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甜蜜惩罚我是看守专用宠

时间:2021-06-10 13:2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个人尴尬地僵持着白知施硬着头皮,摘下墨镜,放在吧台上,扬起一个端庄的笑:“钟先生,你也看到了,我这闺蜜吧,比较菱玩,我就过来陪她见见世面。

说罢,她还反将一军:“我倒是没想到,像钟先生这么爱岗敬业、持家有道的好男人,居然也会来这种地钟祺的回答颇有意思:“我只是来这里释放工作压力而已。小施,你以后别再来这种地方了,这地方鱼龙混杂,你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可白知施觉得,他就是最大的危险所在唐蕊听了钟祺的话,“啧”了两声,在白知施耳边说着悄悄话:“你上哪儿认识的奇葩啊?他来就行,我们来就不行?

相亲。”白知施言简意赅钟祺有意展示自己的成熟稳重,语重心长地跟她们说了许多幸好舞厅的音乐声够大,他的声音容易被忽略白知施百无聊赖地“听”他说话,捏着吸管喝酒时,眼睛乱瞟,一不小心就瞄到了二楼栏杆处,一对举止暧昧的男女。

白知施眨了眨眼,总觉得那个男人的身影有些眼熟待到他的头回正,她勉强看到了他的面容那眉眼间的邪气,以及薄唇轻扬的弧度,与她记忆中的那张脸完美契合。

沈策怎么会在这儿?

时间,她心情复杂她联系了他那么久,他都不出现,不承想是跑这种地方泡妞了呸,提起裤子不认人的大猪蹄子。

还说什么只要“床上合拍就结婚”的屁话,才刚跟她做到那种程度,他转眼就进了另一个温柔乡他过得倒是自在逍遥,殊不知被催婚的她有多难。

白知施默默饮酒,不知不觉间,居然喝完了中途,有人认出了钟祺,说要和他谈点事过了不久,有个男人前来掊讪,拉着唐蕊去跳于是,白知施落单了。

在陌生的酒吧落单不是件好事酒茁耳热,白知施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身体发沉,四肢提不起力气,本就娇软的身子此时更是软绵绵的只能无力地趴在吧台上五颜六色的灯光晃得她眼晕,她闭了闭跟。

分明是喝醉了,但是,她又觉得这和醉酒不大哪有人喝醉时,小腹火热?

难道是,被人下药了?!

她感到恐惧,紧咬下唇,希望自己可以清酲点,能在群魔乱舞的舞厅找到唐蕊的所在。

她扶着吧台,勉强站起,一个趔趄,身子向一侧倒去,披在身上的西装外套掉在了地上,露出圆润的香肩她已做好跌倒的准备,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只手,稳妥地扶住了她光裸的肩膀。

小姐,你好像喝醉了。”那人说道,嗓音低哑,她听不真切,似乎隔了一层纱眼前的景象朦朦胧胧,徭摇晃晃。

白知施难受地呻吟了一声,好不容易才站稳,想推开身后的陌生男人。

那男人却面执地搀扶着她,手摸上了她的后B她慌慌张张地向前踏出两步,跟前又突然来了两个男人。

她被人挟着带进卡座,不知是谁一个甩手,把她抛进了沙发里高大的男人围堵过来。

不要过来吓得花容失色,手忙脚乱地从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屏锁还没解开,一只大手强行从她手里夺走了手机。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肯定是被烧糊涂了。

否则,她怎么会看到沈策的身影他从乌烟气中走出,高大颀长的驱体,约束在裁剪台体的衬衫和西裤里他扯落了松松垮垮地挂在脖颈上的藏青斜纹领带,一圈圈缠在手上,动作优雅,却又暗含杀机。

纵使泪眼矇胧,她仍看出了他眼中的阴鸷冰冷,像一只准备俯冲扑杀猎物的游隼携着迫人的气势,他揪起她跟前的男人,对着脸就是一记重拳声闷响,男人被揍得面部扭曲,整个人被他刚硬的拳头带着倒在地上滚了两圈沈策那一拳爆发力十足白知施低头去看,光滑干净的地板落了一濉浓艳的血,和两颗带血的、略微发黄的牙齿。

