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强行染指`疯了一样的占有

时间:2021-08-12 13:1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如同天籁之音的声音渐渐飘远,柳月珊气得炸毛,该死的,居然为了一个白面馒头被该死的男人轻薄了?

啊啊啊啊啊……不带这么玩人的!

五毒门?这五毒梅花针只是曾经是一些书籍上看到的,并没有真正的制作者,可是如今在这个世界,竟然是江湖忌讳?

五毒门,到底是什么?

翌日,天色还早,柳月珊就被外面的动静吵醒,睁开双眼就看到一抹纤瘦的身影,“小兰?这么早你干什么?”

“小姐,奴婢……奴婢……”小兰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的,看得让人着急,柳月珊一股脑站了起来,淡漠道,“说吧!有什么事?”

“小姐,花姨让奴婢告诉您,今个若是小姐还不知道一个婢女的分内之事,就……就……”小兰的脸色越发的难看,眼底的眼神闪躲着,柳月珊脸色一沉,“小兰,如果连句话读说不好,那么本小姐还要你有何用?”

“小姐……”小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柳月珊无奈的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又跪下干什么?别说我已经不是侧妃,就算是,从今以后在我面前不用下跪,更不准自称奴婢,每一个人出世降生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尊严和人格,没有谁比谁尊贵,明白吗?”

小兰弱弱的抬起头,“小姐,奴婢不明白!”

“……”敢情她又白说了!

紫宸王府的西面是除了有所小妾藤姬的小院之外,就是偏院,是王府下人居住吃饭休息的地方,还有膳房,浣衣房。

卯时,作为王府的婢女还是家丁都必须起来干活,从卯时到辰时,柳月珊就一直在洗衣服,男人女人的衣服一堆又一堆的。

柳月珊不过十五岁,娇小的身影差点被堆积的衣服淹没,一旁的小兰偷偷拿了两个馒头过来,“小姐,您先吃点吧!这些交给奴婢好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兰,现在的我不是什么侧妃,和你一样只是个婢女而已,所以这些是我该做的。”柳月珊并未拒绝她拿来的馒头,有馒头吃总比饿着肚子好,她并不怨恨他们让她干活,反而还有些庆幸,这具身子实在太过虚弱,正好可以借助洗衣做饭这些粗活锻炼锻炼。

一个自小接受魔鬼训练的特工,区区粗活又算得了什么?在她眼底,毛都不算!

辰时,柳月珊作为婢女,也必须和其他的婢女一样,负责侍候主子们用膳,王府前厅,柳月珊安分的站立在一旁,看着桌上精致的餐点,淡漠的眼底露出少许的鄙夷。

仅仅一个早餐,竟然如此奢华,不愧是皇室之人。

“倒酒!”冰冷而冷漠的声音带着微怒,锐利的眸子如同利剑落在柳月珊的身上,龙宸睿冷冷的打量着她,说道,“怎么?花姨,王府什么时候养了一群闲人?”

话音一落,所有侍候的下人立刻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王爷息怒,王爷饶命啊!”

柳月珊眉头蹙起,有些不悦,大清早的竟然喝酒?再看看他仅仅凭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畏惧,甚至担心丢了身家性命,眼底的不屑和嘲讽更加浓烈,只可惜柳月珊眼底的变化并没有逃过龙宸睿的视线,冷冷勾唇,淡漠的眼神掠过跪在地上的花姨。

“花姨,这个婢女可是你调教?”

地上的花姨闻声立刻吓得颤抖,看着一旁背脊挺直的柳月珊,不停的流着冷汗,“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定会好好调教这个丫头的。”说着狠狠的揪了一把柳月珊的大腿,直接疼的柳月珊牙齿都打罗嗦,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下手这么狠?

一旁的几个侧妃和小妾则是拂袖偷笑,嘲讽的眼神毫不吝啬的打量着柳月珊。

“王爷,月珊妹妹刚被贬成婢女,难免有些不习惯,不知道侍候主子也是在所难免的,不是吗?相信月珊妹妹在假以时日一定会做的得心应手,成为一个称职的婢女,对吧!各位妹妹!”夏怡寒表面上是在为柳月珊开脱,明白人都听得出来是在嘲笑柳月珊。

龙宸睿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慵懒的将夏怡寒搂在怀里,暧昧的将嘴里的酒强行渡给夏怡寒,后者脸色大喜,大胆的勾住龙宸睿的脖子,媚眼如丝,脸色潮红,“王爷,你可真坏~~~”

“怎么?本王让爱妃不满意?”龙宸睿的脸色看不出息怒,但那冷冽的声音却透着一股阴冷,夏怡寒弱弱的缩了缩脖子,柳月珊却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样子,没有丝毫波动,仿佛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一样?

