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宝宝只想和你睡1V1`疯了一样的占有

时间:2021-08-06 11:0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身体仿似要被滚烫灼热的烈焰焚烧殆尽,模糊的视线中,伟岸挺拔的身姿朝她靠近。

“程希……”纤细的皓腕攀附在靠近的胸膛上,慌乱的扯着衬衫的扣子,脑中最后的一丝理智也随着男人滴落在她额尖的汗水消失弥散。

唇齿被强势的敲开,攻城略地间将她推入一个让人沉溺的漩涡,痛感来袭,让她忍不住轻颤,很快醉人的快感如波逐浪,覆水难收……

……

“大小姐,大小姐?怎么在这儿睡着了?”护士长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白苏从沉迷的春梦中叫醒,“大小姐,您怀着孕,多为孩子着想些,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董事长这里我们会尽心照看的。”

对上护士长关切的眸光,白苏尴尬的垂眸,下意识揽住自己两个月还不显眼的肚子,脸颊掠过一片绯红。

居然梦到了她跟纪程希那个混乱的夜晚,真是羞死人了!算算日子,程希就是今天下午的航班回来。

白苏轻咳一声,神色敛尽,凝视着病榻上呼吸微弱的父亲,揉了揉眉心,“我爸爸他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大小姐,这个还需要院长和专家亲自会诊之后,才能给您答复。”护士长弯腰摆弄着仪器,检查着生命体征。

“嗯,爸爸就劳烦您照顾了。”说完白苏揉着酸痛的脖颈,走向特护病房的洗手间,准备洗个澡好好打扮一下,去机场守株待兔,她要亲口告诉程希他要做爸爸了。

病房的门打开,几声有序的脚步声将近。

 文学 “江总,里面请。”医院院长支开护士后,点头哈腰的领着一身西装革履的江严彬走进特护病房,他的身后跟着严阵以待的律师团。

白苏听到脚步声,笑意盈满眸子,是哥哥来了!父亲生病这些天,都是哥哥一直在帮忙打理公司,已经好些天不见人影了。

白苏愧疚的垂首,哥哥是父亲再婚后,继母带过来的孩子,也是这个家唯一支持她和程希在一起人,从小到大,他们兄妹的关系,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

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正准备出去和哥哥打招呼,就听到那道熟悉冷冽毫无感情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江严彬冷眼看着病床上插满呼吸管奄奄一息的白继楠,眸中满是不屑,对着身后的律师问道:“闫律师,白继楠这次犯病这么凶险,是不是可以直接判定死亡宣读遗产了?”

“江总的意思我明白,只不过,江总的身份尴尬,大小姐从小备受白继楠宠爱,将她看作是唯一的继承者,股东们应该也都会选择站在大小姐那边,你想要得到全部的继承权……我们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江严彬冷声一笑,带着股狠厉,“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答应你的绝对不会少给,无论如何,白氏集团必须要在我手里。”

“那我拭目以待江总的手腕了。”律师会意一笑,带着众人退出了病房。

透过门上的玻璃,白苏看到江严彬居高临下的看着病床上的父亲,轻声呢,喃,“爸,我费尽心思筹谋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今天,你全部的遗产都是我的,至于你的女儿,我会亲手毁了她!”

直到江严彬离开,病房里重新安静下来,白苏依旧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握在门把上的手几不可见的颤抖着。

这些年对她疼宠无比的哥哥,居然在父亲出事的那一刻,唯一想到的就是对付她,得到父亲所有财产的继承权!

低头看了一眼不甚明显的小腹,脸色苍白,恐怕这个时候,也只能找程希想办法了!

斜阳余辉,从机场开出的宾利飞驰在街道上,纪程希静静的听着白苏告诉他医院里发生的一切。

“哥哥他真的要置我于死地么?”

