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若若·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时间:2021-09-19 14:3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忽而,驾车的马一声长嘶,随即原本平稳的马车立刻剧烈摇晃起来。

“小心……”

辛离的尾音还未落,云月央已经倏的怀抱着云小染箭一般的射出了马车。

马车外,猎猎的马蹄声响起,十几匹马迎面狂奔而来,扬起滚滚飞尘,惊的她的马受了惊。

云月央只扫了一眼,就轻盈的落在了受了惊的马背上,轻轻一拉马的缰绳,那马立刻乖乖的站稳。

从狂躁到被驯服,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娘亲,快看……”正软软窝在云月央怀里的云小染突然间惊叫出声。

随着小家伙的视线看过去,云月央眉头一皱,箭一般的射向了两步开外的一个孩子。

目测两岁多的小娃,这一刻因为惊吓过度,正坐在马路中间的地上哇哇直哭。

每次看到孩子哭,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失去的那四个孩子,心都会疼。

眼看着那十几匹马就要冲撞过来,云月央拎起小娃的胳膊就要带走他。

却就在这时,有一只大掌忽而握住了小娃的另一只胳膊。

她倏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人,“你……”

迎面的男人看起来相貌平平,可只一眼就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他身姿挺拔,瞳眸灼灼,很男人的感觉。

“起。”他冷声一喝,她不由自主就随着他一起飞掠向半空,然后一起落在了一侧的民房屋顶上。

“刷刷刷……”十几匹马正好飞速掠过。

好险。

如果不是刚刚两个人的速度足够快,只怕此时两人手中的孩子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娘亲……”被丢下的云小染推了推刚刚差点掉到地上,又被她抓回挂到脸上的人皮面具。

随即嫉妒的望着云月央救下的小娃,挥舞着小手让云月央赶紧下来,娘亲只能陪她,不许陪别人家的小娃。

云月央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小娃,飞纵落下,轻轻抱起了云小染。

这孩子应该是这几年的聚少离多让她有了心里阴影,特别怕她又丢下她。

与此同时,几步外的一家裁缝店前,一个看起来相貌平平的小女孩一眼不眨的看着云月央抱着云小染,此刻的眼神里全都是震惊之色。

她看到了。

虽然只不过瞬间,但是她真的看到了那个掉下人皮面具的小女孩的真实面容。

居然跟……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还有,那小女孩有她没有的娘亲。

“若儿,走了。”南宫晓若正在脑子里脑补那个女孩象自己的可能的原因的时候,一只大掌轻轻握住了她的小手,随即抱起她就走向了不远处的客栈。

可南宫晓若的视线全都在自家父亲身后的那一大一小的母女身上。

那个女孩象她,那个女孩有娘亲。

 文学 她好羡慕。

直到被南宫墨抱着她走进客栈,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南宫墨只当女儿刚刚是被狂奔而来的马惊吓到了,便也没有多问什么。

把南宫晓若放到房间里,就去楼下安排饭菜了。

眼看着南宫墨消失在门前,南宫晓若立刻转身就打开了客栈的窗子。

小身板轻盈飘下,转眼就追上了云月央的马车。

直到马车停在云府的大门外,小家伙才一溜烟的跑回了客栈。

第6章大喜了

她脸上也有人皮面具,可是太丑了。

就好嫌弃。

爹爹说出门在外,只能带丑的,这样安全。

可是,那个跟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女娃脸上的人皮面具就很漂亮呢,太漂亮了,跟她原本的脸一样漂亮。

人家的娘亲真好,人家的娘亲让戴漂亮的面具。

就好羡慕。

羡慕人家可以戴漂亮的人皮面具,羡慕人家有善解人意的娘亲。

她也想有善解人意的娘亲。

南宫晓若嘟着小嘴原路返回的跳到了窗子上,还没跳下去,就看到了客栈上房里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的南宫墨……

云府。

餐厅。

云老太君坐在上首,同一桌的分别是大房二房和三房的主母与大夫君,还有几个大夫君的嫡出儿女。

下首第一桌是大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下首第二桌是二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下首第三桌是三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此刻,云老太君一脸喜气洋洋的对云府现当家主母,也是大房主母云青在讲话。

“阿青,昨个齐家差人来提亲,汐儿也大了,她的婚事是不是也该提上日程了?”

云青还未说话,坐在她身旁的大夫君孟武脸色一沉,“母亲,齐恒是我央儿早就定下的小夫君,这样不妥吧。”

下首第一桌云青的二夫君陈南兴立刻软声的道:“孟武,你央儿已经失踪了五年,这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难不成你还想让齐恒等央儿一辈子?”

