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啊我给你揉揉就大了

时间:2021-09-10 10:4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第15章 红姨

“嗯。”叶玄鹤没有否认,轻哼一声,算是承认,“既然你娘身患重病,为何有银子给我瞧伤,却不给她看病?”

话语停滞了一下,他又说:“还有隔壁的人,走路的声音十分清脆。我没猜错的话,瘸了一条腿吧。那清脆的声响,是他拐杖落地的声音。”

云馥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啊,这些都听得见。”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叶玄鹤眸子依旧未曾睁开,冷冷的说。

云馥自然是不能告诉他,在她穿越过来之前,这一家人都是软柿子,一捏一个准。

于是,她轻咳一声,重重的将碗放在了桌上。

随着震动,药汁差点就荡漾出来了,云馥没好气的说:“养你的伤吧,我家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下午我再来收碗。”

说罢,收走了昨夜的脏碗,离开了屋子。

叶玄鹤缓缓睁开了眸子,望着云馥离开的身影,使出了一招掌风。

砰的一声,房门就关上了。

世人皆知,夺魂摄魄箭上,涂抹了世上极为罕见的毒。

此毒一旦进入血脉,首先会封住中箭者的各个穴位,阻挡真气贯彻全身。

其次,还会令伤者体内五脏六腑衰竭而死,就是世上最好的大夫,也无法救回。

此毒之烈,让无数江湖人士都闻风丧胆,最多三日必亡。

可是叶玄鹤看着腰间缠绕的纱布,以及刚刚关上的房门,不禁有几分深思。

他前夜中箭的时候,几乎已经想到了自己会死的事实。然而,他一醒来就看见了云馥,而且体内真气运行无阻。

也就是说,清除了箭毒,他身上的这些伤势,只是皮外伤。

这边,云馥刚刚出来,就瞧见云李氏扭着略微有些肥硕的腰肢,往这边过来。

她进了厨房,也不知今儿究竟是有了什么好事儿,笑容灿烂得很:“大嫂,早膳做好了么,怎么这么久还没端到前院儿去?”

“做,做得差不多了。”秦婉心虚的说着,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云馥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二娘难道忘了,今日应该是二房做饭么?”

云李氏笑容霎时凝固,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继续笑道:“你这孩子说得,二娘我当然记得了。

只是前院来了客人,我与她以前相熟,再说我们家也就我嘴皮子麻利一些,所以婆婆就让我过去了。”

“哦,是么。”云馥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就在云李氏以为自己赢了一个回合的时候,她立刻变脸,“既然客人招待完了,就请二娘好好做饭吧。”

“你!”云李氏被呛了两句,却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她看见锅里只有一些白米汤,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她原以为秦婉是个好拿捏的,没想到竟然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

但云李氏一想到刚才在前院里说的那些话,硬生生的就将怒气给忍了下来。

“怎么,二娘要帮忙吗?”云馥挽起了袖子,笑得满脸纯良,云李氏十多年都没下过厨了,自然是点头。

结果云馥又是一次变脸:“那我叫云森堂哥和云萝堂姐过来帮忙,我这个当妹妹的都醒了这么久了,他们二人贪睡竟然还未醒。”

“还是别了吧,多让孩子睡一会儿也好。”云李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云柳不也睡得挺好么。”

她提起云柳,无非是想用云柳来说明,不是她二房的儿女在偷懒,云柳作为长房长孙,这个时候一样没动静。

然而她话音刚落,门外就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身影。

云柳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土碗,慢慢的进来,还对着云李氏微微颔首:“二娘早。”

人家不止起了,甚至连早膳都吃完了。

 文学 云馥面上不露丝毫,心里却觉得好笑不已。她都不用跟别人串通一气,都能让云李氏脸上生疼。

帮着秦婉熬药之后,云馥走出了房门,却见云柳倚靠在墙边,似乎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哥,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云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里露出几分怜爱:“等你。馥儿,你这几日性子比以前跳脱了很多。”

云馥心中警铃大作,她讪笑:“哥,我只是在阎王殿前走了一遭,明白了很多事情。故而性子有些改变,这正是我对人生通透的顿悟啊。”

“其他的事情也就罢了,你昨日带回来的男子,在村子里一定被很多人瞧见了吧?”云柳正色问。

其实,一点儿也不难猜测。

六杨村小小村落,能拉板车经过的大路,就那么一条。而昨日那时候,又是中午农忙结束,农人们回家吃午饭的时候。

那个路段,那个时间,说不定大半个村子的人都看见了。

云馥这时候沉浸在,云柳发现自家妹子换了内芯,要将她千刀万剐的恐怖幻想中,不由得讷讷点头。

云柳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虽然救人重要,但你的名节也同样重要。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事,你可以叫人一起帮忙,不可你独自拉人回来。”

嗯?不是怀疑她换内芯了?

