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

时间:2021-06-10 13:4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五年前夏天的一个午后,收音机垦播放着华城新闻,据本台消息,“华城河西郊与建设路交汇处发现一名女尸,年龄约为20岁左右,尸体死亡时间大约72小时,不排除他杀,身份尚不能确定……

听到消息的严苒心里陡然一凛,心脏竟然跟着突突地强烈跳动了几下,他杀?自杀?

苒还没有来得及细想,防盗门陡然打开,父亲严正复一脸沉郁地走了进来严苒晃了晃收音机对严正复说:“爸,又发生命案了,西郊那边!

严正复没说话,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来,似乎欲言又止爸?”严再不知道父亲又怎么了,大概是又想到了伤心事,她也没再说什么。

谁知道严正复这时突然道:“严苒!

“爸,您说!

”严正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严苒不由得屏息,父亲这样子让她很没底。

正想着,只听到严正复终于在长长的一声叹息里说道:“严苒,咱们父女相依为命了二十年,爸爸对你怎

“爸,您对我最好,没人比您更疼我的!”爸爸为了自己一辈子没再婚,她想起来就觉得爸要为你妈和你哥报仇!“严正复又道,严苒心里咯噔一下子,“爸,报仇也有我的份儿,您直说吧,有证据了吗?

没有证据!·严正复揉了揉额头,“但是有个好契机华城河里的女尸是席蓓!“严正复道。

严苒突然瞠目,席蓓?那个跟自己有着百分之百相似度的女人竟然是席蓓?是仇人的女儿!死的竟然是她?!

严苒说不出什么感受,只是心里有点闷,突突又跳了几下子严正复抬起眼睛扫了一眼严苒,眼神里带了一丝打量爸,她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你冒充她去席家,当他们的女儿严正复此言一出,严苒一双杏眼再度瞠大。“爸,这太荒谬了!

“你不想为你妈你哥报仇了?

严苒又是一怔,说不出话来。

冒充席蓓去席家,从此跟自己过往的一切划清界限,还要肩负着为母亲哥哥报仇的重任,只怕最后报仇完她自己也进去了。更重要的是她怎么再见厉世炎?

一想到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跟厉世炎有交集严苒就心底窒息的感觉袭来,好不容易跟男神有了一点点交集,就这么戛然而止,她情何以堪?

她的沉默引来了严正复的不满,他的眉头已经皱紧,眼底的不满已经溢了出来。

严苒想到父亲的不容易,再看看他置角的白发,抿紧了唇,下了决心般道我答应您,您不要生闻言,严正复的眉头终于有了一点点舒展,但眉宇间的川字因为常年积郁,已经形成了三道深深的沟壑载了太多的愁绪到严苒的回答,严正复眼中一喜,继而换了一种无奈而苍老的语气,“苒苒,爸爸这辈子不给你妈妈和你哥哥报仇死都不安,你原谅爸爸的自私,爸爸对不住你!

已经记不起父亲多久没有叫自己“再苒”了,这种宠溺的语气太陌生,严再心里一酸,咬了咬唇,“爸,以后我还能恢复身份吗


 文学 严正复看了看她,“拿到证据爸爸帮你恢复,拿不到,这辈子你就是席蓓了吧,我们父女也别见面了爸爸!”严苒惊呼。

总之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证据。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席成安唯一的继承人席蓓,席家的一切资都给你看过,席蓓在警校的资料我让人搜集,随后给你送去。你现在拿着这些去席家!”说着,严正复把一个袋子交给严苒,里面竟然是席蓓的身份证。

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跟自己一模一样年轻的脸,严苒也奇怪怎么就长得那么像呢!而且看着席蓓的照片莫名,眼中泛酸,或许看着另一个跟自己一样的脸太怪异了,尤其那个人已经离去。

此去,将是完全陌生的生活,严苒只觉得前程一片迷茫,怎么都看不清。

五年后。

席蓓刚一回警局就接到任务命案,案发现场位于盘山南路植被最茂密交通最不便利的区域席蓓跟队长以及组员一起到达时就看到一名年轻女子躺在草丛里,下身赤裸,头部血迹斑斑,甚至已经呈现干涸迹象。

纵然已经当了三年刑警,席蓓还是忍不住暗自唏嘘,这女人死的很惨,且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间的唏噓后,席蓓长吁了口气,戴了口置和手套跟法医一起检查了死者的状态。

之后,席蓓向队长汇报:“受害者,系女姓,年龄在20-22岁之间,尸体旁没有衣物,东侧路面有散落的血迹,南路有一根带血迹的木棍,直径29室米,死者系被人多次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阴道内留有精-液,初步分析认为尸体现场为第一现场,但也不排除第二现场的可能,根据尸体改变分析死者死亡时间为勘验前24小时。!

