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惩罚女孩子的方法,校花的贴身高手

时间:2021-06-10 13:3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沈策三两下打趴了那三个男人,比起他们的一身血污,他很是干净清爽。

他俯身细心地将她的裙摆理好,一个公主抱,轻而易举地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白知施嗅到了他身上的气味,很陌生,有烟草和酒精的味道,还有一股子浓烈的女士香水味她不喜欢这些味道,却连抬手捂鼻子的力气都没,“好难闻闻言,他垂眸看了她一她从他眼中看到了细碎的璀璨光芒,藏在这片星光后的,是跳跃的火焰。

他生气了白知施意识到这点,窝在肚子里的怒火,跟着下腹的欲火一起爆发

“混蛋!”她咕哝一声,柔弱无力地抓着他的衣襟,“抛下我不管。

他身上的衬衫没穿好,衣领大敞,微微露出了诱人的胸肌白知施不禁在想,是不是在他刚刚跟那女人亲热时,被那女人扯开的。

她不会刚好打扰了他的好事吧?

就跟上次他被一通电话叫走了那样。

她委屈地瘪嘴:“我不想相亲……你说了,你会帮我的……你跑了,王八蛋沈策没理会她,而是叫人把那几个人丢出去白知施意识模糊,一路咭咭聒聒的,沈策抱着她,搭乘电梯去了五楼的休息室。

话可真多。”他把她放在床上,看着她那陀红的芙蓉小脸,喉结滚了滚,有些干渴。

大骗子…”白知施起先只是撒娇似的“嘤嘤”假哭了两声,到了后来,还真就哭得梨花带雨的。

她蜷缩着身子,肌肤透出诱人的粉,像是一只煮熟的小虫。

“难受…沈策,我好热……”她嘀咕着,触感似被放大了无数倍沈策看着她在床上像条小虫般蟠动,问:“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他一把将她抱起,走进浴室,扔进浴缸。

洒一开,冷水兜头浇下。

她惊慌失措,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也打着寒战,手脚并用地往浴缸外爬去,却被他扣住肩膀,摁回了浴缸里发洒的冷水突然呛进了鼻子里,她感到鼻腔剌痛,忙低下头,张喘息现在清醒了点吗?下次,还敢不敢来这种地方?

蕴含着薄怒的低沉男嗓,自头顶响起,落进她的耳朵里,钻入她的身体深处,像羽毛舲撩拨莙她的痒处。

她茫茫然地抬头看他,几缕湿哒哒的头发粘着脸颊她脸上的妆容花了,浓艳的口红划到了腮边,添了些被人凌虐的奇异美感四目相接,她感觉他的目光似刀般,切割着她的机体和灵魂,让她支裔破碎,让她跪地臣服她怯懦地低头,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在他的眸子里。

,大手掐住她的脸颊,迫她抬头,“说话。

她细声细气道你知道,如果不是我,你会被那三个男人怎样吗?

她答。

她好像总在做一些徒劳无功的事。

 文学

苏依芸身体不好,好不容易生下她后,白苍便舍不得让她再受苦了作为白家唯一的嫡女,白知施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她住在城堡般的大房子里,衣服珠宝随便挑,佣人保镖随身伺候。在外人眼里,可谓光鲜亮丽。

但是…当一个“公主”并不容易公主必须时刻保持举止得体,仪态端庄,优雅自信,温柔善良,不惹是生非,不给家族丢脸——可这并不是她。

她厌恶所有繁文缛节;不喜欢时时刻刻有人在身边跟着;不爱端架子,僵着一张笑脸面对镜头。

她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或者佾偷摸摸地去苍蝇馆子饱餐一顿,又或者借着课本的遮挡,看少女漫画

—跟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因为这段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白苍身上所以,她才得以喘一口气,可以大半夜室无形象地偷吃哈根达斯,还叫沈策给她送来一份麻辣烫。

