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我成了反派的挂件`黑料不打烊肾虚十八连

时间:2021-09-03 11:0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说着,辛芮十分挑衅的看向姜菁,后者的脸上则满是怒容。

这个辛芮,真的是给脸不要脸!她都没有追究刚才然然挨的那一下,没想到她竟然还敢这么说话!

难不成她真的不愿意再管他那个外公了吗?

“辛芮,你可好好想想,你外公还在医院里。”

“姜女士也要想清楚,并不是我非要这么说,这可是秦思嫣亲口说的原话,如果辛家上赶着丢这个脸或者是愿意让辛然然受这个委屈,那就送啊,我是不在意。”

话音刚落,姜菁一把将碗丢在桌子上,直接起身,当时就想打辛芮。

但辛芮并不退让,反而直直的盯着姜菁不放。

饭桌上气氛无比紧张,两人之间争斗一触即发。

辛然然还在盯着辛深的小动作,始终没有挪开眼睛。

这个时候,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辛明喆终于舍得开口说话,顺手拦下了姜菁的动作。

“行了,知道了秦洛爱去的地方也够了,让然然多去就好了,若是这么上赶着,人家秦家更看不上咱们。”

“你闭嘴!辛明喆,方才的事我都没有说什么,现在是辛芮都闹成这样了,你还想着她,你是不是真忘不了她那个犯贱的妈?”

辛明喆这副态度。让姜菁更是忍不住怒气。

她原本努力控制着脾气,毕竟已经被辛芮利用一波了。

辛芮那张酷似郝书瑶的脸,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什么都可以做,只要能赢过郝书瑶。

那个女人除了脸,明明哪里都比不上她。

辛明喆此时,脸色早已冷得不能再冷。

真不知道姜菁这个蠢女人,一次又一次地一直提到死去的郝书瑶做什么。

他那个前妻除了长得漂亮,没有身份背景又帮不上他什么忙,他怎么可能忘不了她。

要不是碍于辛芮在这里,他早就翻了脸了。

“姜菁,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眼看着姜菁很快跟拔了毛的母鸡一般,蔫蔫儿的偃旗息鼓,辛明喆这才又有了笑意,有些讨好的拿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芮芮,秦家是个有头有脸的,到了那边,给自己添点东西,别被人家欺负了!”

辛芮不说话,只是目光顺着那张银行卡看过去,眼中的情绪让人看不清楚。

见她没有动作,辛明喆有些微微的心虚,拿着卡的手更是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手足无措站了半晌,他才又试探着说道:“这卡里……是两万块钱,少是少了点,是……给你的零花钱。”

呵。

零花钱。

辛芮越发不屑。

秦逸给的那张不限额的黑卡还在她的手里,当时,那个男人说的,也是给她的零花钱。

两相对比之下,她这个父亲,还不如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但,片刻后,她还是带着笑意接过了那张卡。

“谢谢。”

连父亲都懒得再叫一句。

好在辛明喆也不介意,看着她将卡片装起来,面上早已经又有了笑容。

“不用谢,做父亲的,给女儿一点零花钱……”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姜菁愤愤打断,“你真行啊辛明喆!前两天我要包你不买,转手就给这小丫头两万块!”

话音刚落,辛明喆方才还带着暖意的眼神,顿时又冷冽了起来。

“这是我的女儿!”

这话别说姜菁不信,就连辛芮自己,也忍不住在心里嗤笑一声。

她从前可真没看出来,她这个父亲对她有这么深的感情!

不过,她并没有心思在这里跟两人耗下去,收了卡,就毫不留恋的开口,“饭我也吃了,既然您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姜菁恨不得她赶紧走,辛芮一说话,她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碍于一旁的辛明喆脸色越来越黑,最终,她还是没再说什么,只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转身上了楼。

辛芮也不介意,自顾自拿起手包,转身出门。

身后,辛深悄悄跟了上去,碰到辛明喆的目光,也只是淡淡一笑,“我去送送妹妹。”

辛明喆点头,“去吧。”

如今辛芮是辛家的大腿,多受点照顾,理所应当。

辛芮走的速度极快,在辛深找到她时,她已经站在路边,在挥手打车了。

加速走了两步,辛深才悄悄站在她身边,故作无意一般打招呼,“这么热的天,不如我送你回去?”

