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哥布林的窑洞在线观看第一季`伪装学渣肉车 失禁

时间:2021-09-03 11:0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接着,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辛芮的眼里划过一抹恐慌。

然而下一波药效很快上来,逼得她眼神再次迷离起来,重又开始呢喃。

“难受——唔——啊~”

这次,无论如何,她再也不提任何人。

秦逸的脸色却更黑更沉。

他从来没发现,原来他的小妻子,居然是有秘密的……

好在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地方。

出于安全考虑,林永并未将两人送回秦家大宅,而是带着他们去了郊区的一座别墅。

这是秦逸早就准备的房子,却始终没有住过。

乍一看到这个地点,他的目光也只是简单掠过,并没有什么特殊情绪,林永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要不是这里离得近,他也不会来这里,还好他家老大不介意……

等待车门打开后,犹豫片刻,秦逸最终还是认命一般,将辛芮打横抱起。

下一秒,辛芮猝不及防的圈住了他的脖子,顺势吻了上去。

“阿恒……我好想你……”

林永一惊,连忙缩着脖子退后几步。

“董事长,我去叫唐先生过来看一眼!”

秦逸依旧面不改色,“去吧。”

看样子,对扒着自己又亲又啃的辛芮,是完全不在意的态度。

然而,林永的身影刚刚消失,秦逸就好不客气的将怀中的小女人扔进了浴缸。

乍一贴到冰冷的石头,辛芮老实了两秒钟。

而后……

 文学 抱着浴缸凸出的地方又亲又啃,泪眼迷蒙的哭诉着。

“阿恒!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我好想你……”

“还有……我真的喜欢你……”

辛芮哭诉的越来越悲惨,情感越来越充沛,而始终盯着凉水管道的秦逸,脸色也越来越沉。

但真的听到那句表白的时候,他却又勾起唇角,轻轻的笑了一声。

“呵!”

声音极淡。

依旧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某人,丝毫没有发现,她已经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一百回。

这还不够。

亲了半天浴缸,辛芮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转头望向身旁一身黑的身影。

“咦?阿恒你怎么在这里?”

此时,她的小脸一片红润,一双迷茫的大眼睛里也盛满了水光,看的秦逸心头一紧。

但那声熟稔亲密的阿恒,迅速让他冷静下来。

面无表情的将人按到凉水里,秦逸起身就要离开。

明明没什么感情的人,一声声叫着别人的名字,秦逸总觉得脑袋沉甸甸的,压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然而,他才刚有了动作,辛芮忽然“哗啦”一下,直接从浴缸里扑了出来。

秦逸一惊,眼疾手快回身接住她。

小女人湿透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暴露出姣好的身材曲线,更有些风景若有若无,呼之欲出。

趁他不备,辛芮“嘻嘻”笑了一声,吧唧亲在了他的脸上。

“阿恒,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

捧着秦逸俊朗的脸颊,辛芮全然不顾男人眸中的怒火,顺着标志的五官一点一点吻过去。

“唔!好甜!”

她像是偷吃到糖果的孩子,神色兴奋无比,全然没有上次见到他的尴尬和羞涩。

一时之间,秦逸也被她撩的有些躁动,喉头一紧,就要回应她。

就在这时,大门轰然打开,林永带着一个老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

片刻后反应过来,他才赶忙将大门关上,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唐先生,那个是我们少夫人……”

老人点头,一副理解神色。

“秦少爷新婚燕尔,应该的,应该的!”

但林永分明看见,老人的药箱上的手指,攥的连青筋都凸了起来。

好在房门很快再次打开,秦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连说话都冰冷的没有温度。

“唐先生先回吧。”

“那少夫人……”老人有些担忧。

不等他再说些什么,林永连忙将人拉走。

“我这就送唐先生回去。”

秦逸的面色这才缓和了几分,抬眸看着他说道:“回来的时候,给夫人煮晚姜汤。”

末了,他才又轻飘飘的扫了一眼唐先生,“先生慢走。”

这次,不等二人有什么反应,面前的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关上,再无动静。

重新回到浴室时,辛芮仍旧没有清醒,但那张清丽的小脸,已经被冻得一片青紫,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柔弱。

多看两眼,秦逸的心头再次涌起了奇怪的感觉。

这次,好像是……心疼?、

按了按胸口,下定明天去检查一下身体之后,秦逸伸手,想将这不安分的小丫头捞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辛芮再次嘟囔起来。

“我……我的黑卡呢?我要用黑卡!”

