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按着腰强迫惩罚做到哭,主动打开腿接受调教

时间:2021-06-04 11:2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程霏再次睁开眼时,却看见程婉正坐在床边上,晃着两条大白腿,像看小白兔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我的好姐姐,你的血还真是有奇效呢,我头瞬间也不晕了,伤口也好了!”她妩媚地将头发别到耳后,露出红润的脸颊,精神饱满得怎么看都不像重症昏迷过的病人程霏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在撒谎。

果然,程婉耄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扯开包着手腕的纱布,露出光洁一片的肌肤。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义虔相信我就够了!至于你的血…说着,她拿起装满血液的血袋,当着程霏的面,撕开口子,任凭血液汩汩流进垃圾桶里,“这么肮脏的东西,我才不稀罕呢!看着自己差点没命抽出的血液,被这么槽践,程霏心头大痛,忍不住扑过去,想狠狠暴打她一顿然而,她头晕目眩,脚步虚软,反被程婉以逸待劳,一把抓住她受伤的手腕。

指甲狠狠掐进肉里,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程婉发现她手腕上的伤口,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哟,我自诩高贵,要强的好姐姐,也学会绿茶婊才用的苦肉计了?”说着狠狠甩手,程霏声撞到床头,整个人摔倒在地,后背顿时传来一阵剧痛程婉并不放过她,尖细的高跟鞋趁机踩到她手腕上,反复碾压,程霏痛得直冒冷汗,苍白脸色更加惨白程婉居高临下,得意地看着她惜你现在说的话,义虔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不妨告诉你,昨晚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你不是一直喜欢那个瞎子吗?我好心帮你一把啰!”想到昨晚的迷药,酒店,记者,再到今天的割腕抽血,竟是程婉一手策划的,程霏震惊得连疼痛都顾不上了。

“他可是你的未婚夫,你竟然连他也算计!你这样做,除了让全C市的人都知道我睡了你的未婚夫,还有什么好处?”“哼!"程婉挪开脚,像看可怜虫一样看着程霏,满脸不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把个瞎子当宝贝?我不过是想让他尽快同我结婚而已!只有成为顾家正式的儿媳妇,我才能拿回原本属于我的那份股份!”听她一口一个瞎子,程霏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程婉看她痛苦,说得更起劲了那个瞎子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呢?他一早就和我订婚,却一直拖着不肯结婚,说是要为明景守孝三年,谁还不知道他心底的那点小算盘?不过说到底,还是怪你!”程婉突然话锋眼中腾起一丝伤感。

但程婉看她痛苦,说得更起劲了那个瞎子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呢?他一早就和我订婚,却一直拖着不肯结婚,说是要为明景守孝三年,谁还不知道他心底的那点小算盘?不过说到底,还是怪你!”程婉突然话锋一转,眼中腾起一丝伤感。

三年前,要不是你害死了明景,我早就成为顾家未来的女主人了!谁会愿意费尽心机讨好一个性情古怪的瞎子!你说,这么点血,又怎么能表达我对你的谢意呢?我的好姐姐!她阴柔的目光里满是狠毒,像吐着芯子的毒蛇。

程霏嗅到一丝不祥的预感,忍不住往后退去,却抵在冰冷的墙上,退无可退想干什么?”“你的命反正不想要了,不如给我吧!明景哥哥一个人在那边,很寂寞啊!"正说着,程然伸手狠狠掐住程霏的脖子,将她拖到窗户前,目光中杀机毕蟊你……”两人虽然势同水火,但没想到程婉对她的恨意竟然深到非杀她不可的地步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围着你转,而我永远是被嫌弃的那个,我以为他不一样!他向我求婚了,他明明说他喜欢的人是我!程婉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是顾明景,她的面目因嫉妒而扭曲

“可是最后他还是骗了我,他明知你喜欢那个瞎子,还是舍了命救你…凭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爱你,不爰我!·积累已久的妒忌,如同开了闸的洪水,倾斜而出,让程婉彻底失去理智,程霏被她掐得喘不过气天知道,她想要的爱,只有顾义虔,但偏偏,顾义虔喜欢程婉,她又何尝不妒忌只可惜,程婉完全沉浸在癒狂里,丝室不给程霏开口的机会。