云馥心底里松了一口气,嘿嘿笑道:“昨日情况紧急,再说了,以后哪里可能还会遇见。哥,你究竟想说什么呀。”

云柳俊眉一拧:“装傻。”

女子的名节很是重要,如果云馥从此以后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始终对她这个人造成伤害。

别说嫁娶之事了,只怕是村子里的唾沫,都能将云馥淹死。

“我当然知道的,可是哥,我觉得我年纪还小。”云馥说道。的,都不为过。

再说了,云馥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她十七岁的时候,都还在为高考而奋斗。

这忽然来到一个地方,有人说她得嫁人了,她当然接受无能。

“不小了,你已经及笄了。既然及笄了,就是大人了。”云柳说道。

云馥不想跟他多有纠缠,于是点头,十分敷衍的说:“是是是,哥,我记住了。”

云柳刚一离开,云李氏也从厨房端了一大盆的白米汤出来,还有满满当当一大碗咸菜。

呵,可真是简单。哪样不是秦婉之前就做好的,她只管盛出来而已。

当云馥去前院的时候,她才看见今日云家来的所谓客人。

那是一个胖到已经没有腰的中年女人,嘴角长了一颗红痣,痣上面还有毛。

她穿着一身媚俗的桃红色衣裙,打扮得很是年轻,就是一笑就露出了无数的褶子,让人无法喜欢。

“红姨慢些,咱们这事儿……”云李氏笑得十分高兴似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那红姨拍了拍云李氏的手背,亦是一笑:“你就放心吧,既然收了银子,那我肯定会好好办事。”

“那我就放心了。”云李氏说着,眼角瞥到了云馥,连忙将她拉了过来,“红姨你瞧,这就是我侄女儿云馥。

她呀,可是咱们六杨村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当然,我女儿云萝要更胜一筹。”

云馥内心冷笑,云李氏这是吃错了药么,怎么反倒是在外人面前夸赞她了?

而且,就算是夸她,还顺带捧一下自家闺女,呵呵。

“哟,这就是云猎人家的闺女呀。”红姨肥腻的手想要捏一捏云馥没有二两肉的脸颊,后者立刻一躲,她扑了个空。

但毕竟是拿钱办事儿的人,她讪笑一声:“这孩子还怕生。不过,模样倒是俊俏得云馥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红姨。”

那红姨见少女长得唇红齿白,模样娇俏可人,心底闪过一丝惋惜。

但是一想到钱老头儿和云家塞给自己的银子,还在她钱袋子里呢,顿时看着云馥的眼神更加亲昵起来。

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将云馥当成了一个行走的金元宝!

云馥被她那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好在云李氏轻咳一声,将红姨给送了出去。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一个鼻青脸肿,衣衫褴褛的乞丐出来,强硬拉着云馥的手腕,将她拉到了墙根下。

“二叔?”云馥惊慌失措,奈何她一个小女孩儿力气太小,压根挣脱不了。

完了完了,云伟被打成这个样子,说不定会将昨天的事情,怪罪在她身上,现在过来找她兴师问罪来了?

云伟的一只眼睛一片青黑,高高肿起,只有一条缝隙。而他的脸颊也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很是惨。

“云馥,我想了一晚上,你告诉我,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秘籍?”云伟的紧张的看着她,好似这个少女是一块儿会动的的金子。

“我……啊?”云馥刚想说昨天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开口了才反应过来。

什么秘籍?

“就是你赢钱的秘籍啊!”云伟抓耳挠腮,好不着急,“你把秘籍给我,以后二叔每次回来,都给你带饴糖。”

在这个年代,糖这个调味品,是一种奢侈品。当然,这是针对穷苦人家说的,有钱人自然不会觉得贵。

在原主的记忆中,只罕见的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吃过两次饴糖。

云馥没开口,云伟又以为她觉得不够,连忙双手合十,做祷告状:“馥儿,你就帮帮我吧。如果觉得饴糖不够的话, 我还可以给你带冰糖葫芦!”

