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判断一个女孩是不是经常做`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时间:2021-09-03 08:0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微微叹了口气,老爷子才语重心长,再次开口。

“逸儿,爷爷给你挑的,可是个好孩子啊!家里条件虽然差了点,她个人的能力,性格是极好的,我们秦家,本就不需要那丫头有什么好家世,既然让人家过来了,自然是不能亏待她的。”

秦逸只是听着,并不接话。

顿了顿,老爷子又继续道:“逸儿,你年纪也不小了,爷爷管不了你外面的事儿,外面什么传闻我也不管,多少你也为我考虑考虑!你爷爷就想抱个孙子!”

越说下去,老爷子越是生气,咳嗽声更是源源不断。

秦逸薄唇紧抿,无奈之下,只能开口,“我晚上回去。”

没来的及再次开口,电话就挂断了。

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老爷子再次长叹了一口气。

“这小子!哎!”

放下手中的话筒,伸手拿过眼前的资料,老爷子的嘴边泛起笑意。

“省高考状元,大学四十篇学术论文,全额奖学金双学位,不错!这样的聪明漂亮的人,做我们秦家的儿媳妇儿,不算委屈了逸儿!”

“老爷,该吃药了。”

站立一旁的管家,看着老爷子这副模样,十分无奈。

已经看了两天的资料了,老爷子的笑容是愈发满意。

顿了顿,管家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道,“要是少爷不喜欢辛小姐,我们岂不是害了人?”

老爷子却言语肯定,“这孩子我心里有数,他会喜欢的。”

说着,老爷子面上多了一抹意味深长,“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辛芮这丫头,假以时日,她必能与逸儿并肩而立。”

管家沉默了下去,不再过多言语。

秦家的这位老爷子,在他们这所城市,一直是神话一般的人物。

以一己之力让秦家兴旺起来,屹立不倒,直至今日,秦家都是不可小觑的世家。

他说出来的话,足够让人信任。

端了药碗,管家很快退下,老爷子继续看着手里的资料,满面笑意。

傍晚的时候,秦家的餐厅再次忙碌起来。

仆人们穿梭不止,呈上丰盛的佳肴。

辛芮到达时,餐桌上的秦家母女二人早已坐下,自顾自的开吃。

没有过多在意,辛芮径直落座。

但刚拿起筷子,讥讽声便传来。

“辛家的土包子,怕是连高档西餐都没吃过吧?说是读过几本书,到我哥哥跟前,你可差的远了!”

辛芮依旧面不改色,她不屑与这样的人争论。

只是,秦思嫣这副模样,跟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好妹妹,果真是一模一样。

看着辛芮僵在了原地,秦思嫣的脸上带出一抹笑意。

她就知道,这人就是个土包子妄想攀高枝,被她说中了吧?

谁知,下一秒,辛芮极其优雅的动作,利索的将面前的牛排一一切割完毕,开始享用。

这下,秦思嫣傻眼了。

 文学 她这才发现,从进门起,她对这个辛芮所有嘲讽侮辱,辛芮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每次她轻飘飘的态度,总让她有种无力的感觉,仿佛她根本不可能奈何辛芮。

“啪!”秦思嫣终于做不住,怒气冲冲一把将餐具摔出,“跟你这样的人一起吃饭,真让人倒胃口!”

说完,秦思嫣转身便上了楼。

辛芮一时有些无语。

这么大的人,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秦思嫣是三岁小孩子吧?

不过,以秦家的条件,若是秦思嫣足够受宠,脾气大一点,或许在外人看来,也是正常的。

原本,秦思嫣这般闹脾气,谭诗云是有些不快的。

但看着面前满满当当的佳肴,秦家家人却只有她在用,面前坐着的,又是她看不上的儿媳妇。

顿时,谭诗云就觉得味同嚼蜡,草草吃了两口便也离席。

临走时,连个眼神都没给辛芮。

辛芮依旧不动如山,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她自己用饭。

一边吃着,辛芮一边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要想办法避开秦家人的限制,明天去看一眼外婆。

很快,盘子里的食物少了大半,她才转身回房。

佣人们上前收拾餐桌,就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

秦逸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惊呆了一众佣人。

这位少爷,不是说今天不回来了?

