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八段锦完整教学视频

时间:2021-08-14 14:3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大夫,我儿子从昨夜开始一直哭,不肯喝奶,喝了就吐,他是怎么了?”将孩子露出来给老大夫看,安雪儿满脸着急。

老大夫摸摸秦盼雨的小手,又探了探他的额头,对着药柜前的小药童说了句,“去后头拿个勺子,再刮点油。”

等东西拿过来,将秦盼雨衣服给解了,趴在自个儿的腿上,用勺子轻轻的在他的背部刮了一会,很快他的背上就红了,甚至还有点发紫发黑。

“天儿太热,孩子跟我们一样也怕,你们可别再给他穿多了衣裳,给闷中暑了。”

刮完痧又在他肚子上按了几下,奇迹般的秦盼雨竟是又想喝奶的意思了。安雪儿将孩子抱起,躲到一边喂奶去了。

孩子没事了,可楚九娘这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不禁有些为难。

看看冷清的医馆,再看看满嘴干到不行的祖孙俩,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

“大夫,我们身上没有银子。”

“不碍事,能救一个是一个吧,银子老头子我也没机会花咯。”老大夫很是豁达,一听楚九娘的为难,马上就表示不收银子了。

对老大夫的医者仁心而钦佩,楚九娘忙接着说,“不是,虽然我们没有银子,但是我想也许另一种东西你们现在会更需要。”

老大夫看看她,这姑娘身上穿着洗到发白的棉布襦裙,可总感觉哪里似乎跟最近见到的人不一样,想着,眼中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楚九娘没有卖关子,关上医馆的门才将藏在衣袖中的水囊给拿了出来,“可以用这个抵诊费吗?”

“这!”祖孙俩大惊,紧接着就是一喜,“姑娘可是说真的?”

“爷爷,我们有水喝了。”小药童激动的喊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九娘手中的水囊,恨不得马上拿过来喝。

老大夫没有接,拒绝了,“那孩子只是小毛病,你这诊费太贵重了,老头子不能收。”

“您拿着吧,我们还有。”楚九娘将东西塞进老大夫的手中。

老大夫天人交战了许久,想想自己的孙子,最终还是收下了,“今后若是有需要老头子的地方,姑娘只管开口,这头疼脑热的,只要是姑娘来,一律不收诊金。”

出了医馆的大门,楚九娘抬头看了眼,记住了医馆的名字——“百药堂”。

好不容易来一次县里,楚九娘没舍得立即回去,便拉着安雪儿在路上逛。

像她这般闲逛的的人还真的没有,即便是有人经过,也是急匆匆的,背着包袱往城外方向走,应当都是去逃荒的吧。

“听说了嘛,皇上好像派了钦差大臣来咱们这儿赈灾了。”

“赈灾?什么时候的事?那我们还要走吗?”

“再等等吧,谁知道离了这儿咱们是不是一样活不下去,如今皇上要赈灾,咱们说不定就能活下去了。”

……

 文学 背着包袱的几人从楚九娘身边经过,对话被她听了个全,本想停下来问几句,谁知对方很快就转个身往回走了。

“赈灾。”楚九娘感受着能将人晒干的温度,想着没有水,没办法南水北调,或者是北水南调,这灾该怎么赈。

她想着过几天再回来县里一趟,看看是不是真有人赈灾,若是如此,村子里的人也不用继续饿肚子了。

日头实在晒得人受不了,外头又没有酒家饭馆开门,两人最后还是跑回来百药堂,想等太阳没这么烈了再回去。

百药堂的祖孙俩见两人回去,以为秦盼雨又什么不好,吓得又要给他再瞧瞧。

两人不好意思的将情况说了,这才打消了他们的顾虑,邀着她们到后头去休息片刻。

两人天没亮出门,到现在一直没吃饭,之前还没什么感受,停下来就感觉到了饿了。

楚九娘拿出两个粽子跟安雪儿分着吃,安雪儿看了看她的衣袖,笑了,“你可真是个百宝袋。”

楚九娘笑嘻嘻的,“嫂子放心,有我一定饿不着你跟小雨儿。”

知晓她有秘密,但安雪儿就是聪明得看破不说破。

这种相处方式让楚九娘感觉很舒服,甚至想是不是可以有一天告诉她这个秘密。等太阳没这么晒了,两人才离去,离去时又在桌子上悄悄留了些吃的和水。

回到家的时候,老秦氏正好从家里面出去,看见两人难得没有刺上两句,反而还低下头匆匆的走了。

这令楚九娘有些诧异,这是改性了?

