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上别人丰满人妻`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时间:2021-08-28 14:4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安然的思绪。

“请进。”

“总监,这份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

安然接过文件,漫不经心的抬头,瞧了一眼进来的女员工。

那女孩立刻答道,“总监,慕秘书今天请了病假,所以……”

她签字的手微微一顿,但很快恢复过来,“公司要的是会做事的员工,不是娇气的小公主,扣她这个月的一半工资,取消年终奖资格。”

“额……”女员工似是想为她打抱不平。

安然抬起头,赤亮的眸子,语气却淡淡的,“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她本月第三次请假,第一次是阑尾手术三天假,第二次是发烧输液一整天,现在……你还需要我继续往下说吗?”

女员工立马低下头,拿着文件便走了出去。

安然靠回椅子里,转身望向侧边的落地窗,良久都没有动弹,直到电话响起来。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立马就接了起来,“小迪——”

……

“麻烦让一让——”

安然坐在靠窗的位置,听见声音回过头,便瞧见了朝着自己跑过来的身影。

一头利落短发的女人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对边,喘着粗气解释道,“晚了点,抱歉,这块儿实在是太难找车位了!”

安然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转头看向窗外在一众轿车中间显得格外扎眼的自行车。

女人注意到她的眼神去向,便干笑了两声,扯开话题,“昨晚和你家叶总一起的?”

安然很是坦白,“不是。”

“不是?那我特意送给你的电影票呢?”

“送别人了。”

“送人?”女人拍了拍桌子,“安然你个笨女人,你怎么这么不开窍!”

安然没说话,只是微笑着望向自己的死党,这个叫奥迪的女人。

奥迪,并不是众人所知的那名车,而是一个高调猥琐的女人!

她的自我介绍,总是优雅的伸着手,矜持的颔首,“您好,我叫奥迪,目前在东林大学任教。”

东林?就是宁海排第一全国也算赫赫有名的高校?!

别人一般顺着她的话往下问,“那奥小姐教的是什么专业?”

这个时候,她便会低头浅笑,不慌不乱的扯开话题。

她一直说,自我介绍的时候要适可而止,这样才不会有吹牛装X的嫌疑。

其实,奥迪只是羞于提及自己的专业。她和安然一样,中专毕业,但安然的成绩数一数二,完全甩她三条长街,所以安然被大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的时候,奥迪还整天拿着一半真一半假的简历在人才市场奔走。

毕业之后,奥迪先是在某个私立幼儿园和小朋友打了两年交道,后来因为口才不错,被附近的小学相中挖去当了个语文老师。为此她得意了好一阵,可没多久,她替课的女老师生完孩子回来了。

幸运的是当时的她已经同教导主任结下了深厚的妇女情意,后者便帮着她在东林大学找了份工作,让她在被小学辞退收拾行李的时候,下巴高扬,一双大眼恨不得举到了头顶。

可是到了东林第一天,奥迪对着自己的办公室,差点没哭出声来。

她的工作,就只是给全校师生发邮件,平日里也和那些正儿八经的教授一样,早九晚五,有时候没事还能提前半小时走。工作了快一年了,倒是成了大学里头最面熟的那一个,提起奥迪,大部分师生都能眼睛一亮道,“这姑娘我知道呀,就是咱们学校收发室的……”

如果把东林大学的教授比作黄金,那奥迪无疑只能算个废铜烂铁。

 文学 ……

这会儿,这废铜烂铁正坐在对面瞧着安然,自然也看见她手腕上的伤。

“怎么回事?昨天见面不是还好好的,叶总对你家暴?他难道不知道,设计师的手是最宝贵的吗!”

安然的指尖划过手腕上的青紫,动了动唇角,“没事,还用的了。”

奥迪有些懊恼的瞪了她一眼,将菜单递给服务生之后,便双手托着下颚神秘兮兮的问道,“安然,你最近和你妈妈,还有联系吗?”

“食不言,寝不语。”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又戳到痛处了?”奥迪正经的问道。

“没有伤口,哪来的痛处?”安然拿着刀叉,优雅的切着牛排。

奥迪看着她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实话,安然,你妈妈长得真的好看,就像《东方不败》里的林青霞,不,是《罗马假日》里的奥黛丽赫本!那绝对算得上一代佳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

“你想要?”安然停下动作,抬头看向她。

奥迪愣了,忽的摇头,坦白回答道,“不,我还是更爱我妈妈,你妈妈,不像母亲。”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安然扯了扯嘴角,低头继续用餐,长卷的睫毛,将眼底的情绪掩盖。

吃完饭出来,奥迪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小自行车塞进了安然的后备箱,接着便坐进了安然的轿车的副驾驶。

车子被红灯逼停在十字路口,安然偏头看窗外,忽的被对面的景致吸引了。

歌剧院的墙上挂着巨幅海报,那是半个月后即将上映的歌舞剧宣传海报。海报上最显眼的位置贴着女人的照片,那满眼的风情,勾着来往行人的视线。在名贵珠宝、奢华礼服和精致妆容之下,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被一一遮盖,照片下方,备注了她的身份:国际著名舞蹈家,安在昕。

“安然,绿灯了,你看啥呢!”

