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韩国综艺《燃烧的青春》姜京宪具本承在一起了吗

时间:2021-08-26 15:3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北北睡着后,余相思算是松了一口气,之后抱着北北进房间了。

余相轻轻地把北北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地为他掖好了被子后,便静悄悄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等她出来的时候,厉靳珩依旧坐在沙发上。

他修长的腿在小小的沙发上无处安放,看上去似乎很难受,换了好几个动作。

不过余相思可没心思管。

能让他留下来,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了,这要是被闺蜜冉媛媛知道,她带着陌生的男人回家过夜,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夜晚很凉,余相思也算好心,去抱了一床干净的被子过来。

等余相思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简单干净的纯色棉质睡衣,还绑着个丸子头,素面朝天,但是皮肤却宛如上等的白脂,五官也极其的好看,给人一种素雅美。

余相思手中抱着被子,站在厉靳珩的面前:“这是给你的被子,省得你再被冻感冒了,北北可就真的没人照顾了。”

厉靳珩愣了一下,从她的手中接过了被子,也并未说一句谢谢什么的。

余相思身上的睡衣看着非常的保守,可不知为何,厉靳珩居然莫名的有了些反应。

简直是见了鬼了……

而余相思压根就没发现厉靳珩异常的变化,把被子交给他之后,便匆匆地回去了。

回到房间后,她伸手抱着小北北就睡下了。

本以为被开除后再也见不到小北北了,可现在就能够抱着他睡觉,感觉跟做梦似的。

睡觉前,她心想着,这要是当初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或许,也这么大了吧?

一想到这,余相思的心里就很难受。

 文学 在痛苦和悲伤之中辗转反侧,直至凌晨,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余相思刚一睁开眼,就瞧见旁边一团软萌萌的小包子正在盯着自己看,睫毛浓密又细长,单手拄着下巴,圆圆的小脸蛋可爱极了。

尤其是眼睛忽闪忽闪的小样子,余相思看着喜欢得不得了,便亲了一口。

接着又说:“早安。”

然后,余相思从被子里面爬了出来,伸出手臂,把手掌落在了小北北的额头上,看看他的发烧情况。

此时,北北已经基本退烧了,但小家伙的脸蛋儿依旧红扑扑的,看得余相思的心中满是欢喜。

余相思穿好自己的衣服后,抱着北北起来洗漱,等到给小北北收拾完的时候,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厉靳珩已经醒了。

厉靳珩过来准备抱起北北,但是北北却不愿意让他抱,黑溜溜的目光依旧朝着余相思看去:“我要漂亮阿姨抱。”

厉靳珩皱了皱眉,耐着性子说:“已经麻烦了你阿姨一整晚,再说,我一会儿还有紧急会议要开,所以必须得立刻走。”

但是北北的小腿僵硬地杵在原地,说什么都不肯走。

“爹地,要不你自己走吧,我要和漂亮阿姨一起住。”

厉靳珩眼底陡然暗沉,脸色也不似刚刚柔和,语气坚决又果断:“不行,你必须和我一起离开。”

北北虽然年纪小,但是却很聪明,开始和厉靳珩讲条件。

小家伙傲娇地环抱着双臂,黑黝黝的瞳孔看向某处,缓缓地张口:“要么我留下来,要么就让漂亮阿姨回去照顾我。”

厉靳珩暗沉的眸子变得更加复杂,显然是不可能同意,所以警告他:“厉北墨,别挑战我的耐性。”

北北不肯理会,伸出软绵绵的小手抓住了余相思的手臂。

余相思实在是受不了他们这个情况,大人总是自以为是,从来不去理解小孩子的想法。

她看不过,这才启口:“若你不介意的话,就把北北留下,反正我也没工作,你晚点来接走就是。”

顿了顿,余相思补充了一句:“免费照顾的,我不收你钱。”

厉靳珩蹙眉,思量了片刻,最终,还是妥协了。

厉靳珩一离开,小北北就异常的兴奋,看着余相思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余相思整个人都被这个小家伙萌化了。

“北北,早餐想吃点什么,阿姨给你做。”

