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偷偷藏不住

时间:2021-08-13 11:0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裴司寒是有目的地直接奔到林舒跟前,强势地夺走她的手机。

“裴司寒你做什么!”

林舒惊慌起身想要将手机夺回来,裴司寒却一把将她甩开。

他目光阴鸷地看着手机屏幕中的内容,冷嗤一声:“林舒啊林舒,没想到你倒是挺抢手啊!”

他怒不可遏,嘭一声,手机砸在地上摔的稀烂。

“看看!人家在追你呀,你要不要答应啊?裴少奶奶!”他的目光那么逼人,像地狱里的阎王紧紧地锁着她。

林舒吓的尖叫一声,抱住了身体,不断后退。

她着实不敢,平时裴司寒也会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但他内心的占有欲和报复欲十分强烈,就像那天他在裴母面前让她给林婉婷让位,如果她真敢让的话,裴司寒下一秒就能掐死她。

裴司寒还没有报复够她,她十分清楚。

没关系,只要她还有用就好,裴司寒折磨她的话,就不会再找父亲的麻烦了。

可就在第二天下午,一个电话骤然打到了她手机中。

“不好了大小姐!林董事他……他跳楼了!”

什么?!

林舒刹那如五雷轰顶。

这不可能!

林舒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现场,只看到很多的人,黄色警戒线拉着,警察说,中间地面盖着白布的就是她的父亲,那么的安静。

他们说,她的父亲是从公司顶楼跳下来的。

他们说,父亲是疯了一样冲上顶楼,一跃而下,没有丝毫犹豫,快的谁都没有拦住。

他们说,父亲走之前,只有裴司寒单独见过他。

 文学 ……

林舒去了裴氏大厦,她的脚已经肿的好高,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可她仿佛没有痛觉。

前台惊慌失措地想拦住她:“太太,裴总正在……”

“滚!”

林舒重重地推开了前台,眼中滔天的怒意和恨意,让人望而生畏,不敢再上前,前台也只敢在她身后默默跟着。

嘭!

办公室的门被闯开,正开会的裴司寒骤然抬头,看到林舒之后刹那皱紧眉心,厉声喝斥道:“林舒!谁给你的胆子!”

可很快,他便发现了今天的林舒很不一样。

林舒红着眼眶走到他跟前,看着他,就连呼吸都在颤抖,她问:“裴司寒,为什么?”

他眉心紧皱,“什么为什么?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问你为什么!”

她骤然失声。

第一次,她歇斯底里,猩红的眼眶里充斥了满是恨意的泪水。

她抓住他的衣领,声声泣血:“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们欠你的我们会还!你折磨我羞辱我都没关系!你为什么非要我父亲去死!”

裴司寒惊讶地怔住。

“你说什么?”

林父死了?

怎么可能?上午他们才见过面!

“你为什么要逼死他……”

林舒满脸泪水,紧紧抓住他的衣领不放,身体几乎瘫软在地。

她半跪在他跟前,哭着质问:“裴司寒,你还要什么你说,你从我这里拿!你一次性拿走好不好!”

“你——”

裴司寒只觉得聒噪,除外喊道:“保安呢!保安干什么吃的!”“原来是裴少奶奶,呵。”

裴司寒搂着那女人的腰进了家门,林舒的脸色不可避免地一白。

是照片里那个女人,只是当时那女人戴着口罩和墨镜,房间里的缠绵也因为角度问题挡住了脸,此时此刻她倒是看清了。

惊讶的不止林舒一个,就连裴母看到裴司寒身边的女人,都愕了愕。

“这、这是?”

“好久不见啊,阿姨。”林婉婷笑意盈盈地上前,将手中的礼物放到茶几上,很是乖巧道:“司寒说我不必这么早就来拜访您,但我很想您,就迫不及待地过来了。”

裴母的脸色很黑。

林家有两个女儿,养女林婉婷,生女林舒,林婉婷比林舒大两岁,五年前忽然失踪,不知去向。

外界更不知,林婉婷和裴司寒曾是十分恩爱的情侣。

当初的林家虽算不上是一流企业,在江北却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也够得上和裴家联姻的门槛,不出意外他们会顺利结婚。

但这一切都随着林婉婷的突然消失而终止。

之后裴司寒性情大变,整日流连花丛,换女人的速度如换衣服。

裴母看到林婉婷,气得呼吸不畅,又是林家的女儿。

“胡闹!胡闹!”

她连连呵斥了两遍,打翻林婉婷送来的礼物,怒气冲冲地上了楼。

裴司寒却丝毫没有将母亲惹怒的愧疚,反而笑的更加嚣张。

那笑容泛着点点寒芒,他一步一步地走到林舒的跟前,俯视着她的眸子,咬牙切齿地说:“林舒,占了你姐姐多年的位置,该还回去了吧?”

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

婆婆逼她生孩子,丈夫逼她给其他女人让位。

林舒越过裴司寒便看到了他身后的林婉婷,林婉婷落落大方地弯起了唇角,“好久不见啊,小舒。”

她这态度像来追回东西的债主。

“好……好久不见。”林舒尴尬地扯了扯唇角。

林婉婷上前来,亲昵地挽住了裴司寒的臂弯,笑道:“司寒哥,你还是先上楼去看看阿姨吧,别让她太伤心。”

裴司寒低头在她额心亲了口,柔声道:“好。”

做完这些他才抬脚上楼。

他好温柔,温柔的不像话。

林舒望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进了裴母的房间。

啪!

忽然一巴掌打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不敢置信地看向林婉婷。

“你做什么!”

“我倒要问问你和你父亲做的什么好事!”林婉婷阴冷地笑,“我的好妹妹爬上我男朋友的床,林舒,你们可真不知廉耻!”

“我……”林舒眼眶微红,“明明是你先离开他的!”

别人不知,当年林婉婷是收了裴母一大笔钱,才干脆利落地离开了江城,什么都没有留下。

林婉婷是养女,她一直觉得,林家千金的尊贵无法终生陪伴着她。

裴母也是因为这个而嫌弃她,拿钱处理麻烦。

而林婉婷在接到那一笔五百万的巨款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件事林舒碰巧撞见,那时她还觉得姐姐命苦,好不容易遇上喜欢的男孩子却被对方家人嫌弃,甚至还跑到了机场偷偷去送她。

“林舒,懂事的话,就自己把裴太太的位置让出来,嗯?”

上一篇:翁熄性放纵(第一篇·肉嫁高柳家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