安然收回视线,重新启动车子,正要右转,却忽的被身后的车辆追尾了。

两个人被这冲击力逼得向前俯冲,一时间五脏六腑感觉都移了位置。

“安然,你没事吧?”奥迪刚刚缓过神便担忧的看向她。

安然定了定神,“没事。”

“我去,这人怎么开的车!”奥迪低声谩骂了一句。

安然抬头看向后视镜,追尾的是一辆赤红色的宝马车。

“新跑车这么牛气?大马路上随便撞人咯?”

奥迪没好气的冲下车看了看情况,倒不算太糟,只是碎了一个车尾灯,而她那辆小自行车,仍旧完好无损的躺在后备箱里。

可刚刚那一下所受的惊吓,怎么都要讨回公道来!

奥迪用力的敲了敲宝马的车窗,喊道,“你这人怎么开车的!”

半晌之后,车窗才缓缓摇了下来,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一脸的惊慌失措。

那女人一眼看去到不是太惊艳,却算个甜美可人,穿着香奈儿的小香风套装,脸上妆容精致,此刻正死死握着方向盘,花容失色。

奥迪的人生没有怜香惜玉这种设定,望着她冷冷笑道,“美女,既然技术不到家就别出来当马路杀手了,你以为这是你家练车的后花园吗?”

车内的女孩眉头微蹙,这才看清前方被撞的不过是一辆丰田,当即便安心下来,再看奥迪,便有些不耐的情绪,“我没时间和你多说,你说要多少,别过分就直接了事吧。”

“了事?”奥迪被她那傲慢的语气气得直翻白眼。

那女孩看了眼奥迪的穿着打扮,更是不屑,“不然你想怎么?”

“我想?”奥迪晃动着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钥匙,冷冷笑道,“我不想怎样,只是瞧不惯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模样……”

“啊,我的车!”伴随着美女的惊呼,崭新的宝马车上多了一道划痕。

美女气得脸色都变了,“你这人是不是有病!真要闹起来,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你上头还有人?”

“当然!我告诉你,宁海市的交通局局长是我老公的堂哥!”美女得意的昂起了头。

奥迪点点头,“哦,原来是一开始就想好了以权谋私……”

美女脸色一变,不再搭理奥迪,转身拿手机打电话。

也不知道拨了几遍,那头才终于通了,她带着哭腔喊道,“晟唯哥哥,我出车祸了,这个女人要无理闹事……”晟唯哥哥,我出车祸了,这个女人要无理闹事……”

“你老公是谁?”奥迪拔高了音量,显然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

那美女仍旧抱着手机哭诉,“晟唯哥哥,你过来嘛,那个疯女人不仅想讹诈我,还划花了我的车子,你就在兰桂坊,开车过来就几分钟,我,我一个人害怕……”

奥迪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看向前方的车子,而这头的女孩儿已经挂断电话。

“疯女人你等着,我老公马上就来了!”她得意的冲着奥迪扬起了下巴。

“你老公?”奥迪抽了抽嘴角,一把将她手中的手机夺了过来,然后狠狠砸在地上,“你瞎喊狗屁的老公,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你跟我玩聊斋?”

“啊!你是不是疯子!”小美女彻底怒了,从车上下来道,“满身地摊货的家伙,也敢这样对我!”

“怎么都好过你这用身体换来的宝马和名牌的肮脏货!”

被人踩住尾巴的美女恼羞成怒,“你说谁是肮脏货,这些都是我老公给我买的!”

“你什么时候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慕凉?”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吵闹。

奥迪回过头,便瞧见安然朝着自己走来,她担忧道,“安然……”

“你刚刚说,你老公是谁?”