“既然他这么爱你,我就成全你们!”说着,她将程霏拎起,用力推向窗外。

慌乱中,程霏抓住窗户边,奋力挣扎道,你错了…景哥…,他你不配说他的名字!”程婉眼中的癜狂达到了顶点,用力掐程霏脖子的将整个身子都压了过去,程霏彻底喘不过气来窒息的绝望激发了程霏的求生欲,她双脚一踢,无意中踢倒旁边的器械架子,“啪”一声砸到程婉的肩膀程婉身子一歪,重心不稳,反倒从程霏身上栽了下去这陡变突生,在门外听到响动的顾义度突然推门进来了,急道:“怎么了?“程霏好不容易扒在窗户上,及时伸手抓住了程婉。

不料,程婉突然发力,将程霏猛地朝下拉去,程霏防备不及,一下子被拉出窗外,两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猛然向下坠去慌乱间,却听程婉恨恨地说道,“你,我,本就只该一个人活着!”耳边传来“嘭”地一声巨响,程霏只觉后背一阵剧痛,眼前彻底一黑你醒了?”顾义虔低沉磁性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时,程霏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我……”程霏刚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被顾义虔皱着眉阻止了。

别动,你现在需要静养!”顾义虔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程霏有些受宠若惊只见他指挥着医生护士各种详尽的检查,对她的身体比她目己还紧张。

程霏忍不住一丝欢喜,她乖乖地躺在病床里,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不疼,但心底却开出花来。

“你知道她骗人了?是她想要推我下楼,却不小心掉下去了……,”顾义虔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唯一只可能是发现了程婉的真面目,程霏忍不住想要确走自己的猜想。

好了,不要再说了,“顾义虔头紧皱,似乎有些不想讨论这个问题,“这些都不重要…能活着就好!顾义虔替程霏掖好被角,动作温柔得程霏筒直不敢相信,这场无妄之灾竟能换来他的关心,先前的一切痛苦又算得了什么程霏乖乖地闭上噴,不再说话,目光一直盯着顾义虔,仿佛永远都看不够

 文学 你知道她骗人了?是她想要推我下楼,却不小心掉下去了……,”顾义虔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唯一只可能是发现了程婉的真面目,程霏忍不住想要确定自己的猜想。

“好了,不要再说了,”顾义虔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不想讨论这个问题,“这些都不重要能活着就好!”顾义虔替程霏掖好被角,动作温柔得程霏简直不敢相信,这场无妄之灾竟能换来他的关心,先前的一切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程霏乖乖地闭上噴,不再说话,目光一直盯着顾义度,仿佛永远都看不够

“这几天,我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全,你好好养伤,不要乱走!说完这句话,顾义度转身离开了病房程霏摸着手腕上因反复出血而格外狰狞的伤口,隐约觉得顾义虔对她的好很不真实即使他离开过千百次,只要一次回头,她就迫不及待地奔过去,她对他的爱,早在卑微里开出了花。

原来,活着也挺好,只要他还在。

心底再次燃起活下去的希望,程霏太欢喜,以至于完全没有察觉到顾义度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愧意。

顾义虔走后,好几个保镖轮流在门口执勤,杨茹气势汹汹地来过几回,都被拦了回去。

不过程霏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保镖保护她的同时,也限制了她的自由我想去院子里晒晒太阳,也不行吗?”第三天,程霏终于忍不住了,拨通顾义虔的电话,可怜兮兮地向他电话那头迟疑了三秒钟,程霏还以为掉线了,熟悉的声音方才冷冷传来,“就一刻钟时间,下不为例!”程正欢天喜地朝院子奔去,谁知刚走到榕树底下,突然来了一群小孩子,拿着水枪打闹着冲了过来。

身后的保镖很快被孩子包围,程霏突然被撞了一下,加上贫血头量,差点一头栽倒在树底下,幸得一双有力的手从空中突然探出,及时扶住了她的肩

“跟我来…程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拖到了树后,离开了保镖的视线程霏不由心慌,刚想要呼救,却发现眼前的人格外眼熟。

“怎么是你?“没想到这人竟然是夏之恒,程霏这三年来硕果仅存的朋友。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