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强壮的公么征服我

时间:2021-08-30 15:1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叶澜呼吸骤然一紧,握着水杯的手也不自觉蜷起。

下一秒,只见叶涟漪抬起头来,目光正对着镜头,却让叶澜有一种她正在看着自己的错觉。

尽管叶涟漪努力装得哀戚伤感,但叶澜还是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种胜利者的春风得意。

“叶澜?她是我们家保姆沈姨生的女儿,但我跟妈妈其实从来没有将她仆人看过。沈姨去世后,妈妈把她收为养女,不但抚养她长大,还帮她弟弟治病,这件事江城很多人都知道。”

“弟弟?”记者打断叶涟漪的话,迫不及待地追问,“叶澜还有弟弟?”

“是的,”叶涟漪肯定地点点头,“叶澜弟弟比她小两岁,叫叶麒,不过从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常年住院。沈姨去世后,叶麒的医疗费一直都是我妈妈出的。”

叶涟漪话音刚落,视频里就传来周围前来祭奠那些人的议论声。

“天呐,叶夫人真是好人!”

“那个叶澜的良心是被狗吃了么,对她这么好她也下得去手?”

“有的人天生就是这样,你对她越好,她越是不满足。”

叶澜十指青筋毕露,胸口像是憋着一团巨大的火焰。

好人?

 文学 呵,当初她也以为林雅是个好人,不但收她为养女,还帮她弟弟承担医药费。直到后来她才知道,林雅做的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从一开始,林雅就只是想将掌控她的人生,让她一辈子为叶家、为叶涟漪卖命,至于叶麒,不过是她用来制衡叶澜的手段!

视频里,记者等周围的议论声弱下去后才继续问叶涟漪,“那请问叶澜的那个弟弟今天有出席叶夫人的葬礼吗?”

叶涟漪眼睫微垂,一副十分惋惜心痛的样子。

“医生说,叶麒知道姐姐叶澜做的那些事情后,气得心脏病复发……就在两天前,已经不治身亡了。”

啪——

叶澜终于忍无可忍,将手中的水杯掷到地上扔了个粉碎,眼中迸出的怒火恨不得将视频里那个素衣白裙的身影烧成灰。

叶,涟,漪!

这个名字再次从心头浮起,仇恨如同野藤般疯长,几乎将叶澜的理智淹没。

这个女人,害死了她和叶麒还不够,还要把林雅跟叶麒的死都扣在她头上,让她死后都被万人唾弃是吗?

不,她绝不会让她得逞!

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就绝不会坐看着叶涟漪得意。

哪怕是付出再大代价,她也要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让叶涟漪、叶家为他们曾经做过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就在这时,叶澜忽然想起早上拍到的那几张照片,当即便想将它曝到网上。

谁知刚拿出手机,一个陌生号码却打了进来。

叶澜迟疑了下,接起来,手机里传出的却是个低沉磁性的男声,“怎么样,千大小姐,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叶澜瞬间就听出来,这是昨天在医院里碰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什么礼物?”叶澜冷冰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男人轻笑一声,似是在嘲笑她的迟钝,“你还真以为那个送外卖的是良心发现,自己选择去自首的?”

他的反问让叶澜瞬间语噎,沉默两秒才反问道,“是你帮我的?”

男人牵了牵唇,“还不算蠢得彻底。”

叶澜听完后却完全没有感激他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会平白无故帮她。

果然,下一秒便听见男人声色清冷地补充道。

“作为你的救命恩人,如果我说希望千大小姐能将昨天拍的那两张照片删了,应该不算为难吧?”

删照片?

叶澜眸子微眯,想都没想就扔出三个字,“不可能!”

手机那头男人一噎,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完全不领情,声音不自觉也冷了下来,“千叶澜,你别太不知好歹,欲迎还拒也要有个尺度!”欲迎还拒?

叶澜被气地差点笑出来,“先生,我真的建议你去看看脑科,臆想症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只要坚持相信肯定能治好的!”

叶澜说完,压根不管对方的反应,直接将电话挂了,再顺手拉进黑名单里,一劳永逸!

