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偷偷藏不住`官路女人香未删减版下载

时间:2021-08-23 09:2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早上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到头顶了,我难得的睡了这么久,心情有些高兴。

我起床,一把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强烈的阳光穿透进来,阳光很刺眼,我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感受了片刻阳光带来的温暖。

我抱着衣服钻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热水从花洒洒落下来,从头到脚,我一边洗着澡,一边想着以后的日子。

从浴室出来,我随意的擦了一下头发,便穿着宽松的睡衣来到客厅。

一进客厅就闻见一股很香的味道,我温柔的笑了笑,脚步一转便朝着厨房走去了。

我一手拉开厨房的伸缩门,看见我妈正忙着切菜呢,我笑着说道:“好香啊,妈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啊?”

饭菜的香味,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了。

我妈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头发还是湿的,于是关心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洗了澡不把头发吹干了再出来,快去吹干头发,准备要吃饭了。”

我妈一边说着,还一边将推出了厨房,我看着已经关上的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身回到卧室,听话的吹起了头发。

我再一次出去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在了桌子上,我走过坐在饭桌上,头倾向饭菜,闭上眼睛问着饭菜的香气。

我忍不住的用手捻了一块红烧排骨放进嘴里,这一幕敲好被端着碗出来的妈妈看见,她笑骂了我一句:“有筷子,你还用手抓。”

看着我妈关心我的样子,我不由得哀叹,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才是宝贝,我妈对我嘘寒问暖的,以前我那个婆婆,可是恨不得我把什么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站起来,伸手接过我妈手上的碗,一边还说道:“妈,我来帮你。”

我将碗放在桌子上,笑着问道:“这是什么呀?”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于是盛了两碗米饭后,便迅速开动筷子,给我妈夹了一块肉,然后自己也夹了一块开始吃了起来。

感受着嘴里的饭菜,我忽然觉得,幸福其实也很简单,就像是我妈做的一顿饭菜,我就已经感觉到非一般的满足了。

我妈盛了一碗汤递给我,和蔼的笑着说道:“来,把这个喝了,妈妈专门炖的乌鸡汤,好好给你补补身子。”

我笑着点点头,听话的喝了起来。

 文学 一顿饭其乐融融,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感觉了。

看着我妈笑起来,眼角的皱纹,我忽然觉得有些心酸,这些年,为了方亦城,我忽略了我妈,连她眼角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几条皱纹都不知道。

吃完饭,我自觉揽了洗碗的活。在洗碗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我妈,一定不会再忽略她了。

“妈,我出门了。”

洗完碗后,我拿着包包,再一次补了一下妆容后,便出门去了。

今天有一个面试,好不容易来的一个面试,所以我十分的珍惜这个机会,毕竟我现在没有任何的竞争力。

按照导航来到了面试的地方,看着这栋大楼,我给自己加油打气,只是转头的一瞬间,我忍不住的嘴角抽了抽。

对面正是韩庭骏的韩氏集团,我没想到,我以后可能的新公司,居然离韩庭骏的公司那么的近。

我也没有想到我好不容易来的一个面试机会,居然是在这个中心的地段,真的有点让我受宠若惊啊。

在楼下的咖啡店等了半个小时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然后带着强制提起来的自信,走进了那栋大楼。

我被前台小姐带进了一个小会议室的等着,会议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静悄悄的打量着这家公司。

不得不说,这家公司的坏境看着蛮好的,也是,在这么繁华的地段开的公司,品味自然是没有那么差的。

而且这家公司看着很大,这一点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够进入一个小公司,我已经觉得是万幸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居然是一个大公司给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感受到一个视线,带着丝丝不悦的感觉。我顺着视线望去,看见了韩庭骏。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我看见韩庭骏用一种很不善的眼光看了我几秒后,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因为韩庭骏的那个眼神,我本来镇定的心,忽然慌乱了起来,总感觉韩庭骏生气了。

可是,我又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我好像没有做什么惹恼他的事情吧?

很快,前台小姐便带着我去了hr的办公室,开启了我今天的面试流程。

出大厦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我望着天空深深的叹了口气,果不其然,我没有被录用,意料之中的事情,却又有点不甘心。

我明明感觉的到,前半段hr对我是满意的,怎么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对我的态度便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呢。

最让人郁闷的是,明明不会录用我,还拉着我说了那么久,差点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了。

“失败了?”

忽然韩庭骏的声音传来,出神的我被生生吓得后退了数步,我瞪着眼睛望他:“韩总,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啊?”

我的语气有些不好,我看到韩庭骏的脸色黑了一下,估计是没有料到我会忽然的发飙吧。

韩庭骏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满带压迫性和侵略性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一阵一阵的虚。

我心里有些怕,可又下不来面子,就心虚的说了一句我先走了,便溜之大吉了。

韩庭骏并没有叫住我,直到我回到家也没有接到他兴师问罪的电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提心吊胆的,很是矛盾。

很快我便把这件事情忘了,却忽然收到了韩庭骏的短信,简介的一句话:“明天下午,我要见你。”忽然看见韩庭骏发给我的消息,我有些懵逼。因为今天我才给了他一个难看,按理来说韩庭骏应该生气了才是,怎么还会想着要见我呢?