队长眉头紧蹙,沉声道:“继续搜查证据,别有遗留!

席蓓又细细勘验了这个区域,除了木棍外,竟然没有一处脚印,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的话,应该会有痕迹,而这里明显不像。

死者仰躺在草丛里,衣衫凌乱,面容狰狞,死前应该备受折磨,是打击致死还是用强致死,席蓓突然发现自己不好确定了她跟同事一寸寸地寻找着蛛丝马迹,这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在现场盘查了一圈,队长下令,“回局里!

于是,大家收网回答单位,队长吩咐她:“席蓓,去法医那里等着,确认死者身份三个小时后,席蓓回来,敲开队长办公室的门,“头儿,已经查明死者身份,传媒大学08级播音专业学生,何晨。验尸初步结果,死前死后均遭姓侵。精斑送去化验室化验,DNA结果明天出。

“去传媒大学!队长抓了钥匙,带着她,换了便衣去往传媒大学他们很快到达播音系何晨的宿舍亮明身份后,终于进到何晨的宿舍,看到她的床铺整整齐齐,宿舍是四个人的,人睡上面,下面是电脑桌和橱柜,何晨的东西整理的很整齐席蓓戴了手套仔细确认她的遗物,并把这些东西分类装入纸箱,准备带回去整理分析。最后全部整理完,同事几个人把东西撥走在最后确认没有遗留的时候,席浅看到电脑桌下面有一个小亮片,好像是一书记储存卡,她一怔,走过去,捡起来,因为东西太小,她觉得不是证据,就随手装了起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她一时不好判断先带回去看看!

遗物收走,接着是同一宿舍的盘查,她们宿舍的另外三个女孩子都说没有任何异常,因为何晨一直是很开朗的,事发之前大家还一起唱歌呢做了笔录,并没有得到十分有利的证言。

席蓓回到单位第一时间就确认储存卡里面的内容,打开手机后,席蓓看到上面的图片,整个人莓然怔住那是一张女人的照片,跟她有着同样一张脸,席蓓猛地闭眼,关了电脑,把芯片放好,掩饰自己强烈的心加班到深夜,回去的时候已经很疲惫,职业习惯让她随时警惕,总感觉今晚有点怪,还一直在想今天的案子,何晨到底是被谁强暴致死的呢?还有芯片里储存的照片怎么回事?里面的人不是死了已经五年了吗?怎么会在何晨的芯片里?

晚上加班有点累,也饿了,席蓓看到街边还有小吃店开门,就进了拉面馆要了一碗牛肉拉面,然后吃饱了出来,准备回家。

她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属于老宅子,要进弄巷。跟席成安斗争了五年,她最近住外面,有点疲条巷子的路灯坏了,挺黑的,她往前走,直觉让她的后背一阵发麻,感觉不太对劲儿,似乎有人跟踪她,她没有停,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她停下脚步,倏地转身。

身后,一个挺高的身影站在十米开外,因为太黑,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但是她可以确走,那人在跟踪自这时,另一边突然又传来一道慵懒而好听辨识度很高的男声,听在心里心脏竟然扑通扑通地强烈跳动起来他说的是:“小姐,你的东西掉了席蓓回头,就看到巷子另一头又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有着很坚毅的轮廓,奇怪,怎么刚才没有听到脚步声,前面这个人哪里来的?

她又回头,却发现,身后跟踪她的人不见了一阵儿诡异!

而刚才说她丢东西的那个人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顶,传来一声淡淡地笑声,格外磁姓,悦耳,似乎还很熟悉,好像在记忆深处一般

“我没有掉东西!"她有点懊恼,他笑什么?

那个人点点头,似乎不再笑了,开口道:“我知道!

席蓓不傻,立刻明白:“刚才你看到有人跟着我了?

“嗯!"男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看到刚才那个人的样子了?

“没有!

那你喊我做什么?”她错愕。

“想喊就喊了她从兜里拿出手电,打开扫射了过去席蓓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她甚至感受到了目己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厉世炎!

多年不见的厉世炎。


上一篇:捡个校花做老婆,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