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几十个男人下药绑着玩,长腿校花揉白腿喷一地水

时间:2021-06-09 14:4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案情在继续调查中,各路人马都在按部就班的工作,晚上加班之后也没有获得新的证据,案情陷入僵局。

晚上九点,厉世炎就让大家回去休息自然,厉世炎送席蓓回去因为连日来都在加班没有单独回去,所以席蓓也不清楚到底跟踪她的人是怎么回事,她也没有时间查厉世炎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口的时候,席蓓下车,厉世炎提醒她:“女孩子住在这种小区太乱,建议你搬离这里席蓓知道厉世炎说的对,贺钰也不止一次的说了谢谢厉队,我正考虑搬家呢!

“搬到何处?”厉世炎问,沉郁的嗓音透露出几丝疲条,看得出这两天他也是马不停蹄。

还没有定!”她根本没时间去找房子。

不如对面世纪天堂!"他建议。

席蓓一下子错愕,这算是一种邀请吗?

来自上司的邀请?

跟他住邻居?

她有点心动。

内心一阵突突地狂跳。

她沉思良久,只说了句:“等这个案子结束后吧,我现在没时间找房子。厉队,太晚了,您也回吧厉世炎点点头,没有强求席蓓道过晚安后转身进楼洞,厉世炎发动车子离开。

修长的身材倚门而立,身上是休闲衬衣,解了两颗纽扣,露出修长的脖颈,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丝丝慵懒邪魅的气质,极具诱惑席蓓知道贺钰是一表人才,倘著她心里没有人,也许会对贺钰心动优秀的男人,总是被人欣堂,席蓓是欣業贺钰的!

他此刻就站在自己对面的房子里,倚门而立,一副主人样儿,席蓓有点无奈,“贺钰,你还真的来了?

“是!”贺钰耸耸肩,侧身后退一点,让出门,“要不要来我家看看?!

席蓓一顿走了过来,在门口隔着贺钰往里面看了看,摇摇头:“不了,太晚了,我这几日太忙,等不忙了,给你庆贺乔迁之喜

“也好!”贺钰点点头,倒也没有勉强。“那,晚安

“晚安!°席蓓对他笑笑,转身回自己家贺钰看着她开门进去,看着她关门时候对他笑笑,他也关上了门夜,无比深沉。

远处,车子里男人倚窗而坐,左手微微支起搭在窗楞,抽出一支烟点燃,徐徐抽起来待到一支烟烧到只剩下烟蒂的时候,他熄灭烟蒂,拿起电话,拨了席蓓的。

席蓓此时刚进门换了鞋子,正准备洗澡,衣服脱了一半,电话就响了起来,她赶紧回来接电话,在看到厉世炎私人号码的时候愣住了。

为什么打电话过来?

 文学

她抿了抿唇,接电话

!厉队!

“到家没有?”透过电话,嗓音是厉世炎独有的清冽低沉,还夹杂着些许蛊惑的磁姓,媚人心魂席蓓的神经一紧,绑紧了弦,“到,到了!

之后那边没有了动静,半天没人说话。

哦!晚安!·席蓓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

她直觉厉世炎打电话是有事的,但是他没有说,她也不知道如何追问,所以她只能不问,但是内心无比狐放下电话后,席蓓的面容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些喜悦席蓓洗了澡后做了个面膜,然后安静地躺下,本以为会睡不着,结果一觉到天亮,睡得格外好。

早晨六点半,正准备下楼买早饭,一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贺钰,席蓓被吓一跳:“你姑在这里?

“送早饭!”贺钰晃了下手里的东西。

豆浆,大油条。

席蓓只好让他进门,“好吧,明天早晨请你!

今天不买了,就吃贺钰的好了!

顺便也跟他好好谈谈,不要这样了!

贺钰不是第一次来,所以对席蓓的住处还是很了解的,他轻车熟路的去拿碗筷,把东西收拾好端上桌子。

席蓓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两个人一起用早餐。

贺钰,你最近工作不忙吗?”席蓓问他。“大老板不做生意住在这里让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不忙!贺钰道:“我这人务实不务虚!

何谓务实?

务实是我如果游说你回去住,那么席叔那里我便好交代了,我们在生意上也可以互通有无。”贺钰说着看向她,眼神里多了一抹灼灼其华的光芒,他十分认真地说:“另外,我想追你!

