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

时间:2021-06-10 13:2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翌日白知施起得晚了,沈策早已吃了早餐,去了公司因为她父亲至今仍在医院修养,而且,白柯也上了年纪,所以,董事会召开会议,任命沈策为临时CEO白知施惦记着沈策先前说的话,打了通电话给老宅的管家,问了沈策和白柯之间的关系老管家支支吾吾,声称自己只知道他们是养父和养子的关系,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白知施听了,感觉心里乱糟槽的,吃不下早餐,就连午餐也没吃两口下午两点,她妈妈苏依芸打来一通电话,叫她去趟医院。

果然,白知施才刚进病房,苏依芸就和颜悦色地送来一大摞资料,让她慢慢看,要是瞧着哪个有眼缘,就约出来见一面白知施自知逃不掉联姻的命运,但还是想垂死挣扎就算不找男人,我也可以撑起白家的。

苏依芸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个挂科的人,跟我说能撑起整个白家?白知施,你知道白家有多少产业吗?

高三那会儿,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想继承家业,只想搞音乐,当歌手,气得你爸高血压都犯了你好不容易才听话一点,老老实实学了工管,结果每个学期都要挂一两门科目苏依芸说着说着,情绪有些激动:“现在,你居然还想搞单身主义?白知施,要是当年我肚子争气一点,生个孝顺聪明的儿子,哪儿用得着现在催你结婚?

苏依芸说了很多,字字句句像把利刃,直捅白知施的心窝子说到后面,她抽抽搭掊道:“小施,你爸跟你爷爷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这个家,迟早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你是我们最疼爱的女儿,爸爸妈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白知施垂眸,小声嘀咕:“沈策不是还在么?

“什么?”苏依芸没想到她会提起他。

白知施撇了撇嘴:“就算只是爷爷的养子,但他怎么也会帮着我们家吧?

闻言,苏依芸的脸色微变,却没多说什么晚上七点整,白知施如约出现在容安酒店66层金碧辉煌的餐厅调暗了光线,头顶的水晶灯亮着细碎的光芒,让人如置身星河之下。

白知施看着桌面那一盏烛光,和花瓶中的红玫瑰,饶是清幽的音乐也无法叫她静下心来。

她对面坐着苏依芸为她精挑细选的相亲对象一—中宁集团有限公司的嫡长子,钟祺,一个称得上仪表堂堂的斯文男人他客套了几句,又问了几个问题,白知施的回答无一不是敷衍的“嗯主食上桌她味同嚼蜡地吃着盘中的牛排,只想着这场无聊的相亲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如果结婚了的话,我希望是男主外,女主内……公司上的事,小施你放心交给我就行了

“嗯…”白知施习惯性地应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劲,陡然转了个调,“你什么意思?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婚后,白家的产业都交给我打理,小施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当钟太太钟褀眼里满是憧憬,说得兴起了,一只手径自搭在了她的手上

“你不是很喜欢逛街购物,出去旅游吗?你可以照旧过着这种逍遥自在的日子白知施抿紧双唇,握着刀叉的双手不自觉地收紧,指节泛起了一层白色。

她忍着怒火,强颜欢笑:“可我不想当个无所事事的阔太太。

那你觉得,你能做什么呢?白家的小、公、主。”钟褀浅笑道,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一眯,让人不寒而栗。

打小养尊处优,被人灌输“将来得择个好夫婿帮着管理白家”的思想,白知施不出意外地长成了一个一事无成的小废物。

白知施蓦然想起,今天在医院时,苏依芸对她说的那些话她红了眼眶,猛地甩开他的手,拿起手提包就想落荒而逃,手腕却被钟祺一把攫住,“小施,你还没吃完

“不吃了!"白知施挣了挣,可他的力气却大得惊人,把她的手腕抓出了一红印,“放手!你弄疼我了钟祺夺强势地夺走了她的手提包,把她摁回座位上,“吃完再走一顿饭,白知施吃出了忍气吞声的憋崽直到吃完晩餐,把她送回了白家,他才肯把包还给她。