秦逸皱眉,随手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你在找这个?”

粗略看了一眼,辛芮连忙将卡片抢过来。

“对!就是这个!就是……我的便宜老公给的!”

说完,她抱着银行卡嘿嘿笑起来。

“其实,我这老公也很不错嘛!”

自从进了别墅,秦逸始终紧绷着的面颊,终于柔和了些许。

但他说出来的话,仍旧带着凉意,“没看出来,你还会说两句人话。”

辛芮根本听不懂,依旧抱着那张银行卡傻乐了半晌,才开开心心的亲了两口卡片说道:“有了这张卡,我就可以养阿恒啦!我们再也不会吃苦了!嘿嘿嘿!”

“唰”的一下,秦逸的脸色第N次黑了下来。

终于忍受不住,这傻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那个阿恒,秦逸猛然低头,带着十足的压迫力。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他本想提醒她,进了他秦家的门,就要好好当他的女人。

可看着辛芮如婴儿一般纯净的眸光,最终,他还是咬着牙松开了手。

不过是个没有感情的妻子罢了。

只不过,早就被他关掉了的凉水,此时跟不要命一样,直接被拧到了最大,哗啦啦冲刷着辛芮的身体……

足足的闹了一个小时候,辛芮终于筋疲力尽,也清醒了许多。

但……

睁开眼时,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一切,辛芮整个人都心如死灰。

她这么长时间辛苦经营的小白兔形象,算是全特喵的完犊子了!

扒拉他这个便宜老公衣服,还强吻人家,还当着他的面提故人……

一桩桩一件件数下来,她连想死的都有了!

偏偏就在这时,门外,想起了男人清冽凉薄的声音,还带着一丝讥讽。辛芮一惊,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往水下沉了沉。

“你别进来!”

“呵!”伴随着冷笑,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你以为,我想做什么,你能拦得住?”

“咕咚!”

寂静的浴室里,辛芮吞咽口水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但,秦逸仍旧半分退却的意思都没有。

不自觉地,辛芮攥紧了浴缸边缘的扶手,原本白皙的手指,虽然冻得通红,依然掩盖不住浅浅凸起的青筋。

那双原本清亮干净的眸子,如今也不再是往常死期沉沉的模样,反倒因为惊惶,生生多了几分灵气。

“咕咚。”

这次,是秦逸喉结滚动的声音。

辛芮更慌了。

这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好人啊!

意料之外的是,沉沉的看她许久,秦逸忽然伸手,扔了一条浴巾给她。

“清醒了就出来!”

依旧是凶巴巴到近乎严厉的语气,吓得辛芮不自觉瑟缩了一下。

但,目前的她,根本不能,也不敢跟秦家对着干,只能委屈巴巴的捡起浴巾。

转身要走的时候,秦逸才发现,身后的小女人,依旧躲得严严实实,仿佛生怕被他看到了什么,心头那股子无名火,顿时烧的更加热烈。

只是,垂眸对上那双委屈的眸子时,秦逸喉头一紧,最终,还是带上了门。

即使这样,他也不忘出声“威胁”道,“快点,别耽误太多时间!”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辛芮也只能抓紧时间,草草将身上擦了一遍,就围着浴巾出去了。

只是,站在秦逸面前时,她那双紧紧攥着浴巾边缘的手指,还是暴露了她的紧张。

刚出浴的她,皮肤在清冷的灯光下,越发显得白皙无比。

偶尔有调皮滑落的水珠,更是衬的她肤白如玉,引人遐想。

辛芮的手又紧了几分。

注意到这个细节,秦逸终于挪开眼神,不耐烦的推过去一个小碗,“喝了它。”

“这是……”

微微咬着下唇,辛芮显得很是紧张。

“呵。”

又是那声熟悉的冷哼。

秦逸并不肯解释,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碗沿,目光凌厉的看过来。

“我喂你,还是你自己喝?”