话出口的时候,贺钰怎么也没有想到席蓓会是这种反应。

后然一口豆浆喷出来,喷到了他的面前,散落了一桌子,他的身上都是星星点点的白色豆浆。

她似乎很好笑的样子:“贺钰,你的玩笑吓到我了,我承认!我们不要再开玩笑了!我很忙,没那时间也没时间贺钰目光紧缩住席蓓的,带了一丝失望。

而她也同样回望着他,眼底都是笑意,笑的很是坦荡,甚至淡然。

像是故意忽略了贺钰一般的淡然。

吃过饭,席蓓拿起纸巾抹了把嘴,对贺钰道:“你帮我洗碗,另外走的时候帮我锁好门,我先去上班!

我送你!"贺钰也站起来:“回来再洗碗!

不要!·席蓓直接拒绝。

贺钰没言语。

席蓓下楼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厉世炎的车子停靠在楼下,席蓓一愣,心脏在那一刻狂跳,脚步也跟着驻足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感觉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厉世炎怎么会岀现在这里?

她再睁开眼确认的时候发现车子还在,原来不是梦!

而车里的人在看到她下楼的时候已经下车,他一手撑在车门上方,细细打量了一下席蓓,最后视线定格在她珞红的脸蛋上,嘴角噙着一抹浅笑,像是解释自己的行为一般,“不太清楚这地方的早餐店,另外也想请你吃早餐,所以来接你!

席蓓不语,却有了一点惊喜的意味,她缓步走了过去蓓蓓!”身后突然传来贺钰的声音。

席蓓转头,看到贺钰已经站在自己身边,他的视线并没有看自己,而是看着不远处的厉世炎厉世炎也望着贺钰,两个出色的男人在这一刻彼此对望,都有一番打量,彼此心底都在思量什么,只是任凭视线在半空交汇,却都又不约而同的没有任何言席蓓看到这种情况倒也没有任何尴尬,一个上司一个邻居,都不是她什么特别身份的人,所以她也没有义务跟他们解释什么,只是大方的介绍。

厉队,这是贺钰!

贺钰,这是我们头儿贺钰微微颔首:“你好厉世炎也点点头:“你好,我是厉世炎!

厉世炎自我介绍了名字,再然后席蓓对贺钰道:“我们先走了!

“晚上早点回来,我等你!贺钰一句话带来好几种意思。

原本看到贺钰从席蓓身后走出来的瞬间,厉世炎的神色微做一凛,眸光里多了一丝不悦,以及轻蔑的淡淡讽刺。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平复了情绪。

席蓓不疑有他,也没有多想,只是点头:“晚上回来再说!

席蓓上了厉世炎的车子,贺钰就站在楼下,望着车子开出,走远,直到消失在楼群的转角静谧的车厢里,晨光照耀着厉世炎的侧脸,席蓓禁不住感叹,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的好看,还兼有那股子王者霸气,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让人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话没有说完,车子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如果不是系了安全带,席蓓整个人都会摔到前面挡风玻璃厉世炎陡然刹车后没有道歉,只是盯着前方看席蓓也跟着看过去,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障碍物,他把车子就停在了半靠路边的位置。

席蓓不知道咋回事,厉世炎这才看过来,紧紧地锁住她的眸子,眼底是深邃而带着审视的目光。

看的席蓓心惊胆战的意味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并没有移开视线,所以看清楚她眼底几度转换的眸色,从坦然到狐疑到不解到不知所措席蓓揣测着厉世炎的心思,却怎么也没有看透,她脑海里快速闪过四个字一男蛇精病!

地知道这么形容她的男神是不对的,可是她还是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了这么几个字,闪烁过后,她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眸子瞪得溜圆,望着厉世炎

“看到一家豆浆店,想吃豆浆了!”厉世炎轻巧的说,已经把自己略带抑郁的脸摆正,嘴角挂起了淡淡的笑意,在席蓓还怔忪的时候他已经发动车子开到了豆浆店那边果然,席蓓看到了路边的豆浆店,原来是这样席蓓松了口气,把怔忪收起,淡淡一笑:“嗯,这家店很不错,干净卫生,油条都是大根的,又粗又大!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想什么,倒是男神重复了她的话,似乎在确定一般的疑问语气

“又粗又大?

席蓓一瞬间回神,几乎是一下子,血液就凝固了,脸腾地一下通红。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