下车时,他本想亲她脸颊,但好在白知施跑得快,给躲开了,白家家宅静悄悄的。

白苍住院,苏依芸去医院陪他。

 文学

白柯住在郊区的老宅,沈策自打满了十八岁之后,就搬了出去,除非是她叫他回来,否则他一般不会过来。

白知施第一次觉得这个“家”这么冷清。

她无端端感到心悸惊惶,洗完澡后,便害怕地躲进了被窝里。

接到白知施打来的电话时,沈策刚从医院出来。

许是白苍全身瘫痪的事刺激到苏依芸了,她对他的态度突然好了很多以前,他们夫麦俩还想着解除白知施和他的婚约,叫白柯别管他,明里暗里给他施压,让他快点离开白家如今,她反而希望他能念及白家对他的恩情,多多照顾白知施,免得她受欺负。

进门,一回又白又软的东西朝他扑了过来他下意识想躲开,听到她的一声哽咽后,他动作一僵,任由她扑进他怀里。

哭什么?”他站在玄关处,把身形相对娇小的她拥在怀中,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

叔叔,我不想再相亲了……”一想起钟祺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她哭得更厉害了沈策被她一声“叔叔”叫得头皮发麻,“受委屈了?

白知施不说话,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胸口拱了拱他哄了她几句,了解了事情原委后,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白知施吸了吸鼻子,嗓音软襦:“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爷爷的养子,我帮你跟爷爷说沈策态度冷淡:“养子毕竟只是养子,照你这么说,还不如让我直接娶你,用婚姻维系我和白家的关系

“那你愿意跟爷爷解除收养关系,和我结婚吗?

“不愿意。”说罢,他起身要走。

白知施伸手扯住他衣角,熨烫平整的藏青色西装外套被揪出了几道褶皱。

“那我怎么办?”她问道,声音细得像一根随时会断裂的丝线沈策回头睨了一眼。

她面露迷茫之色,泪眼婆娑,鼻头哭得通红。

他眼神阴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猎物,“只要你能达到我的要求,我们就结婚。

白知施沉思半晌,经过一番衡量后,嗫嗫嚅嚅道:“那,什么叫床上合拍?”

让我舒服。

闻言,她俏脸一红,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她平时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他了以前,两人相处时,她从没往那方面想过如今,两人以这种亲昵的妥势,谈论这种私密事,她着实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沈策睨着她,没等到她的回答,他眼中的灼热逐渐冷却。

申智回笼,他正想从她身上下来,她却扯着他的袖子,犹疑道:“要不,试试?

毕竟,比起嫁给钟祺那种衣冠禽兽,她更愿意嫁给相识多年的沈策。

而且,他身高腿长长得帅,年轻有为又体贴,完全符合“好夫婿”的标准男人的吻突然落了下来她惊讶又懵懂地蹬大了眼睛,视线不知看向哪处,只晓得他唇瓣柔润,带着一丝凉意。

策贴着她的唇,说:“闭眼。

了,立马阖上眼眸,乖得不行。

偏偏在这时,手机铃声乍然响起白知施分心去看,沈策见状,掰正她的头,厉声道:“别管。

但是……,”那铃声一直响个没完,显然有急事。

沈策压着她,被铃声闹得烦躁不已,兴致去了大半。

靠!“他啐了一声,索性停下,接通了电话往后几天,白知施不管怎么联系沈策,都联系不上。

她感到气恼,觉得自己被他要了。

苏依芸依旧在帮她物色相亲对象。

她疲于应付,却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端着名媛范儿对待每一个相亲对象这期间,她最常见到的人,是钟祺他充分表现出了对她的兴趣,每天不是给她送花,就是约她外出逛街、吃饭。

苏依芸喜上眉梢,每天哄着白知施多回应他。

有时候,白知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海后,辗转于各个男人之间。

他们频频向她献媚,而她这个没心的,广撒网了,却没收网的意思临近开学,她的闺蜜唐蕊结束了欧洲游,回了容城。

回来当天,她就上门找她,给她带了一堆东西,还说要带她去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白知施最近因为相亲的事,烦得要死,整个人都蔫巴巴的。

唐蕊瞄了眼摊在梳妆台上的课本,鄙夷道:“不会吧?不会吧?你后然在学习?