被猛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辛芮连连后退两步,这才稳住了身子。

看清旁边的人是辛深时,她也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情,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离这里不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外面站的时间越久,她越是虚弱,连眼前的人影都模糊。

一开始,辛芮只想着是中暑,只想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最起码,不要倒在辛家人面前,丢了自己的面子。

然而,辛深很快察觉到不对,面上那点伪装也逐渐消失殆尽。

 文学 “妹妹怎么不走了?是不是走不动,要哥哥扶一扶?”

一边说着,他笑得越发淫邪,慢慢朝着辛芮靠近。

“别怕,哥哥会好好疼你!”

“你……”

努力睁大眼睛,又甩了甩不太清醒的脑袋,辛芮惊喜的发现,在她前方,一辆出租车正缓缓靠近。

狠狠咬了一口舌尖,多了一点精神后,辛芮勉强站直身子,朝着辛深冷笑一声。

“就你?癞蛤蟆排着队,都轮不上你!”

“你说什么?”辛深脸色一变,像是要吃人一般。

辛芮却丝毫不慌,一边慢慢挪着靠近路边,一边继续嘲讽道:“我说你,连只癞蛤蟆都不如!”

就在这时,出租车终于姗姗来迟,带着她殷切的希望,停在了她的身边。

辛深脸色又是一变,当即就要伸手抓她,“臭女表子!你敢跑?!”

第十二章:药效发作

拼着最后一丝神智,辛芮早就拉开车门,直接跳上了车子,喘息着求救,“师傅快走!这个人……是人贩子!”

看她的脸色不似作假,出租车也不敢停留,当即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将后面追赶的辛深弄得灰头土脸。

辛芮这才松散些许,满怀感激的说道:“谢谢师傅!”

出租车司机看了看后面,确定没有异常才问道:“小姑娘,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

她身上的药效发作的很快,不过两句话的功夫,辛芮的意识又模糊起来。

迷迷糊糊中,她顺手摸向了头顶的发夹,拿下来后,毫不客气的扎向了大腿。

“嘶——”

倒吸几口凉气后,趁着这点精神,辛芮也没工夫跟一个陌生人解释,而是直接命令式的说道:“往前两个红绿灯,右转停下!”

如果她没记错,那个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公园,能让她先避一下。

看出她的不对劲,司机蠕动着嘴唇,忍不住又劝道:“小姑娘,不然,我送你去医院……”

话音未落,就被辛芮冷冷打断,“不需要!”

她的身上早已经跟火一样烧起来,带着异常的燥热,某些部位更是难耐不已。

这副样子,她能不能理智的坚持到医院都难说。

还有就是,她不敢以这副模样出现。

万一被秦家发现……

她已经彻底得罪了姜菁,再以这副姿态得罪秦家,她外公,可能就真的没救了。

好在没多久,出租车就慢慢停了下来。

“姑娘,到了!”

辛芮立刻抽出一张钞票,随手塞了过去。

“多谢!不用找了!”

踉踉跄跄的下车,她已经看不清到底身处何处,只是咬着牙,硬生生的凭着一丝信念往前走。

夏日的天气本就炎热不已,这更加快了她身上的药效,让辛芮本就所剩不多的意识,越发少得可怜……

而就在她的身后,一辆黑色加长的宾利,正缓缓驶来。

乍一看清她的身影,林永差点没敢认。

但很快,他就坐不住了,回头看着秦逸,欲言又止。

男人好看的眉眼拧起来,琥珀色的眸中更是满满的不耐,“有话就说。”

林永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董事长,我们好像……又碰到少夫人了……”

原本悠闲的秦逸动作一滞,当即抬头看他。

“在哪?”

