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捡个校花做老婆,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时间:2021-06-10 13:3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好不容易从五楼下到一楼,她忍着疼,推开了防火门,入限是一大片厚重的绛红色布帘她拔开帘子,没想到自己后然误打误撞地进了“夜色”夜总会的大厅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不同于昨晚的热火朝天,此时的“夜色”空旷寂寥,只在黑暗中,亮起纵横交错、零零星星的几盏小灯白知施正要踏出第一步,眼尖地瞧见,离她不远的一个卡座上,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背对着她,从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的半个背影一道凄泠泠的白色光束,斜斜地洒在他的侧身上,照着他梳得一丝不苟的小背头,在他裁剪合体的黑色西装上晕开了淡淡的光辉。

衣袖里的镶钻白金腕表折射着白光,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白皙干净,骨节分明,指间还夹着一根燃着猩红火焰的香烟烟雾缭绕,坐在他对面的女人,调整了下坐姿,面容逐渐从散开的白烟中显露出来她身穿一袭团着白牡丹的墨绿色无袖长款旗袍,路有些紧身的设计,完美地勾勒出炯娜多姿的曼妙曲线她揽了下从肩头脱的蕾丝披肩,轻轻抬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高开叉的裙摆便泄出了大片春光。

她伸手从桌上摸出一根烟,咬在小巧丰润的红唇里,一手遮着,一手用打火机点燃香烟。

她猛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烟,抬眸看向男人的瞬间,尽显无限风情白知施傻眼,还以为自己误入了民国大戏的拍摄现场妖娆风韵的军阀太太,勾引留洋归国的名门少爷。

这桥段一旦从脑子里蹦出来,她总觉得自己的存在实在突兀。

“昨晚,你真的跟她睡了?”女人徐徐问道。

男人淡淡地"嗯”了一声,掸了掸烟灰,灰白色的灰烬,簌簌掉进沙发扶手旁的烟灰缸中得到预料之中的回答,女人眼底闪过一抹黯然。

她自嘲地笑了笑,重新绷起那股冷艳的劲儿,“那你会娶她吗?”

这个问题一出来,白知施心脏一紧,屏息凝神地等着男人的回答。

那你想我娶她吗?男人打了个太极她嫣然一笑:“我当然不想。

他轻笑,抽了口烟,含着烟雾,缓缓吐出一句:“好,那我便不娶了。

轰—白知施的大脑炸了他的话就像一把锋利尖锐的冰锥般,闪着冷光扎进了她的心脏,她还来不及感受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心脏便被瞬间冷冻,“咔嚓”一下,碎成了冰碴子。

昨晚他明明说,他跟她爷爷解除了收养关系的……而且,他们一夜缠绵,直到今日晨光熹微,他都还在不知餍足地向她索取。

怎么他去上班的时间里,她多睡了一会儿,他就变卦了呢?

这是第二次了!他又耍她!

 文学

白知施越想越气,眼眶一红,差点哭出来可眼泪偏就在眼眶里打转,维持着她仅有的倔强和体面女人嗤笑:“上了床,却又不娶人家,你可真够过分的。

宄策抽完最后一口,把烟掐灭,“谁规定,上过床,就得结婚?

真是过分白知施眨了眨眼,把泪水逼退回去,瞧见转角处,是通往“夜色”大门的通道。

她摄手曝脚地从帘子里走出,才刚要转身,却倏地对上了沈。

她像一头不慎撞上猎人枪口的小鹿,受了惊,却没敢停下,只能忍着痛,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赵琪凝看着那抹落荒而逃的身影,瞟了眼气定神闲的沈策,“你不追啊?

“追什么?”见她出了门,沈策收回目光,掸了下烟灰,继续吞云吐雾,“她总能想到千百个借口来找我你可真是自信这点自信,是她给的。”过去的这么多年来,她太黏他了赵琪凝拢了下披肩,故作轻松地问他:“你分明是喜欢她的吧?

沈策不动声色。

两人僵持着她摆弄着披肩的流苏,道:“本来AO的女保镖就偏少,你还把最厉害的那个,安排在她身边沈策斜了赵琪凝一眼:“你嫉妒了?

赵琪凝:“对啊那,要不我把最厉害的男保镖,安排给你?

“为什么她是女保镖,我就是男保镖?”她噘嘴沈策戏谑道:“要是你性瘾犯了,不就能就地取材了?

赵琪凝啐了他一声,娇嗔道:“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沈策,“她说,“我真希望你这辈子都不属于任何一个人,那样,我才不会太难过。”

沈策避而不谈他端正坐姿,正色道:“你该把U盘交出来了。

昨晚,她骗他,说把装有资料的U盘放在身上,让他取出来。

好在他识破了她的意图,没让她得逞。

今天,他下班后,特地来趟“夜色”,一是想送白知施回家,二是想从赵琪凝这儿拿U盘。

赵琪凝撤啃:“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就只剩这么点儿了,哼,真是没劲儿。

说罢,她掐灭烟蒂,纤纤素手从开叉裙摆里探了进去,皓腕一翻,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个银色的双接口U她将U盘放在桌上,一甩,U盘滑到了他那一端。

沈策收到υ盘,插入手机里査看了一番,嘴角微微上翘,显然心情极好,“辛苦你了。

赵琪凝:“就这?

沈策抬眸瞧她,“你好像很喜欢我那辆龙神,送你了你明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你明知道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他拔出∪盘,和手机一起放进了裤兜,痞里痞气地调侃道,“都说“最难肖受美人恩,果真如此赵琪凝咂摸着他的话,品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沈策是个不喜欢拖泥带水、纠缠不清的人,也不喜欢别人拎不清轻重,模糊了应有的界线。

她若是非逼着他为她付出感情,他怕是会手起刀落,彻底断了两人的联系。

她强颜欢笑:“你也不必有负担,我只是在报你当年的恩情而已,等彻底抵消了,我就拿着钱,去过田园牧歌般的生活。

沈策回以一笑,准备起身走人赵琪凝眨了下眼睛,恢复了原本的浪荡样:“沈哥,既要顾着你的春秋大业,还要顾着白家的产业和白家小姐的生活,你呀,可得悠着点儿。

上一篇:惩罚女孩子的方法,校花的贴身高手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