她怔住,大脑登时闪过四个字——西装暴徒白知施知道沈策会打架,是在她十二岁,他十八岁那年他外出两个月,不知千了什么,带着一身伤回到白家。

伤未痊愈,他就眼她爷爷提出要搬出白家。

沈策打小就是个有野心的人,自从他父母双亡后,他野心更甚,心思也更为缜密从他踏进白家的那一刻起,他就在谋划如何最大化地利用现有资源,努力往上爬白家,只是火箭发射,冲上云后,必须要脱离的助推器而已八年前,沈策十八岁。

他拿着过去五年得来的三百万美金,在世界四大赌城游了一圈,赚了个盆满钵满。

最后,他去了南美洲,在一场黑市拳赛中,见到了昔日堪称传奇的前世界重量级拳王 MarkHunt Markhunt是个身高183cm、体重1038kg的大块头黑人,职业生涯的战绩为49胜1负,自打最后一场比赛

∈败后,他宣布退役为了还债,他开始打起了黑拳。

跟他以往打的职业拳赛不同,黑拳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无规则。要是没点实用技术,分分钟就玩完了那晚,沈策啥也不干,就是坐在台下,砸钱赌他赢。可惜,前世界拳王不给力,害他输了一百万美金晚,他又来了,依旧是赌他赢。这次,他赔掉了两百万美金。

第三晚,他还是来了,输掉了四百万美金。

 文学

第四晚, MarkHunt违反约定,一夜连胜,反倒让沈策狠赚了一笔,与此同时, MarkHunt也给自己惹了麻就在他即将跟拳场的人干起来时,沈策戴着头盔,开着一辆炫酷的黑色重机车,从人群中蛮横地蹿了出来。

他一把抓着他的手, MarkHunt立即动作敏捷地一脚跨上了机车两人在重机车的轰鸣声中,逃出地下拳场,和对方一众人马展开了激烈的追逐那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摆脱掉拳场的人后,他们去酒吧喝了一宿,彻夜长谈。

二天,沈策就和他去了动荡不安的中东。

第二天,沈策就和他去了动荡不安的中东个月后,世界上多了一个名叫“AO”的私人军事公司。

关于AO公司,外界只知其由5名退役高级军官,和1名已退役的前世界重量级拳王合资创立,其总部设在西欧,业务包括私人军事服务、军事训练与顾问、人身安全保镖等。

公司创办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干了一票大的一一受南非某国政府雇佣,去平定一场武装叛乱活动让整个承包界震惊的是,这个新公司后然仅凭150名退役军事承包者,与三千万美金就顺利完成了使命一时间,AO名声大噪,大单子一个接一个地来。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在AO公司占有最多股权份额的创始人,其实是沈策。

沈策虽说年纪小,但他冷静客智,天生拥有独特的人格魅力,令人觉得他的话格外有信服力,是个不错的领他们七个人划分好职能,共同管理公在创立公司前,沈策的格斗术只学了点皮毛。

那段时间,他跟着新人一起进行严苛的军事训练。

夏季即将结束时,他伤痕累累地回国,决定离开白家,踏上属于他的征途他知道白知施躲在拐角处佾看,但他并未想过要跟她来一场感人肺腑的告别。

他转身即走,她立马迈开小短腿冲向他,一把抱着他的身体,小脑袋砸上了他的后腰沈策,你要去哪儿?真的再也不会来了吗?”她问他拉开她的手,转身看她见她眼睛和鼻子微微发红,一副快哭了的模样,他蹲下身,逗她:“怎么,你舍不得我啊?

小女孩低头,咕哝着:“有点。

沈策浅笑,正要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之美的话,她突然哭出声来:“沈策,我不想你走。

他笑意不减:“为什么?

那样就没人带我出去玩了……小孩子的目的总是单纯。

我只是去欧洲读书而已,过个几年就回来了

“那么久吗?我会想你的…”她委屈巴巴道沈策刮了下她的小鼻子,“你分明是在想炸鸡、烧烤、披萨……是不是还有棉花糖和奶茶?