龙宸睿危险的眯起眼睛,几乎要将柳月珊看穿,眼前的女人似乎真的变了?难不成一个人失忆的改变就这么大吗?

不仅是他?

 文学 夏怡寒和其他的侧妃都面面相觑,龙宸睿故意和夏怡寒暧昧,无非就是为了刺激柳月珊,可后者竟然无动于衷,这相当于龙宸睿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

一顿早饭最终以柳月珊受罚收场。

那就是一天劈完后院的那一堆木柴。后院里,柳月珊看着堆积如山的木头,直摇头,“可怜了这些木头,这得长多少年才能有这么多啊?”

“小姐……”小兰刚喊了一声,一张小脸已经纠结成一团,看着盈盈款款走近的红衣女子,不禁脸色一变。

“哟,没想到月珊妹妹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木头可怜?真是好笑,比起木头,本侧妃还是觉得月珊妹妹可怜可怜自己比较好!”尖酸刻薄的声音带着丝丝嘲讽,柳月珊一抬起头,就看到几个莺莺燕燕的女子,为首的正是这紫宸王府的宠妃————夏怡寒。

此刻的夏怡寒,她一袭大红衣罩体,修长而白皙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柳月珊好笑的勾了勾唇,却并没言语,反而盈盈一拜,欠身道,“奴婢柳月珊见过怡侧妃,玉侧妃,凌侧妃……”

反之小兰却是跪在地上,很是恭敬的请安,“奴婢小兰参见怡侧妃,玉侧妃,凌侧妃!”

夏怡寒玩弄着肩头的秀发,骨子里散发着妖媚之气,眼眸危险的眯起,下一秒旁边的玉侧妃却暴怒道,“大胆婢女,见到本妃竟然不下跪,该当何罪?”

面对玉侧妃的怒骂,夏怡寒只是在心里暗骂一声蠢货,脸上却带着看戏的笑容,柳月珊淡漠的勾唇,“下跪?玉侧妃确定要奴婢下跪吗?”

要知道柳月珊可是当着紫宸王的面说过,从不下跪,这一辈子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外加一个跪死人!玉侧妃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柳月珊你还以为你还是侧妃吗?现在的你不过是个下贱的婢女而已!”面对柳月珊,女人的善妒心很快就暴露了出来,这个玉侧妃,原本就是左相的千金小姐,从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却在后来得知右相的废物小姐竟然能够和她平起平坐?平日里看在龙宸睿的面子上也就算了,而如今别说她不是侧妃了?

就算是她也敢教训她!

刚好今日龙宸睿进宫去了!

柳月珊不但不怒,反而淡漠的轻笑了一声,“玉侧妃这话就错了,奴婢是婢女没错,但不下贱,不知道玉侧妃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呢?龙辰国有个很贱的女人,因为她最喜欢说下贱两个字,所以她的师父就特意传了一套适合她的武功,后来她就学会了,却一个不小心自己误杀了自己,她的师父很伤心,在她的坟琢前说了一段话,玉侧妃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玉侧妃傻愣愣的反问了一句。

“龙辰国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终于,你练成了武林绝学:醉银剑!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贱人!)。”柳月珊话音一落,玉侧妃脸色瞬间就青了。

旁边的夏怡寒和凌侧妃,还有身后的丫鬟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玉侧妃气得炸毛,一怒之下,破口大骂,“柳月珊,你个该死的贱人,你竟然骂我?”

柳月珊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冲众人眨了眨眼,“咦?玉侧妃,您是不是误会了?奴婢怎敢骂你呢?”

“你……你……你,还敢狡辩?”

“哎呦呦,玉侧妃此话怎讲?奴婢不过是讲了个故事而已,偏偏玉侧妃自个喜欢往自个头上扣帽子,这可怪不得奴婢啊!而且那个师父的弟子可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呢!”柳月珊无辜的望着玉侧妃,眼底闪过一丝得瑟的狡黠,话音一落,那玉侧妃就彻底炸毛了。

“柳月珊,你什么意思?”玉侧妃不是傻子,在场的都不是傻子,只要是个明白人都听得出来是骂人,只可惜在柳月珊这里,你根本没辙。

夏怡寒笑靥如花,阴毒的眼神掠过柳月珊,妖媚的身子犹如一条魅惑的水蛇,款款走到玉侧妃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玉儿妹妹国色天香,却连一个丫鬟都能辱骂你不漂亮,这要是传出去,可会坏了名声。而且要是王爷知道了……”夏怡寒一句话无非是火上浇油,立刻气得玉侧妃理智崩溃,“该死的贱人!来人给本妃掌嘴!”