电话那头,傅司言一张俊脸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拼。

活了二十多年,他还是头一次被女人挂电话。

想到那天在医院里看到那张傲娇的小脸,他握着手机的手便不自觉攥紧,仿佛捏着的不是手机,而是那个女人的脖子……

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傅总?”

因为傅司言很少有关门的习惯,所以秘书直接将门推开了一个缝,却在看到门内那张冰块般的脸时,下意识地缩回了脑袋。

正准备悄悄带上门离开时,却听里面传来一声低沉冰冷的声音。

“有事?”

秘书手一顿,放弃临阵逃脱的想法,硬着头皮走进屋,“傅总,叶澜小姐的遗体已经查到了,在城南殡仪馆,我已经跟工作人员交代过暂时不要火化,您看后面该怎么处理?”

叶澜……

听到这个名字,傅司言刚刚还冰封的脸顿时柔和下来,沉默了两秒才道,“剩下的你不用管,下午我会亲自去处理。”

秘书点点头,“好的。”

傅司言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忽地又想起一茬,“她是不是还有个弟弟在国外?”

秘书一怔,随后恭敬答道,“是,不过听说她弟弟心脏有问题,在她出事那天也去世了,今天媒体才刚曝出来的。”

傅司言身子一僵,眼底闪过一丝明显的沉痛,沉默好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如果我早点回国……”

后半句话,却被他咽回了喉咙里。

他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随后吩咐秘书,“去查查她弟弟在哪个医院,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姐弟俩葬在一起吧。”

“是。”

秘书恭敬应下,转身正要离开,却听傅司言又补充了句,“千华集团的董事长去世了,那位千家大小姐的日子现在应该不太好过吧?”

秘书微微一怔。

千家大小姐?千叶澜?

他想了想,不是太确定,只能模棱两可地回答,“好像是的。”

“《冷香》那个剧本女二号不是还没定?让底下给她发个面试邀请,”傅司言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像是想到什么,又补充道,“直接发给她,不用发给她经纪人。”

秘书嘴巴一张,“这会不会有点不合规矩?”

傅司言眸子微眯,淡淡睨他一眼。

后者赶紧合上嘴,低头恭敬应了声好的,然后默默带上门离开。

叶澜挂了电话后,重新打开手机相册,翻着自己昨天偷拍叶涟漪那几张照片,不料却在最后那张照片的角落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那女人打扮跟叶涟漪很有几分相似,全都备着遮阳帽、墨镜、口罩,一看就知道是怕被人认出来。

可女人袖口不小心露出那只绯红的镯子,却让叶澜瞬间就认出来她的身份——

当红小天后言馨尔!

叶澜曾经陪叶涟漪参加过一场慈善拍卖会,当时叶涟漪就相中了这只镯子,原本以为能稳稳到手,没想到最后却突然杀出个言馨尔,以高于叶涟漪近乎两倍的价格拍走。

正因为如此,叶澜才如此确定,照片上这个女人就是言馨尔。

回想起之前在医院里碰到那个男人说的话,叶澜忽然生出一个想法,会不会那个男人想要保护的并不是叶涟漪,而是言馨尔?

叶澜想了想,还是将有言馨尔的那张照片删掉,然后将其他几张打包,打开邮箱联系人列表,选中一个从未联系过的邮箱地址发出去。

直到邮件发出去,叶澜才发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她竟然是用自己前世用的私人邮箱发的,更要命的是,邮件末尾还自带着叶澜的名片!

叶澜立即想要撤回,然而还是来不及了,邮件刚发出去不到两分钟,那头就发来回复,“你是谁?”

叶澜咬牙,点了删除键。

孰料不到一分钟时间,那头又发来一封邮件追问,“你为什么会用叶澜的邮箱?你是叶澜什么人?”

叶澜仍旧将邮件删掉。

那头似乎看出她不想暴露身份,很快又发来第三封邮件。

“如果你是叶澜朋友的话,可不可以帮我个忙,去法院认领下她的遗体?我在她妈妈的墓旁边买了块地,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她埋在那里好吗?需要钱我可以打给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