安然没理她,目光灼灼的瞧着一脸慌乱的慕凉,但话却是对着奥迪说,“这么小的交通事故交给警察处理就行了,报警吧。”

慕凉彻底慌了,“安……安总监,我,我不是有意的……”

“既然是失误,就更该公事公办,免得到时候,让你受委屈。”

正在僵持之间,被砸在地上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慕凉一惊,立马低头看了过去,一张脸上血色尽失,双手死死攥着手中的裙子。

安然弯腰将手机捡起来,看了看屏幕,又瞧向惊慌失措的慕凉,直接按了接听键,“凉儿,你那边怎么回事?晟唯说你出车祸了,在哪里?我马上过去,你让对方肇事司机等着……”

听筒里传来熟悉的男人,但此刻听来却陌生的刺耳。

“凉儿,你怎么了?怎么一句话不说?你在哪……”

“二哥,我是安然,肇事司机是我,我们在湘南路等你。”

电话那头忽的没了半点声音,半晌之后才道,“安然,这,这都是误会……”

“不打算来了吗?那我就报警处理了。”

说完,安然挂了电话逼近慕凉,“你说,叶晟唯是你老公?”

慕凉浑身发着抖,脸上早就变了颜色,若不是大庭广众,只怕已经瘫坐在地上。

可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比昨晚照片上的还要动人。

“你照顾我老公这么久了,我是不是,该送你一辆奔驰做报酬?”

“不……不是这样的……安总监,你,你误会我了……”慕凉咬着下唇,一双大眼里溢满了泪水。

急促的刹车声在身后响起。

安然回过头,瞧着叶晟唯从跑车里走出来,V领的毛衣露在外头,或许因为来的匆忙,大衣搭在臂弯里未曾穿上,那修长身形逆光走来,像是被渡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叶晟唯曾经为她编织过希望的美梦,如今,又亲手将她摇醒了。

他身上仍旧穿着她精心挑选的衣服,可为他脱下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望着不断走近的叶晟唯,安然突然觉得身体里的某处拧在了一起,她下意识伸手去按住,嘴唇上的血色尽失,眼底被雾气晕染,但转瞬又被她压了下去。

叶晟唯看到宝马车边的安然,俊眉不由得皱了起来,他的眼底,除了不悦竟还有一丝意料之外的错愕,就连走近的脚步,也顿在了那儿。

“安然——”奥迪低声喊了她的名字,想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安然忍着剧烈的胃痛,脊背笔挺,一瞬不瞬的望着面前的叶晟唯。

“晟唯哥哥……”慕凉瘪了瘪红唇,眼中浮动着朦胧的雾气,正要开口,叶晟唯却突然看向她,眼底的寒芒扫过,吓得她身体一抖,“晟……”

“慕秘书的车我让人送去修理,保险相关的事宜我会让助理处理好,发票寄到公司,这样的处理,慕秘书觉得如何?”

叶晟唯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半点情绪,径直走向一旁的安然。

“安然,该看到的你都看到了。凉儿,你先走。”

安然低头看着那紧紧禁锢着自己的大手,心头凄凉,下一秒,便用尽全力将他甩了出去,而自己,却也因为用力过度撞在了旁边的车上。

一身闷哼之后,她脸上仅剩的血色一一失去,叶晟唯上前一把扶住了她的身体,可安然却像受了惊吓似的推开他,冷然道,“放开我!”

叶晟唯眼中露出几分不耐,“安然!”低沉的嗓音里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你想干嘛?你该让我看到的我都看到了!我也没有什么想对你说的!你们滚!”安然冷冷的说道。

叶晟唯抿着薄唇,低头,冷漠的看着情绪失控的女人,俊眉微蹙。

冷风将她鬓角的碎发吹乱了几分,安然似是有些心烦,抬手随意的拢在了耳后,可还未放下的手腕却忽的被叶晟唯强势的力道握住了,“这里怎么回事?”

她右手手背上蹭下了一大块皮肉,正渗着点点血丝,加上手腕上大片的淤青和掌心的血痕,一双漂亮的手变得狰狞。

“呵呵,老公,请问你是在关心我吗?”安然用力的挣开了叶晟唯的手,嘲讽的笑了笑,然后她转身朝着自己的丰田车了过去,对奥迪说道:“小迪,我大概没法送你回去了,你自己骑车回去。”

语毕,她从后备箱里拿出自行车,然后上去发动了车子。

丰田车绝尘而去。

安然坐在驾驶座,一双眼看着前方视线渐渐模糊,到了十字路口,她猛地踩住刹车,整个人因为巨大的冲力重重的撞在了方向盘上。

胃里的绞痛越发厉害,她趴在方向盘上,半天没有起来,一张脸埋在手臂里,只有肩膀微微耸动着

上一篇:被揭穿的甜美秘密`言教授,要撞坏了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