不观察到,以防万一,漏了什么。刚才那个女人十八九的样子,不像是这里的老师,举止很粗犷!

刚才厉世炎在窗帘后面看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就躺在沙发上,腿搁在茶几上,淑女可不这么干

“像谁?”席蓓一下被调动起兴趣。

谢青!

啊!席蓓错愕。“怎么会像谢青?是谢青吗?

“不是!

也是,声音就不像!

“先找证据,回去再研究厉世炎把注意力集中到找证据上席蓓小心翼翼地跟着,卧室有二十平米,一张大床,没有床头柜,衣柜是镶嵌在墙壁里的,卧室里靠窗的位置放了一张桌子,其余什么都没有桌上的东西也了了,走过去一看,席蓓发现了点名册,低头一看,好像是向小雨她们班里的。

席蓓随手翻找,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厉世炎已经打开了橱柜的门,去寻找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翻看了每一个橱柜的空间,最后却又什么都没有动。

席蓓继续看点名册,她每一页都翻看了,偶尔会看到用铅笔勾画的人名字。

厉世炎走了过来,“看的什么?

点名册!席蓓道此时顾不得尴尬,她努力让自己专业点

“有异常?”厉世炎挑眉席蓓犹豫了下,“似乎如常又似乎不正常,可是我没有看出来,却又直觉觉得有问题!

“直觉不是证据!"厉世炎沉声。

“我知道!"她知道自己说的话让人很生气,办案子不能用直觉,得拿证据但有时候却很准!"厉世炎又说。

“怎么标注的只有她们三个的名字啊?“席蓓提出疑问厉世炎眸光一滞,翻了几页点名册这时,他的手一顿,视线停留在某一处,席蓓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日期是十二天前的点名册,这天刚好是周一,点名册上标注了两个人的名字,文澜,陆方华!

厉世炎看了一阵儿后,又继续翻看席蓓也跟着他的动作仔细看了点名册只有两次标注的再然后,席蓓快速地找了其他地方,在桌子的抽屉里还有一个点名称,这个是签到的,上面密密麻麻的签着很多名字,令人费解的是,有的人居然用蓝色墨水的笔签字,而签字一般人的规矩都知道要用黑色碳素笔这是大学生起码的基本素质点名册似乎有一个规律,几乎是每隔一周,点名册上会出现几个不同于其他人颜色的签名,要么就是铅笔划另一本点名册上也是出现了几个人名,很是有规律。

席蓓不知道那代表什么,只觉得应该有用就在她这样认为的时候,厉世炎已经沉声道:“这个东西带走!

“是!”席蓓快速收起来,装在袋子里封好。

两人来不及想,先拿着可疑的在卧室里找了一会儿,厉世炎跟席蓓又去了书房书房里一面墙都是藏书,看起来主人很爱读书。

席蓓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点名册会在卧室里呢?他书房这么大,这么漂亮,干嘛在卧室里看点名册?这种东西不该放在办公室里吗?而且还放在卧室的抽屉里。

席蓓的疑问都有道理,厉世炎没跟她掊话。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