管家率先反应过来,立刻上前恭敬说道:“少爷用过餐了吗?”

“下去。”

丢下简单的两个字,随手脱了外套,秦逸手中拿着文件,直接上了楼。

佣人们不敢多看,迅速低头继续打扫。

一进房间。秦逸首先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才继续往里走。

果然,里面的浴室水声不绝,门上的水珠密密麻麻,遮住了春光。

看样子,里面的人待得时间不短了。

思索片刻,秦逸决定回卧室等待。

谁知,才刚转身,浴室的门“啪”的一声打开。

看见面前的男人,辛芮神色带了一丝惊慌。

她只围了浴巾啊!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更让她心里不安的是,这男人是他在秦家门口见到的那个。

这个时候,会来她这里的男人,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她老公,可根据传闻,这人显然不符合条件。

另一种,就是她老公派来的人了。

不知,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男人手上的文件,辛芮索性率先开口问道:“是我先生派您来的吧?坐吧。”

秦逸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虽然她面上强装着镇定,但毕竟只是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小姑娘,心底的羞涩难安隐藏不住。

勉强应了一声“嗯”,秦逸将手中文件递了过去。

“签了这个合同。”

强迫自己将眼光挪开,秦逸不再看这个清水芙蓉一般的女孩子。

辛芮避开男人的手指,一手小心扶着浴巾,一手接过了文件。

定睛一看,上面写着几个明晃晃的大字。

“婚后合约?!”

第四章:不该是她

故作镇定的打开文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四个大字。

“婚姻协议约定。”

仔细往下看了几眼,辛芮大概理解了这份文件的意思。

她跟秦逸,在婚姻期间只有名分,而且,会在两年后直接解除。

两年内,秦逸需要她做的,只有安生乖巧,而她得到的好处,是秦逸会安排她所有的花销。

另外,合同上还有身份地位及其他补偿,不过辛芮都没仔细看。

于她而言,这些东西都不重要。

相反,秦逸的这份文件,对她十分有利。

来到秦家以前,她从未想过,从这里得到任何地位或者钱财。

毕竟这些东西,她离开秦家,什么也带不走。

但如今有了秦逸的这份文件,只需要咬咬牙坚持两年,她就能恢复自由。

“笔。”

莫名的,秦逸迟疑了片刻。

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这个女人,竟然也不在乎这场婚姻。

但很快,他还是将随身携带的钢笔取出,递了过去。

辛芮也不含糊,直接签名还笔,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然而秦逸还是有些怀疑,也许,这女人的乖巧只是浮于表面。

接过文件,确认无误后,秦逸转手掏出一张黑卡。

“这是一张不限额的卡,专门给你的。”

辛芮面色平静,伸手将卡接过。

她现在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刚从学校出来,她非但没有一分钱的收入,还要兼顾外公的医药费。

辛家那边,她不敢相信。

这张卡对她来说,差不多是雪中送炭了,她自然不会去做什么故作清高的事。

将卡收了起来,辛芮才含着笑意轻声道:“麻烦您,替我谢谢我老公。”

秦逸的眸子瞬间深了些许。

原来,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长什么样子吗?

真的是毫不在意啊……

不由自主的,秦逸细细打量着辛芮。

年轻姑娘的皮肤白皙细嫩,刚刚洗完澡,更是水嫩无比。

原本辛芮就有几分姿色,如今虽说是故作镇定的模样,小脸仍旧泛着浅浅的粉色。

但最亮眼的莫过于那一双黑眸,清澈透亮,干净无暇。

许是秦逸的眼神过于直白,辛芮有些慌乱的躲开。

“天色不早,我要休息了。”

听到这逐客令,秦逸目光一紧,有些不可思议。

堂堂秦家少爷,新婚之夜居然会被妻子赶出去!