……

辛芮无语了,她有的选择?

看看那碗有些泛黄的汤水,再看看男人渗人的目光,最终,辛芮认命一般,伸手将小碗接过,也顾不上追究这是什么了,直接一饮而尽。

姜汤下肚,很快热意就从胃部席卷而来,带着莫名的温柔。

辛芮的脸色复杂起来。

她还以为……

“好点没?”

秦逸突然出声,惊醒了兀自出神的辛芮。

呆呆地站了片刻,辛芮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猛地点了两下脑袋,“好多了。”

犹豫了一下,她又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刚才,谢谢你了……”

最起码,秦逸没有趁人之危,沾她的便宜。

对她的道谢,秦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清醒了就回你的房间。”

“额……”

她第一次来,要怎么知道哪个是她的房间?

但,想了又想,看着秦逸阴沉的脸色,她还是拉了拉浴巾,转身往外走。

大不了她自己找找。

然而,就在她快要跨出屋门的时候,秦逸忽然再次出声,“回来!”

这次,辛芮是彻底无语了。

一会儿让她进去,一会儿让她出去,这人到底想干嘛?

没等她问出口,秦逸早已就迈着大长腿,三步两步走过来,顺手将她推进了浴室。

“先在这里呆着!”

将门仔细锁好后,秦逸才掏出手机,很快拨通了林永的电话。

“给夫人拿一套衣服过来。”

“是!”

手机那头,林永答应的极为干脆。

几分钟的功夫,就拿了一套小礼服,外加一套睡衣过来。

房门被敲响后,秦逸连门都没让人进,只接过来衣服,拉开浴室门丢了进去。

“穿这个。”

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秦逸才又坐回了原位。

只是,他那双原本就幽深无比的眸子,盯着磨砂玻璃上的窈窕身影,越发深邃的看不到底……

而浴室里,将袋子里装的所有东西翻出来后,辛芮几乎羞愤欲死。

这人居然还给她准备了贴身衣物!

尺码大小居然还分毫不差!

一时间,辛芮几乎是怒从心底生。

刚才,她还真以为这人是个正人君子!

但,人在屋檐下,她又不敢真的穿着浴巾出去晃荡,只能含羞带愤的穿齐了一整套睡衣,这才怒气冲冲的拉开了浴室门。

“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秦逸一脸莫名其妙。

他好心好意给这个女人拿衣服穿,居然还拿错了?

“啪”的一下将贴身衣服的袋子拍过去,辛芮清亮的眼睛里,已然是蓄满了泪水。

“我可是有夫之妇!你……你这样是……”

说到一半,她不自觉地有些卡壳,连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些什么。

可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又有些莫名的憋闷。

这要是让秦家人知道,她跟这个男的今天干了什么,不但辛家的人不会放过她,她医院里的外公,恐怕也大事不好。

此时,秦逸早已经看出了她的心思,嘴角扯起一抹讥讽笑意。

“这位夫人,我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报答我?”

这话一出,辛芮顿时又哑巴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好像确实不占理……

咬了咬牙,辛芮捡起被她扔在地上的袋子,恨恨的叮嘱道:“今天我们两个发生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许有第三个人知道!”

秦逸果断的摇头,“做不到。”

一下子,小丫头又急了起来。

“为什么?你也是秦家的人,万一被秦家知道我们……”

顿了顿,她绕过了这个话题,直直的看着秦逸,“就让今天的秘密烂在心里,对大家都好!”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下这个急的跳脚的小姑娘,秦逸竟然莫名生出了几分兴趣。

但,在彻底将人激怒前,他还是老老实实指了指窗外。

“送我们回来的,还有一个司机。”

辛芮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司机也是秦家的人?”

亲眼看着男人的眸中逐渐浮现怜悯,辛芮终于瘫软了下去。

“完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