“嗯……我挂科了,开学后要重考,再挂科,可就得重修了。

唐蕊在自己的手包里掏了好一阵,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大小的卡片。

这张卡由特殊的金属材料制成,颇有些重量和质感,表面印刻着一朵薔薇花,卡片周围围了一圈英文,写的是夜总会的营业时间,联系方式和地址这个,是夜色’夜总会的ⅥP卡,我特地跟我哥要的,咱们今晚去玩玩?”她怂恿道。

白知施睨了一眼,家教严格,她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这类娱乐场所出于好奇,她应下了。

是夜,白知施听了唐蕊的话,挑了一件吊带V领亮片裙,外披黑色西装外套,对着镜子浓妆艳抹了好一番愣是弄出了点性感尤物的味道,才出了门唐蕊在自家的宾利上等了许久,只见白家那扇高达三米的雕花铁门徐徐打开。

一个披着柔顺长卷发的女人,拎着一个格纹镶钻的黑色手提包,踩着一双镶满碎钻的细高跟鞋,如秀场模特般,气场全开,乘着夜风,不疾不徐地朝她走来。

她戴着一副墨镜,耳垂挂着的水滴状黑宝石耳环摇曳生姿,全身上下唯一鲜艳的色彩,是唇上的一抹红唐蕊看傻了眼,只感觉一股浓郁的金钱的气扑面而来看她那堪称标准的台布,和一双修长笔直、白到发光的腿,她还道是哪来的模特。

直到她在副驾驶座的车门边站定,摘下了眼镜,她才认出是白知施。

白知施开了车门上车唐蕊狐疑地打量着她:“穿着高跟鞋怎么蹦迪?

白知施甩开搭在肩头的黑发,“我不躂迪唐蕊那你戴墨镜干嘛?我们是去夜店,又不是走红毯。

不觉得很酷吗?”说罢,她又戴上了墨镜。

作为容城规模最大最高端的夜总会,“夜色”的人均消妻并不低,却夜夜热闹非凡,熙来攘往。

白知施和唐蕊下车,并肩走过铺满鲜花和亮片的红毯,在一众黑西装的安保人员的注视下,进了“夜色”。

她们来到时,“夜色”的气氛正嗨。

灯红酒绿,闪烁的白光亮得人睁不开眼,动感劲爆的音乐震耳欲聋。

D在台上打碟,身后是偌大的不断翻滚的LED屏幕。

衣着暴露、舞姿曼妙的女郎在台上扭着腰肢,台下人头攒动,在漫天飞舞的金色纸片中狂欢。

白知施和唐蕊没有预定卡座,便在吧台找了两个空位。

唐蕊点了两杯酒精度数低的鸡尾酒,将其中一杯送到白知施手边白知施单手支颐,看着不远处躁动的舞池,原先一直对这种纸醉金迷的娱乐场所分外好奇,如今身临其境,却觉得无聊了她咬着吸管浅浅地抿了一口,发现味道不错,不由又抿了一口。

唐蕊十分兴奋:“真不去蹦迪么?

白知施摇头唐蕊拉着她的手撒娇:“一起去嘛白知施反复推脱,不料有人从后面拽住了她的胳膊她回头去看,暗道冤家路窄,居然会在这种地方碰上钟褀一时间,她只恨没听话,赶紧混进人堆里小施,你怎么会在这儿?”钟祺拉着她,不让她溜走白知施戴上墨镜,微笑道:“先生,您认错人了唐蕊旁观两人的情况,大致猜出一二,挽着白知施另一条手臂,嚷道:“茜莤,快走啦!我们去蹦迪!

“茜茜”是唐蕊家里一条养了三年的泰迪犬。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