这么多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挣脱“公主”的束缚但是,她的挣扎,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比她憎恶家里安排的工商管理专业,于是不学无术那样,最终,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复习重考。

沈策爽完之后,居然丢下她走了。

她迷迷糊糊地在浴缸里躺了好一会儿,嘴里止不住发出难受压抑的呻吟,中途听到了外面的房门被人打开,又被人关上的声音然后,有人开了浴室门沈策站在门口,嘴里叼着一根快燃尽的香烟,右手拎着一个纸袋他弃了烟头,猩红的火焰触到地板的积水,明明灭灭。

他朝她走来,左手自上而下一粒粒解开衬衫纽扣,逐渐裸露出肌肉道劲的上半身。

随手一扬,衬衫被他扔进了脏衣里

“沈策……,”她的视线黏在了他身上,“我以为你走了。

沈策:“只是去抽了根烟。

顺便,想了点事情。

他关了浴缸的花洒,然后蹲下身,把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动作出奇温柔,像一湾宁静祥和的湖泊。

十公分的细高跟鞋被他丢在一旁,他用掌心托起她的玉足,看着她被磨破皮的脚后跟,眉头皱成了“川

“疼。”原本那些疼痛,她是不在乎的,如今被他问了,她就开始拿乔了沈策呵斥:“疼还穿。

好看尢策将她从浴缸打捞起来,搀扶着手脚发软的她,走到盥洗池边,从纸袋里拿出一罐卸妆膏和一瓶洗面奶给她,“先卸妆吧。

白知施扫了一眼,目光回到他身上:“沈策,我难受,你赶紧绐我好不好………

长夜漫漫白知施被他压在身下,不知道做了多少回,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般,四肢酸软无力,眼眶哭得发胀,嗓子也叫得干哑发疼她昏昏沉沉,半睁着惺忪睡眼,矇胧间,看到一个人影在她身上上下起伏缕晦暗不明的光线从窗帘缝里射了进来,投在他的侧身上,将他精致的脸庞照得暧昧邪气。

醒了?”沈策哑声问她,停下了动作。

这日,白知施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与他的过去。

和沈策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那时,她正穿着一件粉白相间的公主裙,烦闷地坐在餐桌边,往鼓鼓囊囊的巴里强塞小米粥门铃声一响,她大喜过望,逃也似的从椅子上弹起,跑去开门门一开,一个身姿颀长、衣衫褴褛的少年逆光而立,一双黑曜石般熠熖生辉的眸子,对上了她诧愕的目光。

少年年纪轻轻,气势却迫人她被吓到了,转身就往回跑,连穿在脚上的小皮鞋跑飞出去也不管,直接扑进了苏依芸的怀里画面一转,突然变成了月明星稀的夜晚别怕,我带你回家。”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一身狼狈,背着瑟瑟发抖的她,穿越荆棘丛生的茂密森林云层飘动,皎洁的月色如水倾泻,落下了斑驳的光影。

她瞅着他量着淡淡白光的耳朵和下颌,忽然泪崩,趴在他背上,哭得不能自己,心里对他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他把她从绑匪的手中偷了出来,带着她安然无恙地回到了白家。

她不可避免地对他产生了英雄情结,把他当成了童话故事里英勇忠诚的骑士。

好长一段时间,她都很喜欢黏着他。

不过,沈策比她早慈成熟,其实不大乐意搭理她。

她一直没看出来,有事没事就找他,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十岁那年,她爸妈出国参加宴会,念及她临近期末考,便把她留在了家里。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白知施放肆了没几个小时,家教受不了她的敷衍态度,又不敢打骂她,和佣人一合计,就把沈策找了过来。

他说,只要她好好学习,期末考好了,他就带她去容城最大的游乐场玩。

白知施一听,高兴得直点头说来好笑,作为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掌上明珠,她居然没去过容城任何一家正在营业的游乐场一是没人会带她去那种地方是因为白柯为了她这个唯一的孙女,特地在老宅为她造了一个小型游乐场,她想玩,随时都能去玩,没必要跟其他人挤在一块儿。