收回视线,秦逸不再耽搁,转身离开。

反正,他这个妻子,原本也配不上他。

前脚刚踏出门槛,后脚身后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震得地板都有些颤动。

拿着文件的手紧了又松,秦逸最终还是继续前行,缓步下了楼梯。

客厅里,墙上的小小壁灯闪着昏暗的光,映着男人的眸子也明灭不定。

秦逸的手指摸索着手中的文件,目光定定的留在那两个娟秀小楷上。

像他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但唯独像辛芮这般坦荡的,确实是第一个。

一边想着,秦逸的嘴角多了一丝微笑。

辛芮是跟别人不大一样的,她坦然,她不屑,连与他的婚姻,都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更让他动容的,是辛芮毫不掩饰对黑卡的态度。

明明理直气壮将卡收下,面上却仍是一副淡然模样,生生多出了几分清高姿态。

或许,他该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女人,他的妻子。

寂静的厅里,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秦逸不由皱起了眉。

不用猜他也知道,又是查岗的电话。

果然,电话里很快传来苍老慈爱的声音。

“逸儿,回去了吗?”

“嗯。”秦逸有些无奈的应道。

“臭小子,可要好好对待你妻子,我可等着抱孙子呢!”

不知为何,秦逸总觉得,老爷子性子似是活跃了几分。

但听完这话,秦逸拿着资料的手再次捏紧,淡淡的说道:“爷爷,人,我已经娶回来了,其他的事情您还是不要操心了,安心养病就好。”

“逸儿……”

“爷爷,集团的运营到了关键时刻,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可能让我分心。”

没等老爷子再说些什么,秦逸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再说下去,老爷子恐怕就要知道,新婚之夜他被妻子赶出来的事儿了,也不知老爷子会是什么心情。

不过,想起辛芮,秦逸的眼睛微微眯起。

这个女人虽然跟别人不太一样,但他对她的态度并不会有所改变,毕竟,文件都已经签了。

“哥?”

面前突然响起一声惊呼,秦逸抬头,看见了秦思嫣正站在他面前,神色有些激动。

见秦逸面色冷淡,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秦思嫣也不泄气,反而直接上前,坐在了他的身边。

目光微微瞟了一眼楼上的房间,秦思嫣试探着开口问道:“爷爷塞过来的女人,你见过了吗?你快和她离婚吧,我多看一眼都受不了,这么一个野丫头,凭什么嫁给哥你啊!”

话音落下,秦逸微微蹙了眉,拿起资料便起了身,穿上外套直接往门外走去。

一见男人这副模样,秦思嫣有些着急,跟着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男人的衣袖。

“哥!”

秦逸的脚步果然顿住,只不过,回头时他的目光冷冽,直直的看向秦思嫣的手。

“放开。”

仅仅是两个字,秦思嫣吓得瞬间便松了手。

她刚才忘了,她这个哥哥,最讨厌别人碰他,连碰衣角一下也不行。

见秦思嫣识相,秦逸才又重新开了口,依旧是冷漠的声音。

“她是你嫂子。”

这意思,是告诉秦思嫣,她没有资格管太多。

刹那间,秦思嫣的脸就白了下去。

从小,秦逸就是她心中最崇拜的哥哥,在她眼里,只有极其优秀漂亮的女人,才有资格站在哥哥的身边,做她的嫂子。

比如,一直陪在哥哥身边的萧媛媛。

而辛家的这个丫头,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而已。

直到听到秦逸车子离开的声音,秦思嫣才愤愤的道:“混蛋秦逸!”

秦逸这个人,对她从来都是不闻不问,如今又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嫂子,秦思嫣都快气死了。

但很快,秦思嫣便想到,一定是楼上那个有心机的野丫头跟她哥哥说了什么!

上一篇: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心尖妻`不健全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