心里这样想着,我就这样发了一个消息给他:“有什么事情吗?今天见面的时候怎么不说?”

以前我有些怕他,不,确切的说只是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而已,毕竟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不该有过多的牵扯。

因为遇见了他,我的生活已经变得一团糟了,我相信他的生活也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可是,不知道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韩庭骏来争夺的,只是他最近联系我的次数变得有些多了起来,我有些抗拒这样的接触。

消息发过去了许久,一直不见韩庭骏会消息,而我,则是心不在焉的和我妈在客厅看着电视,一边还偷偷看着手机。

我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明明是自己不想和韩庭骏有过多的牵扯的,怎么对他会不会我消息很是在意呢。

看来我是把他当做我的依靠了呢?毕竟当初和方亦城离婚的那段日子,我毫无依靠,甚至是我妈都不在身边,我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伤痛,还有方亦城和方亦城他妈对我一遍遍的侮辱。

这个时候,是韩庭骏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是他帮助我抵挡了方亦城对我的所有动作,也是他帮组我顺利的离开了方家,隔断了和方亦城唯一的关系。

就连孩子,这个唯一一个和方亦城有关系的人都没有了,这个孩子是方亦城的妈亲手杀死的。

要不是她为了省一个麻药费,我也不会受不了的昏死过去,导致我难产,使不上力气。最后大出血,险些死去,只是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没能坚持下来。

我还记得,刚刚出院的那几个晚上,我都会梦见我的孩子,在一遍遍的喊着我,告诉我说他痛,那带着哭腔的小小声音,一直在我耳边环绕。

后来,我吓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觉,不是失眠,只是我不敢再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会浮现我孩子朦胧的容颜。

可那几晚,方亦城总是不回家,无论我打了多少个电话,方亦城始终说在忙,没空。

我以为方亦城和我一样,因为失去我们第一个孩子而伤心不已,我觉得,他这种日子都不回家,应该是怕面对那我吧,毕竟是他妈不让我用麻药的。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才刚刚养好身子出院,回到家方亦城就给了我那么大的一个惊喜。

我们的家里,住着另外一个女人,住着另外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而我的婆婆,方亦城的妈妈,正忙前忙后的对着那个女人嘘寒问暖的。

方亦城陪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一副要当爸爸的幸福样子,看起来,那三个人才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而我不过是方亦城的一个女人而已。

可明明我才是方亦城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我才是唯一有资格正大光明的陪在方亦城身边的啊?

在我面临着失去孩子和老公背叛的双重打击下,我险些活不下去了,是韩庭骏出现在我的身边,帮助我处理一切事情,也帮我保存了被方亦城践踏的唯一剩下的自尊心,让我可以带着我最后的骄傲离开方家,那个我以为会生活一辈子的家。

回忆起往事,我脸上是一片落寞,我妈看着我的样子,有些担忧的安慰我说道:“安宁,不要着急,工作总会找到的。”

我收起心思,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妈,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我妈点点头,伸手揉了揉有些困了的眼睛,拍了拍我的手说道:“你也早点睡,明天早上起来再看吧。”

我笑着点头,说道:“好,我把这点看完就去睡了。”

可能我妈真的是困了,见我这么说也没有在说什么了,直接打着哈欠,起身回房间去睡觉了。

看着我妈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我对手上的书也失去了兴致。

我将书本放在一旁,起身走到窗户边上,看着依然灯火通明的城市,我淡淡的叹着气,就算我现在已经开始买书看了,已经在将曾经的专业捡起来了,可是我还是没有一个面试的机会。

难道我真的有那么的不堪?没有竞争力吗?连一个公司都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叮当……”

忽然手机响起短信的提示音,我走到桌子边拿起手机一看,是许久没有回我消息的韩庭骏。

“下来。”

短信很简洁,只有这两个字。我脑袋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下来?下哪儿去?

我的身体始终比我的思想要快一步,于是我非常蠢的回了一条短信给韩庭骏:“下去哪里?”

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有些忐忑的盯着手机,等着他的消息。

忽然手机叮铃一响,我赶紧拿起手机看:“我在你家楼下。”

额……我家楼下?我不记得我什么给韩庭骏说过我家的地址啊?他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的?

脑海里这么想着,我的脚已经不自觉的走向窗户了,立在窗前,我向下望去,小区漆黑一片,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灯光照着亮,和小区外面的灯火通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眼神在小区里转着,终于在一片黑暗的树荫底下看见了一个亮着的光点。

我快速走到门口,伸手拿了一件外套,连鞋子也没有换,便冲着楼下走去了。与其说是走下去的,不如说是跑下去的。

夜晚的风一吹,还是感觉的到一丝的凉意,我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快步走到哪一丝光点所在的地方。

我看见韩庭骏依靠着车上面,手指尖还夹着一根没有燃尽的烟,而他的脚边,却是一地的烟头。

我似乎还没有见过韩庭骏抽烟呢,只是不知道他有什么烦心事,抽了一地的闷烟。

我看见韩庭骏望向了我,我几步走到他的身边,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