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窝里的公憩第`偷偷藏不住

时间:2021-08-30 14:2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冰凉的指尖拂过皮肤,闵青葵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蒋慕辞像是捏着只动物般重重地在闵青葵的脖子上揉了两下,察觉到她的紧张,嘲弄地挑了下眉,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

闵青葵却反感他的触碰,更厌恶他的言语。

几个小时前他还和乔沫儿亲亲我我,凭什么插手她的交际圈。

可闵氏是她的软肋,她没底气反驳蒋慕辞。

在决定放下自卑承受了蒋慕辞三年的冷漠,她早就没了尊严。

她嘲弄地抬起头,忽然瞥见天台门口立着的身影,眼里扬起一抹快意,靠近蒋慕辞,娇柔地开口,“蒋总管这么多,该不会还没放下我吧?”

言落,蒋慕辞神色有一瞬间的怔忪,深邃的瞳孔里映着闵青葵明媚的笑颜。

“慕辞,你们在做什么?”隐没在暗处的乔沫儿忽然跑过来,颤抖着手抓住蒋慕辞的手,红着眼眶等着闵青葵,哽咽着道,“闵青葵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不要纠缠慕辞了好吗?”

扣着闵青葵脖子的手忽然松开,像是抓了什么藏东西似得在身上蹭了蹭。

“沫儿,不是不让你出来。”蒋慕辞那具宽阔的身躯把乔沫儿抱进怀里。

乔沫儿低声抽泣着,“慕辞,我好害怕你又会抛弃我和她在一起,你不要离开我!”

闵青葵经历了短暂的心痛失神,冷漠地看着面前秀恩爱的两人。

她攥紧冻得冰凉的手指,逼迫自己移开视线。

“我不会离开你。”郑重的誓言传进闵青葵的耳朵里。

她慌忙捂着胸口,脑海深处的记忆纷纷涌了上来。

 文学 曾经那个把她从鬼门关救出来的人也说过不会离开她,可笑那段誓言现在想来就是笑话。

“青青,外面凉了,我们进去吧。”

郁天戈默不作声地来到闵青葵身边,抓过她冰凉的手,温柔的声音带着抚慰人心的效果。

闵青葵从回忆中抽离,看了眼被抓住的手,抿着唇抽了出来。

她不敢看郁天戈的眼睛,沉默地走到轮椅后面。

“闵青葵,记着我的话!”

蒋慕辞冰冷的声音惹得闵青葵手一抖,她抿唇看过去,毫不意外地撞进一双冷漠的眼睛。

她心乱得很,沉默下来。

“闵青葵!”蒋慕辞的音调忽然提高,让闵青葵心尖忍不住一颤。

“我知道了。”

“你最好知道。”

蒋慕辞冷哼一声,抱着虚弱嘤咛的乔沫儿抬脚离开。

雨势渐大,天台的气温降下来,萧瑟的寒意不断地沁入骨子里。

闵青葵推着郁天戈回到病房,去卫生间拿了两条干净的毛巾出来,递了一条给郁天戈。

“今天让你看笑话了,还差点把你再次牵扯进来,实在抱歉。”

她在天台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感觉身体从里到外都是冷的。

一只修长的手握着杯热水递了过来。

她抬眸看向郁天戈,迟疑了几秒还是接过来道了谢。

“你没事就好,不过你为什么不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蒋慕辞,或许他就不会和你离婚,毕竟……”闵青葵眼里忽然涌上酸涩的泪意,忍不住苦笑。

“你不了解他,若是他知道我怀孕了,肯定不会让我留下孩子。”

“怎么会?那可是他的孩子!”

郁天戈神色错愕,还想开口劝慰几句,可目光触及到闵青葵泛红的眼睛,嗓子里就像是堵了团棉花般难受。

他能看出蒋慕辞面对闵青葵时眼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爱意,可同时他又有些举棋不定。

能因为个情人的污蔑不断对闵青葵施加暴力,他真得能给青青幸福吗?

“你好好养身体,怀孕的事情我会替你瞒着,闵氏那边你也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

言落,郁天戈看向闵青葵,却发现她睡着了,瘦弱的身体蜷缩着做出防备的姿态。

十多分钟后,郁天戈从病房里出来,他的助理走了过来,“郁总,这闵总不就是您找了很久的人,为什么您不干脆把人带到你那里去?”

郁天戈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床上熟睡的人,垂下头,声音听不出情绪,“不到时候,她和蒋慕辞还没有个了断,现在我说了也很难走进她的心。”

迟到了这么多年,郁天戈也不在乎继续等下去。

深夜,病房里静悄悄的。

“吱呀——”

紧闭的病房门缓缓敞开,一个黑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停在了病床旁边。

充满嫉恨的眼睛死死盯着床上熟睡的人,扬起手泼出杯子里的水。

“咳咳咳!”闵青葵猛地睁开眼睛,胡乱地伸手摁亮床边的灯。

瞥见阴沉着站在床边的老熟人,闵青葵胡乱地擦掉脸上的水,冷漠地开口,“乔沫儿,你大晚上不睡觉我还要休息,我没力气和你闹,赶紧走!”

“闵青葵你还有脸睡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赶紧给我起来,不过是摔了下能有什么事,别装了!”

闵青葵的大度并没有让乔沫反思自己,她表情扭曲地抓住闵青葵的手臂把她从床上拽起来,尖锐的指甲在皮肤上留下几道血痕。

“够了,乔沫儿你不要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会装,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现在给我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闵青葵撑着疲乏沉重的身体一把甩开乔沫儿,忽然脸颊一痛歪向一遍。

清脆的巴掌声让她左边的耳朵嗡嗡作响,脸颊更是火辣辣得疼。

“这么能说会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对我怎么不客气,浪荡成性的贱人,既然都和慕辞离婚了,为什么还要犯贱地勾引他,不要脸,我今天非要毁了你这张狐媚子脸!”

乔沫儿叫嚣着扑过来,闵青葵担心碰到肚子,怄火地抬手一巴掌还了回去。

“你居然敢打我!”乔沫儿捂着脸惊叫着,像只尖叫鸡似得,吵得人脑袋疼。

闵青葵冷笑着,“为什么不敢?这一巴掌是为了当年你明知蒋慕辞结婚却还不知廉耻地当他的情人,那个时候怎么没见你骂自己贱人?”

言落,她又朝着乔沫儿打了一巴掌,气势十足地嘲弄道,“这一巴掌,警告你的不知足!”

“你别忘了,你和蒋慕辞还没结婚,能不能过了蒋胜国那一关还不好说,而我随时都可能因为利益和蒋慕辞复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指着我鼻子骂?”

“你,我杀了你!”乔沫儿眼睛腥红,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挥舞着手扑过来。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