自从老秦氏安静下来,秦家又恢复了安宁,楚九娘也减少了出门的次数,主要是太热了。

秦山偏瘫在床,屎尿都在床上,又没有水清洗,屋子里一股臭烘烘的味道。

只楚九娘几次想要拿水出来,可也没人给他擦洗。

老秦氏么,她又不放心让她知道家中有水,不然老秦氏定是会将水拿到秦丰梁家中的。

这天傍晚,楚九娘被老秦氏拖着到了山上,美其名曰,挖树根。

“远游他媳妇儿,奶知道以前对你太凶了些,现在我也知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就原谅我吧。”

老秦氏蹲在楚九娘身边,拿着把小锄头使劲的挖土,试图将地下的树根须给挖出来。

这附近山上的树根几乎都要被挖光了,楚九娘为这些靠天吃饭的百姓而难过。

若是在现代还能人工降雨,终归不会落到这么严重得地步。

“她媳妇儿,我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停下手里的活,秦张氏有些不耐烦了,“我瞧那棵树那儿应该还有,你去挖挖看,别跟我蹲一窟窿,热死了。”

今儿老秦氏这么奇怪,楚九娘本就不想跟她呆的太近,她这么一说,马上就起身往别处走了。

心中想着事,倒是没注意周围的情况,更没有发现老秦氏在她身后做了几个手势。

蹲在一个小树藤蔓的边上,楚九娘一点点的往下挖,只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闪过,正准备抬头看,脖子一痛,顿时晕了过去。

“怎么样?”

“我出手奶尽管放心。”

流里流气的声音,正是当日被楚九娘打晕的秦威。

他手中握着快石头,见楚九娘倒下了,用脚踢了几下,确定她是昏迷了,才将手中的石头给扔了。

“你们现在要将她送到那户人家了吗?”满脸邀功的看着秦威,老秦氏靠近他,“奶可是花了好多心思才将她骗出来呢。”

“行了,奶你先回去吧,等我把实情办完了再来找你。”

……

楚九娘是在不断的颠簸中意识逐渐回拢的,而后背脖子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恨不得再次昏厥。

“怎么才到!快,放进去。”

“临时出了点事,您看这人也给你送到了,剩下的……”

“拿着快走!”

还不等楚九娘熬过痛楚,就听见两个男人在对话,其中一个声音有些耳熟。

然后身体又被几个人像是扔麻袋一样给扔进了什么东西中,身边还有冰凉的触感。

这触感让楚九娘一瞬间汗毛倒立,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睁开了眼。

只见身边躺着一个双目紧闭,脸颊凹陷无二两肉,脸色铁青发黑的男人,最可怕的是这人穿着寿衣!还隐隐有一股腐臭味。

“啊——”楚九娘不禁尖叫,惊慌失措地想要从他身边站起来跑开。

谁知刚起身就被人一把推了回去,“这丫头醒了,快盖上!”

紧接着头顶上的光线消失,竟被盖上了棺材板。

楚九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被人放在了棺材里,顿时吓得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快放我出去!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棺材里?”

只是外头的人压根不理会她的喊叫。

好一会儿,才有个女人阴沉沉地在外头说道:“我儿子是前吴村唯一的秀才,你能嫁给他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要不是他年纪轻轻就病死,我这个做娘舍不得他在地下没人照顾,也轮不到你这个乡下的臭丫头。等见到他,你就好好伺候你相公,做好你妻子的本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