“苏苏,你爸爸应该教过你,这个圈子没有善良的人!江严彬狼子野心,你今天在医院不是已经听到了吗?他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白苏还想说着什么,突然收到医院发来的一条短信,捏着手机,语无伦次,“程,程希……爸爸他……”

纪程希下意识看了一眼白苏的肚子,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身后一阵鸣笛,刺眼的车灯映入了反光镜,噌然一片雪亮。

只见一辆黑色的车子由远及近,砰地一声,顶住了他们的车尾,并未减速,而是继续横冲直撞的顶着他们的车子前行。

“啊!”白苏脸色苍白的握住安全带,身子随着巨大的惯性左摇右摆。

纪程希咬牙撑住方向盘,尽量控制住车子。恶狠狠的盯着后视镜,江严彬他真的不要命了,想害死他妹妹,居然还敢连他一起下手!

“小心――”迎面而来的货车带着劲风横撞而来,纪程希猛然惊醒,急转方向盘,越过了正在施工的水泥防护栏,撞上了侧方驶来的一辆黑色迈巴赫。

嘭――!刺啦――!

电光火石之际,在白苏不可置信的眸光中,施工地上一根尖利的钢筋透过车窗玻璃,直插进纪程希的胸腔。

“啊――”白苏惊恐的尖叫,带着从未有过的惊慌!艰难的撑着身子下了车,冲着从迈巴赫走下来的男人,指尖指向车子呼救道:“救他,救……”话还未说完白苏再也支撑不住,闭上眼任由身子栽倒在陌生人的怀中。

莫修宸那双比夜色还亮的眸子凝视着白苏,在看清她的面容之后,如春雪初化,带着一丝暖色。

……

暖调的灯光落在莫修宸冷峻的面庞上,眉目冷然的扫视着躺在床上安静沉睡的白苏,标志性的鼻尖痣,使得原本精致挺立的五官更显妖冶。

白苏似乎是被梦魇住了,剧烈的挣扎,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额头上沁着细细密密的汗,眼角温热的泪水的濡湿枕巾,身体无意识的蜷缩轻颤。

梦中,纪程希柔声对她说着温暖的情话,他的眉眼温润,如同一张细密的网,将她困在无止境的梦里!

冰凉颤抖的手在虚空中抓握,无意识的握住了靠近的指尖,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喘息着,整个人也趋于安静。

充满栀子花香的娇软身体贴近,带着关于那晚熟悉的悸动,让莫修宸一时忘了反应。“她怎么样了?”莫修宸眉头微拧却没有将白苏的手甩开,反而是“温柔”的回握着,看着她手背被车窗碎玻璃划出来的伤,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阴沉。

作为他的好友兼医生,林之恒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莫修宸这棵万年老铁树终于开花了!不再视女人如无物!居然还牵了小手?世纪大新闻啊!回过神,摸了摸鼻头,压住情绪,沉稳道,“她有些低烧,剩下的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鉴于她怀孕的原因,退烧针就不打了,对胎儿不好,还是让保姆好好照顾吧。胎儿很不稳定,有流产的先兆,只是看她的样子,恐怕受了不小的惊吓,如果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尽量不要让她再受刺激。”

“不过修宸,你去相亲,怎么带回来的却是孕妇?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估计……”林之恒揶揄的抿唇轻笑,修宸这么紧张,会不会是他的孩子?!

“怀孕。”莫修宸目光扫视着白苏的肚子,神情冷澈,难道是车上那个男人的?

想到这里,莫修宸面色顿时冷彻入骨,猛地抽回了被白苏紧握的手,烦躁的起身,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烟刚递到唇边,猛然想起白苏怀孕了,又生生的忍住,转身去了阳台。

大概两三个月前,这个女人出现在他酒店预留房间的床上,他隐约猜到,可能又是那天跟他谈生意的合作者的“礼物”。

这样的“礼物”对他来说司空见惯,却也是他厌恶至极的,本来是想让服务生把她丢出去的,只是听到那个女人带着丝丝委屈和祈求的小表情,甜糯娇软的哀求他,“别走,求求你,别离开我。”他便再也挪不动脚步,鬼使神差的靠近了那张柔软的大床。

也许是那晚的夜色很美,醉意刚好,而这个女人他又不是很讨厌,甚至还有些让他心动,随着心底的悸动,要了她……

离开的时候,看着她娇憨恬静睡颜,和床单上那一抹嫣红的血迹,他有些微的错愕。看来合作伙伴准备的“礼物”很用心。

像是食髓知味,他开始对那个晚上的欢愉念念不忘,等他决定派人去查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酒店那晚的监控录像,也离奇的坏掉无法修复,好像他做了一个让人沉迷的春梦一样。

没想到隔了这么久再出现,这个女人竟然差点被人杀了,把她带回来,却被诊断出怀孕了……

“她怀孕几个月了?”

