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宝贝还敢说我不行吗?黑帮大佬和我的365日

时间:2021-06-10 13:2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凌晨一点半,灯火阑珊一辆重达300多公斤的重型机车轰鸣着,穿过街巷,驶入公路。

有人好奇地落下车窗一看,震惊道:“卧槽!现在送外卖的都这逼格?!

沈策一路畅通无阻,把车开进了白家的车库停好车后,他拎着东西,进了别墅楼大厅的水晶吊灯亮着,他换了鞋,把东西放在餐桌上,转身进了昏暗的厨房厨房里的冰箱门大开,暖黄色的灯光投了出来她坐在冰箱前,手里拿着一盒哈根达斯吃得正欢,宛若薄胎瓷的肌肤,刷上了一层暖色听到动静,她回头看他她如贪食的奶猫般,舔去唇上沾着的一点冰激凌渍,模样清纯,动作却妩媚诱人。

沈策看着,喉结滚动了下,低沉的嗓音添了几分沙哑:“少吃这些冰的,都二十岁的人了,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见她光着两只嫩藕尖般的小脚,他上前,俯身,轻而易举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谁叫你这么晚才回来,我都找不到能吃的东西了。”她埋怨道,“再说了,你的职责,不就是照顾我吗沈策自十三岁,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进了他们白家的门开始,就像个侍从般,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至今已经十三年了沈策睨了她一眼,沉默无言。

两人面对面拥着。

白知施如一只玲珑小巧的树袋熊般,懒懒地挂在他身上,双腿箍紧了他精瘦的腰身,两只手臂搭在他肩头手里还不忘捏着那盒哈根达斯。

他走一步,她就跟着颠一下。

她肌肤娇嫩,被他身上的机车服磨得生疼也不满地在他怀里扭了下,蹭着他硬实的胸你的衣服怎么这么扎人?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啊…沈策,你怎么还没戒烟?

她念叨了好一会儿,沈策漫不经心地“嗯”了两声回应她,将她放在饭桌旁,让她乖乖坐好。

你慢慢吃,我去洗澡。”说着,他帮她打开外卖盒。

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尚且滚烫的骨汤麻辣烫还冒着热白知施食指大动,也不顾会被他看到裙下春光,双腿盘坐在椅子上,室无平日里端正优雅的名媛模样。

沈策头疼地搡了揉太阳穴,终于忍不住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呢?

白知施拿着一次性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却没抬头看他,满不在乎道:“离开就离开了呗,白家有的是钱可以再请一个人。

沈策盯着她的发顶,沉默了两秒,径自上楼,准备洗个澡再下来收拾。

白知施用余光瞥他,见他那颀长挺拔的背影渐渐走远,她莫名失了食欲。

沈策洗完澡,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刚一走出浴室,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尖叫。

他嫌刺耳,跨步上前,用手堵住了声源—

白知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房间里。

他谏度太快,受惯性影响,她被他芾着,躺倒在床上。

铺着藏青色床单的大床晃了晃,震得她头晕目眩。

 文学

两人挨得很近她忡怔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眼睛生得极漂亮,像是一个幽邃的漩涡,勾魂摄魄,叫人沉溺。

“怎么突然来我房里了?”沈策问她。

他没有起身,而是保持着床咚的姿势,伏在她上方。

白知施赧然:“你怎么不穿衣服?

沈策笑了汉不是没看过。

她的确看过,不过那是在她小时候。他那时可没现在精壮魁梧。

“说吧,找我做什么。

白知施嗫嚼着唇瓣:“我们结婚吧沈策愣了一秒,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她做了个深呼吸,重复道:“我们结婚吧。

…呵~”他突然低声笑了出来,胸腔轻颤,惹得她心脏扑通扑通跳。

大小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赶紧回房睡觉。”他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白知施小脸一垮:“我不想相亲…

如他所言,她今年20岁,已满法走结婚年作为白家唯一的继承人,她的婚烟大事向来是引人瞩目的自打上个月,她父亲突发脑梗塞,导致全身瘫痪后,她的爷爷和母亲就开始给她介绍青年才俊,为她挑选一个能托付终身的人他的态度冷淡了几分:“不想相亲,那就找一个你喜欢的、可靠的人结婚你就是啊。