吃了好几天寡淡如水的饭食,云馥一想起冰糖葫芦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儿,嘴里就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口水来。

云馥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二叔你误会了,其实我身上没有什么秘籍。”

“怎么可能没有,昨天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在赌场驰骋十来年,从来没有一次像你这样运气好。”云伟一着急,声音都不由得大了几分。

云馥偏过头,望着红姨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身影,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想法。

“二叔,我是没有秘籍,不过我有些小技巧。”云馥眉眼弯弯,“你帮我一个忙,做完了,我再告诉你。”

话音刚落,云伟的眼睛又恢复了刚才的神采:“好好好,别说一个忙了,二叔我就是帮你千千万万的忙,都可以啊。”

云馥勾了勾手指,让云伟降低了身子,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随后,云伟就火急火燎的大步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之前送红姨离开的云李氏也回来了,喜笑颜开的神情在看见狼狈的云伟这一刹那,立刻就僵硬住了。

云李氏一只手插着腰,另一只手指着云伟就破口大骂:“死鬼,你怎么现在才晓得回来。早就让你不要去赌了,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

“臭婆娘,你再敢多说一句,老子打你!”云伟啐骂一声,但他这时候急于去追红姨,便没有继续和她纠缠,急急忙忙就走了。

“刚回来你又要走,你个死没良心的!”云李氏大骂,骂完才察觉云馥还站在屋檐下,看着他们夫妻对骂。

云馥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反正跟她又没有关系,当一个安安静静的吃瓜群众就行了。

然而,云李氏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还不是你们老云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差。”

云馥露出了一个无辜表情:“二娘,刚才那位红姨是谁呀?”

云李氏的神情才稍微松了一些:“咱们家呀,有好事了。云馥,以后可得好好感谢人家。”

她意味深长的说着,随后就离开了云馥的视线。

如果是大房的人说这句话,云馥姑且还算可以相信。

但是,这句话从云李氏的嘴里说出来,那就不是相不相信了,而是要提防她是不是准备从哪儿挖坑来害自己。

阳光明媚的日子,最适合晾晒衣服。

云馥将大房的衣物都收罗在一起,然后准备洗衣裳。顺便将昨天给叶玄鹤买的衣服也拿出来洗,毕竟洗干净再穿,要干净卫生一些。

阳光下的少女,坐在矮脚凳上,长裙被她随意的拢在屁股下,以免落在湿漉漉的地上。

才刚刚搓了几件衣服,就瞧见一瘸一拐的云伟回来了。

他一去就是半个时辰,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即将可以让云馥传授他赌博技巧而高兴,还是听见了什么秘密高兴。

总之,欢快的奔向了云馥,鼻青脸肿的老脸,正挂着一副我知道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表情。

纤纤玉指从水盆里出来,云馥随意在裙子上一擦,看向了云伟:“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

“没想到那胖婆娘竟然与咱们村儿的钱老头儿有牵扯。”云伟笑得一脸猥琐,“谁不知道,钱老头因为满脸癞子,打了大半辈子的光棍。”

他说的那钱老头,云馥之前也见过了,而且还被吓了一跳。

那是个大约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儿,云馥第一次远远见他的时候,还有些奇怪。

她当时心想,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有男人会剪寸头。毕竟,在六杨村看见的所有男人,全都没有剪短发。

然后,她就看见了让她差点吐出来的画面。

那所谓的寸头,其实是密密麻麻的癞疮。黑压压一片都是结了痂的,还有一些鲜红翻着肉的伤口。

而钱老头皱皱巴巴的脸上,也遍布大大小小的癞疮,他还时不时的伸手挠头皮,看得云馥头皮发麻。

“你确定你没看错吗?”云馥疑惑的反问,觉得不太可信。

六杨村就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那红姨虽然容貌一般,但身上的衣服却是好料子。

这种有银子的人,怎么可能会和钱老头有私情?

她口味这么重的么?

云伟绘声绘色的说:“当然,我跟在她背后,亲眼看见她进了钱老头儿家。而且,钱老头开门还东张西望的,好像是担心被人瞧见似的。”

云馥心中一紧:“你没被他看见吧?”如果真的像是云伟猜测的这样,那他也太重口味了吧。

“好,我知道了,谢谢二叔。”云馥眸子微敛,仿佛有一个阴谋正朝她袭来。

云伟嘿嘿一笑:“乖侄女儿,你交代的事情,我也做了,是不是该告诉我那些技巧了?”

云馥淡淡一笑,捡起一件衣裳,拧干了水,搭在竹竿上:“二叔只需要做好察言观色,切记贪欲,就行了。”

“就这?”正洗耳恭听的云伟,百思不得其解,“就这几个字?”

云馥微微颔首,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还有事情要忙,二叔请便吧。”

说罢,她就开始忙了起来,也不再多管云伟。

其实,哪有什么技巧呀,完全是观察出了赌倌儿玩儿的那些小把戏。这便是察言观色。

而让云伟不要贪,也是让他不要再去赌博的意思。说是技巧,倒不如说是劝导。

只是,赌瘾深重的云伟,又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劝,反倒是将这八个字,理解成了别的意思。

他摸着腰间已经空扁的钱袋子,随后一瘸一拐的往二房的屋子去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