“是!”玉侧妃身后的丫鬟立刻阴笑着朝柳月珊走来,跪在地上的小兰脸色大变,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直接挡在柳月珊的面前,“你们不能打我家小姐!”

“滚开……”一巴掌直接将小兰打到在地,嘴角的鲜血缓缓的溢出,柳月珊眸子一沉,还未等那丫鬟掌嘴,她就一巴掌回了过去。

“放肆!”三个侧妃同时喝道。

“放肆的是她!”柳月珊冷冽的眸子一扫,三个女人立刻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淡漠的眼底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冰冷的声音从薄唇吐出,“别说我还是王爷的女人,就算不是,我也还是当今右相的千金,更是皇上封赐的侧妃,她区区一个丫鬟,打她一巴掌那是轻的,要让皇上知道了,她有几个脑袋都得被割掉!”

没有一个人会料到一个只懂得刁蛮跋扈,哭哭啼啼的庶女,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一面,龙宸睿和龙清和刚回到王府就听下人来报,几个侧妃都去找柳月珊的麻烦了,本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没想到刚到这儿就看到这一幕,刚欲现身,却被龙清和一把拉住。

“三哥,不妨看一出好戏!”

柳月珊眼底充满着冷厉的寒冰,长年混迹在黑道组织的特工,只需一眼就让你颤抖,夏怡寒微微惊讶,只是见过不少场面的她,瞬间便恢复了妃子的仪态。

“月珊妹妹说的对,的确是这丫头的错,不过,月珊再不满意玉儿妹妹,也不用骂她不漂亮啊?要知道玉儿妹妹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呢?”

“怡侧妃说笑了,奴婢可是一直认为玉侧妃美若天仙呢?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师父的弟子可是个国色天香的女子,而玉侧妃又自认是那师父的弟子,当然也同样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不过呢……”话音一落,玉侧妃的脸色再次青了,却被柳月珊直接无视。

“倒是比不过怡侧妃美,瞧瞧怡侧妃这如花似玉的模样,长的多惊险,看着一双媚眼,真给脸省地,瞧这白皙的脸蛋,长得真有创意,这要活下来还得需要勇气,但是呢?猛的一看,不怎么样,再仔细一看,还不如猛的一看。”柳月珊狡黠的笑了笑,对上夏怡寒那逐渐阴沉的脸色,“怡侧妃,说到这里,奴婢倒是想到了一对对子想要送给您,这可是月珊做奴婢的第一份心意,虽然奴婢才疏学浅,怡侧妃可不要嫌弃才好。”

夏怡寒气得脸色都绿了,看着柳月珊那笑吟吟的模样,恨不得撕了她的脸,“说!”

“上联是: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下联是:转过身吓退百万雄师!”柳月珊右手捏着下巴,故意卖起了关子,“至于横联嘛!我的娘呀!”

柳月珊话音一落,长廊后面的龙宸睿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而白衣纤尘的龙清和却是扑哧一声就笑了……那笑的叫一个灿烂!

夏怡寒狠毒的瞪着柳月珊,正欲发作,身后的丫鬟却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袖,“主子,刚才阿福说王爷已经回来了,主子还是先离开的好!”

即使夏怡寒再不甘心,也不得离开,要是让龙宸睿看到她这幅模样,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一张绝美的容颜已经因为怒气变得有些扭曲,更加显得狰狞。

“哼!我们走!”夏怡寒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离去,刚走了两步又示意玉侧妃回头喝道,“柳月珊,你先别得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得玉侧妃的警告,夏怡寒脸色缓和一分,余光随意一扫,却看到一双黑色的蟒靴,顿时一股凉气从脚底冲到头顶,抬起头就对上长廊后龙宸睿那深邃的眸子,抿了抿唇,带着人离开了。

该死的,王爷怎么会在这里?

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全部都看到了?还是刚刚到?夏怡寒带着不安和害怕回到了溢香园……

看着夏怡寒等人离去的背影,柳月珊愤愤不平的爆了一句粗口:“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在家浪费人民币!”

蹲下身扶起小兰,“没事吧?”

小兰一阵感动,根本没有想到柳月珊会为了她和那些侧妃撕破脸皮,眼眶一红,“小姐,小兰没事,可是那副对联的横联是什么啊?”

额……

柳月珊嘴角一抽,这丫头的闲情逸致可真好,愣是没想到小兰还问这么一句,当下弱弱的说道,“我的娘呀!”

“啊……小姐的娘亲怎么了?”

柳月珊最次抽搐了几次,眼神遁走,“娘亲没事,我是说横联就是我的娘……呀!”最后一个呀字几乎没有了声音,柳月珊愣愣的看着从后面走出来的两个男子,一黑一白,倒是搭配的好?