沈策的本名不是沈策,而是萧彻十三年前,萧彻十三岁聪明早慧的他,在高二下学期的某个周末,陷入了人生最黑暗的低谷期。

父亲沾染黄赌毒,母亲被人囚禁折磨。

昔日在全国数一数二的软件公司,一夕宣布破产。

他从全封闭式学校回到家时,双亲已跳楼自杀,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穷凶极恶的世界那个倦鸟归巢的傍晚,他被人迷量,捆绑,丢进了车子的后备箱。

车子一路颠簸,从市区驶入了山区他想方设法逃了出来,却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后来,他想起父亲跟白家的交情,找上了白家他跟白知施之间,其实是有一桩“指腹为婚”的婚事的—一虽然只是他父亲和白知施的爷爷酒酣耳热之际玩笑话,不见得作数。

但白知施的爷爷白柯却对他青眼有加,还真有意将他留在白家,让他将来和白知施结婚。

可,白知施的父母并不待见他,更遑论将宝贝女儿嫁给他了。

也是,换做是他,他肯定也舍不得将掌上明珠,嫁给一个身家门第相差甚远的了苟活于世,他改名换姓,随了曾祖父的本姓一—沈他在白家待了没几天,白知施就出事了她被人绑架,对方要求白家拿出五千万赎金,否则就撕票。

接到绑匪的电话后,白家乱成了一锅粥白知施的母亲哭得不能自已,她的父亲和爷爷愁眉不展,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见他不为所动,她只好增加筹码:“那,你缺老婆吗?我怎么说,也是个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

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沈策审视着她,表示质疑。

不过,有一说一,她长得的确甜美漂亮,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双纯澈灵动的眼睛,藏不住任何心事。只消一眼,便让人轻易看抛开白家千金的身份不说,只凭她出挑的容貌和身材,她的追求者向来不少找老婆这方面,我要求不高。”他动了逗弄她的心思。

他俯身,双臂撑在她身侧,戏谑道:“只要床上合拍就行。

白知施愣了愣,蓦地发现,沈策看她的眼神变了—一白知施艰涩地吞咽着唾沫,害怕地蜷成一团,“开玩笑吧?

他眯了眯眼,笑得不怀好意,逐渐向她逼近。

没开玩笑哦~既然是结婚,肯走是要同床共枕的。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

他靠得太近了属于他的雄性气息直往她鼻子里钻,她怯懦地往后仰去,“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看她涨红了脸,沈策笑意渐浓,左手手肘压在她身侧,把她笼置在自己的身下,右手手背抚摸着她的脸颊。

害怕了?”他直勾勾地盯着她,嗅到了她身上的淡淡馨香。

白知施抿紧唇辯,他的眼神侵略性十足,让她胆战心惊。

他埋头在她脖颈间轻嗅,太过亲密的距离,若有似无的触感,让她浑身燥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哂笑:“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连这点尺度都接受不了。啧,要是结了嫣婚,我还会说更过分的话,做更过分的事,到时,你该怎么办呢?

谁说我……发现他的唇瓣不小心贴到了她的脖颈,白知施怂得缩了缩肩膀,“我都已经二十岁了。

既然是个成年人,那就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问题。”他的手摸上了她的柳腰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掌心被他那灼热的温度烫了一下。

她吞吞吐吐道:“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可以出轨,去找其他女人解决生理需求,我不在乎的。

但这事要是暴露了,有损我个人形象。”他不会傻到拿自己奋斗已久的事业,去图一时的爽快他撩起裙摆,身体下压,两人进一步的接触

“不要.…”她喃喃道。

“既然你没办法接受,那就少说胡话,离我远点。“他淡漠道,大手往身下一扯,白知施只见眼前闪过一抹浴巾的白,身上的重量倏地消失了。

他翻身躺在她身侧,盖上了被子,动作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

“我要睡了,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白知施瞅了眼团在地上的浴巾,他平时都是裸睡的么?

说吧,你要怎样才肯跟我结婚?我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她坚持不懈。

他的语气有些不耐:“我说了,床上合拍就行。你想找人和你假结婚,又不肯付出点代价,小公主,你还真是天真可我…可要是上床的话,不就是真结婚了么?

你也可以当成是领了证的长期pao友。

白知施犹豫。

沈策为了彻底打消她的念头,幽幽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她的心脏咯噔一跳,他不会说,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