说实话,他的内心是有些不太相信的。

那个女人,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在家里好好呆着吗?

但,林永很快指了指前方。

“如果没看错,那个人就是少夫人。”

跟随着他指的方向,秦逸也看了过去。

只一眼,他就确定,林永确实没骗她。

那确实是他的夫人。

又扫了两眼,秦逸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那个女人好像很难受,暴露在外面的皮肤无一例外,通红无比。

只要不傻,就知道她现在的状态不对劲。

偷偷的瞄了他好几眼,林永才问道:“要不要停车?”

沉默片刻,秦逸硬邦邦的开口,“停。”

话音刚落,他又状似无意一般补充道:“毕竟是秦家的少夫人,别在这里让人笑话。”

林永喉头一噎,有些无语的应了一声,这才停了车,去追辛芮的脚步。

此时,辛芮早已经头昏脑涨,脚步虚浮。

本就是勉强支撑的她,乍一接触到林永,立刻直直的倒了下去,吓得林永连忙回头看了一眼。

这真不是他干的啊!

还好车上并没有动静,隔着做了防护的玻璃,林永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弯腰,试图将辛芮扶起。

然而,他的手还没放下去,宾利的车门突然打开,男人极长的双腿才刚落地,就凛冽出声,“慢着!”

林永立刻收回了手,“董事长!”

一步一步走近之后,秦逸才缓缓蹲下,将倒下的女人抱了起来。

“还不上车?”

早已傻眼的林永看着这一切,呆呆地被喂了一嘴狗粮,早就神游天外去了。

他家少爷居然会近女色!

女色啊!

之前董事长从来没表现过对女人的兴趣,林永一度以为,他也可能是董事长夫人候选人呢……

察觉到身旁的助理始终没有动静,秦逸再次拧起了眉,“林永?”

“啊?我在我在!”终于被惊醒的林永,赶忙一路小跑上前,“怎么了?”

斜斜看他一眼,秦逸的眸光略发浮沉不定。

但,怀中小女人火热的身躯,不断蠕动磨蹭着他,让秦逸有些生不出气,只能抬起下巴微微点了点前方。

“上车。”

林永这才发现,他犯了多大的错误。

来不及解释,他先将车门打开,才小心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董事长,刚才我是在想……”

谁知,秦逸根本没兴趣听他说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沉声说道:“先走。”

辛芮的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果然,没多久,怀中女孩的胳膊悄悄缠绕了上来,有意无意的撩拨着他。

“唔——”

一边呻吟着,辛芮一边摸索着抬头,红润的小嘴四处摸索着,仿佛渴求着什么。

秦逸喉头一紧,及时捉住了那只不老实的小手,声音沙哑的叮嘱,“别动。”

但,中了药物的辛芮坚持到这时,早就完全没了意识,对于他的阻拦,也只是皱着眉嘤咛。

“阿恒——抱我——”

阿恒?

秦逸脸色黑了下去。

见状不妙,林永立刻按下了车上的按钮,“总裁,您先安抚一下夫人,我这就带你们回去!”

前后座中间,缓缓升起一块隔音的板子,林永这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可是总裁的私事,他并不想听到太多。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秦逸,满脑子都是他的妻子意识不清楚时,喊得是别的男人的名字。

至于他的助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真的没工夫追究。

主动靠近了散发着热气的小女人,秦逸带着些许诱哄开口,“辛芮?”

“唔?”虽然意识不清醒,辛芮还是知道自己是谁。

男人这才满意的勾勾唇,继续出声询问,“谁是阿恒?”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这个妻子根本没什么感情,秦逸却对这个名唤阿恒的男人,有种莫名的敌意。

可惜,一提到“阿恒”这两个字,辛芮挣扎着又清醒了几分,看着他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认识阿恒,你不要去找他麻烦好不好?”

秦逸的面容再次冷了下来,“辛小姐是烧糊涂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