她还真没想龙宸睿会在这里,脸色一沉,没好气的欠了欠身,“奴婢给王爷请安!”旁边的小兰一听,浑身都抖了。

“奴婢小兰给王爷请安!”

“都起来吧!”淡漠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龙宸睿抿了抿唇,探视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柳月珊的身上,“几日不见,本事见长了,倒是让本王更加意外了。”

“这世间让王爷意外的事多了去,不止奴婢的本事!”柳月珊不屑的撇了撇嘴,更加确定刚才的一幕都被这个男人看到了,当下不必隐瞒了。

“哼!倒是越发的伶牙俐齿了?”龙宸睿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而柳月珊更是直接将他无视了,一双淡漠的眸子里突然燃烧起愤怒的火焰,死死的盯着龙宸睿身后的白衣男子,龇牙咧嘴的吐出三个字,“龙——清——和!”

龙清和面如冠玉,这个如同谪仙般的男子在昨晚已经毁了他的美好形象,只见他手执羽扇,嘴角勾起一抹神仙般的笑容,“珊儿,我们又见面了?”

珊儿?他倒是挺能套关系的,余光扫到龙宸睿那危险的眸子,便知他又是误会了,虽然她并不怕误会,但是害怕麻烦,当即冷漠的往旁边一站,“对不起,我和你并不熟。”

“珊儿,好歹本王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难不成珊儿姑娘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嘛?”龙清和眨巴着眼睛,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模样,气得柳月珊直咬牙,“对不起,我不记得有你这么丑的救命恩人,告诉你,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是长得丑又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丑?想他堂堂龙辰国晋王爷,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居然被这个女人说丑?

这是对于龙清和的一大耻辱啊!

“珊儿,你居然说本王丑?”龙清和也气得牙痒痒,这个小女人,居然如此不待见他,好歹也是给过她一个馒头的人。

咳咳,虽然只是在路边捡的馒头!

柳月珊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嘴角一阵抽搐,奈何又对上龙宸睿那渗人的眸子,只得无奈的说道,“其实你也不丑,你知道吗?这世间一般只有两种人可以吸引本姑娘,第一个是美如冠玉的人,比如……咳咳……王爷。”话音落下,立刻瞄了瞄龙宸睿的脸色,见没有变化才大胆的说道,“第二种就是你这样的!”

“啊?”龙清和脸部一抽,“什么叫我这样的?”

“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而且据我观察,你肯定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看看啊,你这小脸瘦的,都没个猪样啦!”柳月珊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龙清和的脸色也跟着扭曲了。

到最后直接变成委屈,“珊儿,本王在你的眼底就这么不值钱?”

“谁说不值钱了?虽然瘦了点,但是还能卖个好价钱!”

柳月珊不加这句还好,一加这一句,龙清和立刻气得跳了起来,“女人,你…你…你…你居然骂我是猪?”

一听这话,柳月珊不乐意了。

“咦?谁说你是猪了?这太不像话了!总不能人家长的像什么就叫人家什么吧!怎么能说你长得像猪呢?那是侮辱了猪。”柳月珊说完,还得意的扬了扬头,冲龙宸睿灿烂的笑道,“对吧!”

哪知龙宸睿脸色一沉,再随即变得铁青,愤怒的神情几乎要将柳月珊活吞了一般,“柳——月—珊!清和是本王的四弟!”

四弟?完了?她忘记他们是兄弟了?

柳月珊弱弱的后退一步,“王爷,奴婢忘记了……”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可怜,眼眶里的泪水立刻打转,龙宸睿一阵烦躁,愤怒的拂袖而去……

她就知道这男人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泪,要么是心疼,要么就是厌恶,很明显,这龙宸睿是第二种!他要是心疼了,除非心长别人身上了。

龙宸睿愤怒离开,柳月珊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旁的小兰早已经瘫软在地上,一张小脸被吓得惨白,“小兰,你没事吧?”

“小……小姐……”小兰不可置信的看着柳月珊,如今的小姐变化实在太大了,就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怎么了?”

“这丫头估计是被你吓到了!”一声令人着迷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轻笑在柳月珊身后响起,后者一转身,就和龙清和撞了个满怀。

“你怎么还没走?”明显很不和善的模样,龇牙咧嘴,龙清和却是轻轻一笑,“本王还等着你报答救命之恩呢?怎么会轻易就走了呢?”

“救命之恩?”一提起救命之恩柳月珊就气得牙痒痒,“你什么时候对本姑娘有救命之恩了?”

“馒头啊!要不是我的馒头,你肯定已经饿死了,哪里还有力气和三哥的那群女人周旋?”龙清和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