云青的三夫君陆临紧跟着附和陈南兴,“可不是吗,说不定云月央早就去极乐世界享福去了。”

“你……”孟武气的憋红了脸。

云月汐放下了筷子,打断了他,“娘,齐恒是云月央内定的小夫君,那就算是要我娶他,他也只能是我的小夫君。”

她怎么也不能被死了的云月央比下去。

云月央的小夫君拿给她做大夫君,她不干。

云老太君正待说话,管家云心跑了进来,“老太君,大喜了。”

“什么大喜?说来听听。”听到管家说有大喜的事情,老太君云金凤嘴都合不拢了。

“刚刚有人来报,大将军王即将来我云府。”

云金凤“腾”的站了起来,“你说的是今天还朝的大将军王?”

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她脑子里反复搜索了一遍,很确定齐国如今只有一个大将军王。

只不过,大将军王常年戴着面具,很少人知道她真实身份。

“对。”

陈南兴也“腾”的站了起来,“这一定是因为阿青身份尊贵,我嫣儿和汐儿为我大齐的栋梁之材,大将军王惜才,所以今天一还朝就来我云府拜访,这可是我云府无上的荣耀。”

一旁的陆临眨了眨眼,正色道:“会不会是假的?我听说今个一大早,但凡是候在东城门前想要一睹大将军王风姿的人,从九品到一品,全都被遣返回府,就是当朝宰相都被遗返了。”

而云家的云青不过是三品大员,怎么也比不过太师太傅吧。

只要不是傻的,都不会把云心这话当真的。

第7章就是个直男

陈南兴眉毛一挑,得意道:“阿青如今位居洛城府尹,我汐儿年纪轻轻就是翰林院修撰,大将军王来我云府拜访也是正常的。”

陆临冷嗤了一声,花钱捐来的官还这么得瑟,真不要脸,“若我舍得一千两,我……”

“孟一夫,回……回来了。”忽而,云心的夫君李壮边跑边喊着冲进了餐厅。

老太君皱了一下眉头,这一个个的成何体统。

管家云心立刻就感觉到老太君不爽,朝着她夫君厉喝了一声,“好好说话好好走路,别冒冒失失的。”

李壮根本掩不去兴奋之色,直接就冲向了主桌的孟武,“孟一夫,是……是月央二小姐回来了。”

“哐啷”一声,云月汐手里的筷子掉落在地,陈南兴的脸色也变了,“李壮,你胡说八道。”

“真的是月央二小姐,她回来了。”李壮一边说一边擦着眼睛。

孟武就一个女儿云月央,五年前失踪,据说是被人强暴未婚先孕,受不了打击跳崖自杀的。

不过后来孟武追到那座山崖下,只见到了一汪血水,所以,云府的人便认定了云月央是跳崖后被野兽吃了。

只不过生未见人死未见尸,孟武始终不相信。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云月汐回想了一下五年前被剖腹后的云月央。

血淋淋的被丢到山崖下,肠子都出来了,绝对活不成。

“你怎么那么认定我不可能活着?”忽而,就在云家所有人都震惊在李壮带来的这个消息中时,就听一道似熟悉又似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孟武倏的回头,随即定住,然后,他缓缓抬手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视野里的女孩婷婷站在门前,可不就是他的女儿云月央吗。

“央儿。”他从餐椅上站起,高大的身躯箭一般的射向云月央,他的女儿回来了。

“大父,她是假的,她不是真的云月央,你不要被她骗了。”云月汐慌了。

如果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云月央,如果云月央把当年她和姐姐一起给她切腹取孩子的事抖出来,她在云家就呆不下去了。

一只手轻轻握住了云月汐的手,她转头看自己的父亲陈南兴,陈南兴冲着她摇了摇头。

她这才微松了一口气,淡定了下来。

有父亲在,哪怕父亲只是二父,可是孟武这个大父在母亲心中根本没有什么地位。

除了身高体壮之外,孟武就是个直男,根本不懂得哄母亲,所以,她不用怕的。

云月央微微一笑,“云月汐,我不过是掉下山崖罢了,你都没见过我的尸体,怎么就认定我死了?还是,你当年对我做了什么所以才认定我死了?”

云月汐镇定了下来,反正当年的事,她死不承认就好。

就算是云月央指证她她也不承认,毕竟事隔那么久,云月央也拿不出证据。

“这不是别人都这样认定吗,就连二姨三姨也这样说,所以我才附和的,不过,谁知道你是真是假,说不定是假扮的来哄大父开心的。”

云月央倏而抬起手腕,露出皓白的小臂,“你们看……”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