小北眨了眨眼,黑葡萄似的眼睛转了转,“都可以,漂亮阿姨做的食物都很好吃。”

余相思笑了,脸颊处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干净不施粉黛的脸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好看。

她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笑着答应道:“好,那我就给你做一些清淡的粥吧,你感冒才刚刚好,就不给你的身体增加负担了。”

没过多久,余相思便端来了简单的粥,还有几个清淡的小菜。

吃过饭后,余相思也没打算出门,北北就在旁边画画。

余相思看了一眼,发现北北画画挺有天赋的。

小家伙虽然简单勾勒了一些线条,但却能够清晰地看出,那分明是在画她。

余相思一脸惊奇,站在北北的身后,把手搭在了他小小的肩膀上,夸赞道:“北北,你这些简单的线条处理得真不错,我相信,你画出来的画像,肯定会很好看。”

得到了漂亮阿姨的夸赞,北北开心得不行。

中午,两个人一块吃了午餐。

吃过饭后,余相思就带着北北去午睡。

睡醒后,直接带着他出门了。

由于家里的食材已经吃完了,需要重新购买,而小北北对于能跟余相思出去逛街这种事,更是期待得不行。

一大一小出门,去了百货商场。

逛了一圈下来,余相思买了不少的东西,还给小北北添置了一套酷酷的服装。

蓝色的牛仔裤,搭配蓝白相间的外套,还有一双卡通鞋子,北北穿上后,真是帅呆了,迷人的小团子令人移不开目光。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儿在商场里逛了好久后,余相思原本打算要离开的,但北北嚷着要去商场里面的游乐场去玩。

余相思架不住小家伙的恳求,只好把他送了进去,让他和其他小朋友玩。

而她看着北北玩得很尽兴,自己就在商场附近转了转。

没想到,却偶然经过了一家婚纱店门口,余相思渐渐停下脚步,驻足看着橱窗里的婚纱。

因为模特身上穿着的那一套白色婚纱,设计得太抢眼了,让她移不开眼。

当初她准备和秦洛凡结婚时,还在这里订过婚纱。

当时还以为穿上就是一辈子,可谁知道,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余相思自嘲地勾起唇角,眼神闪烁,恨意在心底涌动。

然而就在这时,店内突然走出了几道身影,其中一道,宛如尖刀一般刺进余相思的眼睛里。

是余湘湘!余相思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余湘湘,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到余湘湘的那一刻,尘封的记忆猛地涌了上来,宛如一把钝刀子,一下一下割开余相思那颗好不容易愈合的心。

“湘湘,洛凡对你可真好,还专门请来戴维为你量身定做婚纱和珠宝。戴维可是很有名的设计师,一般人有钱也请不到。”

“是啊,婚礼当天的酒店也是洛凡亲自挑选布置的,足见他对你多用心了。”

听着她们语气中的羡慕和酸意,余湘湘很是受用。

“其实我也不想让洛凡这么费心的,可他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

余湘湘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十分得意。

这番话再次引来一众小姐妹的羡慕。

余湘湘笑得一脸幸福,眼角余光不经意瞥见了站在不远处的余相思。

眼神交汇的那一刻,她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笑得一脸高傲,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一般。

余相思蹙了蹙眉,转身便想离开。

“站住!”

还是没躲过去……

余相思停住了脚步。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

余湘湘几步走到余相思面前,语气中满是讥诮。

“你认错人了!”

余相思一脸厌恶,抬步准备离开,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湘湘,这是谁啊?”

余湘湘的小姐妹们很是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其中一个盯着余相思看了半晌,认出了眼前人,轻笑出声。

“这个啊?这个可是湘湘的姐姐,当初余家的大小姐余相思。五年前跟野男人鬼混,怀了个野种,突然就消失了。余家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尽了!”

余湘湘在一旁假惺惺地开口道:“别这样说我姐姐,她当初也是年轻不懂事儿。”

说着上前亲热地拉起余相思的手道:“姐姐,这些年你去哪了啊?我们全家可都担心着你。特别是洛凡哥,经常念叨你。我们马上要结婚了,能再见到你可真好。”

看着余湘湘那张虚伪至极的脸,余相思胸口闷闷的,恶心得厉害。

“少恶心人了!我跟你们不熟。早在五年前,我就和你们没有关系了!”