白知施:“都想……呜呜呜。

沈策没想到白知施的破事儿那么多,几乎每天都要找他。

也若是不及时回应,她就会哭,哭得他受不了,恨自己当时多嘴。

那几年,沈策在欧洲,一边读硕博,一边接受军事训练。

天晚上,训练结束后,沈策跟着一帮男人去阿姆斯待丹的市中心“闲逛被称作“性都”的阿姆斯特丹,入了夜,就笼罩在暖红色的淫磨灯光下,就连空气都弥漫着躁动的情欲个又一个玻璃橱窗接连成排,每个透明橱窗里,都站着一个妆容精致、衣着性感的女人。

她们摇曳多姿,尽显万种风情。

Mark看上了一个穿着性感内衣的吉普赛女郎,拉开橱窗门,与她交谈另外几个男人散开,各自寻欢没一会儿,就只剩沈策和何诚了你怎么不去找一个?”何诚问道。

他是个华人,曾在海豹特种部队待了十二年,退役后,加入了AO公司,现在是沈策的教官沈策浏览完一连串消息,收起了手机,“没兴趣怎么会没兴趣呢?你不会是不行吧?

“只是纯粹的不想而已。那你呢?怎么不去找一个?”他把问题抛回绐他何诚:“我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我。

沈策懒懒地“嗯”了一声,和他并肩,沿着运河散步何诚好奇地看他,“你还是个纯情男?

宄策沉默

何诚哈哈大笑:“大新闻啊!这年头,纯情男可是稀有物种笑完,他又说:“不过,有些体验,还是留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会更好。在跟我老婆认识前,我也叫过小姐,不过,和她们做,完全没有跟我老婆做来得舒服他絮絮叨叨,沈策置若罔闻何诚揽着他的肩头,一副好哥俩的模样,“我看你天天跟那个叫白知施的人发消息,她谁啊?你女朋

“不是……,沈策道,“只是一个烦人的小孩子

“你妹妹?

“那到底是谁?

沈策也说不清,白知施是他的谁于他而言,她只是一个小孩子何诚纳闷了:“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脑子里不想点跟女人沾边的事,平时都想些啥?

报仇AO公司成立一年后,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订单—来自某国中央政府的秘密订单,目标是清剿缅甸大毒枭罗坤的贩毒集团。

看到罗坤的照片,沈策当即决定,加入这一次的行动。

这是他第一次实战,也是他第一次杀人。

以沈策为首,统共二十人迅速组成了一支武装队伍。

他们跟当地政府取得联系,根据现有资料制走作战计划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劐灭了罗坤无数同党,逼其躲进了深山密林的据点里。

起初,沈策被选起队长时,何诚其实不大看好他—因为沈策实在太年轻了,从内到外都透着轻狂自负。

但没想到,他还真有两把刷子。

经过一年的艰苦训练,沈策练就了一身蛮力和巧劲,再加上那颗聪明绝顶的大脑,当他进入战斗模式时,俨然是个做事雷厉风行、想法天马行空的疯子。

枪林弹雨,血肉横飞。

他拿着一把AK-47突击步枪,弹无虚发地干掉了一片人,从新鲜尸体喷溅的血雨中冲出,有如凶神恶煞的鬼神阿修罗。

何诚无法理解他的凶狠愤恨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怎样的血海深仇看到罗坤的照片的瞬间,他一眼就认出了他的眼睛——他是当年绑走他的人之一,想必,也是他引诱他父亲吸毒的尽管罗坤那时蒙着半张脸,但右边那只竖着一道刀疤的三角眼,他记忆深刻沈策找了他六年,没想到他居然躲在金三角,还成了这一带的毒枭当罗坤被他一枪爆头,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时,他有一瞬恍惚,大脑似乎能浮现出,他父亲被人迷晕,被人抓着手臂注射新型毒品的模样复仇的快感融入血液,在他体内翻涌沈策如患颠狂症般大笑起来,眼角甚至沁出了泪珠。

何诚被他这模样弄得一愣一愣的,骂他是个神经病这种快感并没有持续太久比起他父母不堪折磨,一起自杀的痛苦,沈策觉得,他不能让这些人死得那么轻松。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