那天,沈策牵着她的手,不厌其烦地陪她玩了一个又一个项目,还带她去吃了很多父母、佣人口中,没营养、不健康的小吃有钢琴课、茶艺课、礼仪课,也没有摆盘精致的珍馐美馔和在白家、学校不同,她在沈策面前,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她不用端着名媛架子,可以放声大笑,或者哭得稀里哗啦她不必优雅,哪怕摔倒了一脸的泥,他也不会斥责她,而是憋着笑帮她把脸擦干净她骨子里仅有的一点顽劣和野性,是沈策带出来的越是和他相处,她就越是喜欢他,依赖他。

她曾缠着他,让他半夜带她出去吃“路边摊”:也曾缠着他,让他带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他面前,她就是个顽皮的野孩子她的人缘并不差,却只会拉着他,让他陪她去做任何她不被允许做的事比如,在十八岁生日结束后的第二天,她悄悄把他拉进自己房间里,锁上门,低声问他要A片资源。

他当时鄙夷地乜了她一眼,冷淡道:“没有少装了,你肯走有!我好不容易步入了成年人的世界,你就让我做点成年人可以做的事嘛她从另一张象牙白皮质沙发上,一下挪到了他身边,扯着他的衣角撒好。

活春宫?”白知施瞹大了眼镜,他这话的信息量太大,她无法及时反应过来。

“嗯。”他以为她会感到害怕。

可……白知施纠结了好一阵,嗫嗫曙嚅道:“真的吗?那你,能带我一起看吗?

沈策挑眉,对她的回答颇有些意外他再次拒绝了,还说:“听说,处女看片,容易对性爱感到恶心和恐惧。你还是别看了,实在想看的话,等以后,叫你老公带你看说罢,他不等她再开口,起身,开门走了出去白知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发现,他每次离开,似乎都是这样从不驻足回头,永远向前走挺拔如松的背影,从骨子里透出伶仃、决绝又悲壮的感觉,像是在孤身奔赴一场一去不复返的硬仗。

和他相处那么多年,白知施能明显地感觉到,沈策藏着心事,连他那平直宽阔的双肩,都被那心事压得格外沉重她感到难过。

因为和他在一起时,她会不自觉地卸下防备,一身轻松;可她却不知该怎么当他的解语花,回报他的照拂。

她每次试图向他靠近,他都会将她推远,把她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

若即若离的距离,暧昧迷人又危险她现在,就很危险。

她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

沈策去工作,房里只剩她一个人白知施睁开哭得水肿的眼睛,扫了这间房一圈,不管是布局还是家具,看着都跟酒店无异。

她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

沈策去工作,房里只剩她一个人白知施睁开哭得水肿的眼睛,扫了这间房一圈,不管是布局还是家具,看着都跟酒店无异她掀开被子,luo体被凉风一吹,冷得她打了个寒童看着自己身上遍布的红红紫紫的痕迹,她如遭雷劈地愣住下床时,她不出意外地从床上滚了下来不知节制的禽兽!”她羞恼地低骂一句,撑着床沿,勉强站了起来。

她洗了个澡,裹着浴巾回到房间里,慢吞吞地穿上摆在床头柜上的内衣裤,还有一套衣服一一是 Chane今年春夏季的新品。白色的灯笼袖衬衫,抽紧的袖口扎了两个蝴蝶结,下身搭配一条及膝的黑色A字裙,和黑色吊带袜。

她穿上漆黑锃亮的低跟玛丽珍鞋,站在全身镜前左右看了看这身衣服衬得她又甜又酷,还透着一股学生特有的清纯。是她喜欢的风格她拿起沈策为她寻回的手提包,打开门,走出了房间尽管他帮她的脚后跟贴上了创可贴,但鞋子还是不可避免地磨擦着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的电梯在维也深感懊恼,只好摸索着,去找楼梯。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