说完大力甩开余湘湘的手,转身就走。

可刚转过身,脚步再一次顿住。

“湘湘,不是要来看婚纱吗?怎么都在外面站着不进去?”

来人正是秦洛凡。

看到秦洛凡,余湘湘立马换上一副甜美的笑脸迎了上去,还亲热地挽住了秦洛凡的胳膊。

“洛凡哥,你看我们遇到了谁!”

此时的余相思脸上满是冰冷和愤恨,直直瞪着眼前的男人。

当年要不是他,自己的孩子也不会……

秦洛凡认出面前人后也愣住了,显然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再见到她。

“洛凡哥,不管当初姐姐做过什么,她毕竟是我的姐姐,能在这里遇见也是缘分,我想着邀请她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说好不好啊?”

余湘湘的话无异于提醒秦洛凡,当初余相思给他扣了多大一顶绿帽子。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冷,“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余相思巴不得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这两个人!

余相思只是冷眼瞥了他一下,转身就要离开。

这么一个羞辱她的好机会,余湘湘自然不可能放过。

她伸手扯住了余相思的胳膊。

“姐姐,你别走啊!这么多年没见,我可是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余相思一直在强忍着心里的憎恨。

现下胳膊被余湘湘扯住,还被她用指甲狠狠地掐住嫩肉,她再也忍不住了。

“说够了没有?余湘湘,我跟你可没有什么好说的!”

余相思甩开余湘湘的手,站在原地一脸冰冷地盯着这个虚伪造作的女人。

当初是怎么对她的?现在跑来上演姐妹情深的场面,真是让人恶心到连隔夜饭都恨不得吐出来。

“啊!”余湘湘借机狠狠摔倒在地上,雪白的手心很快出现斑斑血迹。

秦洛凡赶忙上前关切询问。

“怎么样?疼不疼?”

余湘湘计谋得逞,面上却装出一副极力隐忍疼痛,大度地摇了摇头。

“我不疼,只是……我只想跟姐姐说说话而已。”

余湘湘这幅样子更是让秦洛凡心疼不已。

想到罪魁祸首还站在那儿,秦洛凡脸色铁青地看向余相思。

“湘湘念在姐妹情分上,只是想跟你说说话。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余相思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一身清冷气息。

“呵,我怎么对她了?难不成我还要对她笑脸相迎?”

秦洛凡心中的怒火瞬间升腾,紧紧攥了攥拳头。

一旁余湘湘带来的小姐妹们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口。

“你这个女人心思怎么这么恶毒?知不知道湘湘肚子里已经有宝宝了?她可是你妹妹,你这么大力地推她,是想害她流产?”

听到这个消息,秦洛凡愣住了。

“湘湘,是不是真的?”

余湘湘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缩进秦洛凡的怀里点了点头。

“昨天刚发现的,本来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的。只是现在……”

得到证实,秦洛凡的脸上瞬间浮现出惊喜。

接着看向一旁的余相思,冷声道:“你心思还真是恶毒!亏了湘湘还好心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现在看来,你这种人根本不配!”

余相思被眼前人颠倒是非的本事给恶心到了,她根本不想理会。

“既然那么娇贵,干脆在家里藏好,别出来碰瓷。刚刚要不是你喊住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更别说肚子里那个种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给湘湘道歉!”

秦洛凡的脸色逐渐变冷,语气更是不容置喙。

余相思冷笑一声,“道歉?她配吗?”

余湘湘眼看秦洛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柔柔弱弱地开口道:“洛凡哥,别为难姐姐了。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知道,自己越是表现的柔弱可怜,秦洛凡越是不会放过余相思。

果然……

“余相思,今天你要是不给湘湘道歉,就别想离开这儿!”

“不许你们欺负漂亮阿姨!”

北北却在这时冲了过来,伸出两条嫩白的小胳膊挡在余相思面前,瞪着秦洛凡。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