“这个不好说,得去医院检查才能知道,或许去查一下她在哪个医院做的产检。”林之恒作为S市三大医院之一仁爱医院院长的得意门生兼女婿,这点问题不是难事。

只是没想到接下来莫修宸的问题更让他大跌眼镜,“可以做DNA检测吗?我和那个孩子?”

这是搞事情的节奏?林之恒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整了整衣领,“从技术角度讲,如果是一个健康的成年女性,这个倒是没问题。不过刚刚检查那位小姐的身体十分虚弱,白细胞不高,这种鉴定不建议做,只能等孩子生下来。”

“知道了,先去查她在哪个医院做的产检吧。”莫修宸眼中如同黑色的漩涡,直到手中的烟蒂燃尽,才转身回到卧室,“从事故现场带回的那个雇佣兵,事情问得怎么样了?”

林之恒捏了捏有些酸痛的手,呈上新鲜的一手资料,“车祸是江严彬一手策划的,你带回来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叫纪程希,是你下一个收购目标纪正集团的太子爷。至于这个女人,是白氏财团的大小姐,白苏。她和纪程希正在交往,江严彬和纪程希关系似乎不一般。”

“江严彬这个人看起来,心思不浅。”莫修宸脸色黑沉。

林之恒正襟危坐,“那个雇佣兵的手机一直有信息进来,是江严彬询问事情处理结果。”

“回复他,白苏已经死了。”莫修宸沉吟道,修长的指尖敲击着电脑屏幕,白氏财团的股价行情瞬间被调了出来,还有子公司的所有信息立刻铺天盖地的弹出。

林之恒挑眉,将搜罗来的手机拿出来回复,瞟了一眼电脑屏幕,“修宸,你可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连我们主动投怀送抱的唐大美女都面不改色拒绝的男人,会看上这种柔弱的小白花?”

“明天我会安排记者招待会,让律师出面澄清和唐乙祺的绯闻。”莫修宸若有所思垂眸,指尖飞速敲击在屏幕上。

“搞什么?这种花边绯闻,你不是一向听之任之的,再说了,唐乙祺好歹也是萧景湛旗下的一线女艺人,有点话题不是挺好的么!开什么记者会,劳民伤财的。”

“我不希望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困扰。”莫修宸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间有一丝叫做温柔的东西,悄然爬上眼角眉梢。

她?林之恒可以吞掉一个蛋的惊愕神情,莫修宸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继续道,“派人盯着江严彬,过不了多久,他应该会向媒体发声白苏的讣告。”

“你不会是要白氏……”林之恒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白小姐,白小姐,您不能进去,您――”女佣焦急的追着白苏的脚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咔哒一声,紧闭的客厅被打开,白苏眼前一黑,就直直的撞进了莫修宸怀里,清冽淡雅的男士香水味扑鼻而来。

捂着发痛的鼻尖,白苏连连倒退,差点跌倒,莫修宸猿臂一伸,将她牢牢的嵌在怀里。耳畔低低沉沉的男声带着冷意,“白小姐,作为病人应该有病人的自觉。”拧眉看着白苏赤脚踩在地毯上,冲身后的女佣斥责,“鞋子呢?”

“我……我这就去取。”女佣慌乱的答道。

白苏猛然回神,眼中溢满了无措和慌乱,也顾不得被莫修宸圈在怀里,只是抱着所有的希冀,揪住眼前男人的衣领,迫不及待的问,“程希怎么样了?他还活着,还活着对吗?!”

听着白苏急切的声音,让莫修宸心底涌起燥意,神色更冷,定定的看着因为激动脸色泛着浅浅红晕的白苏,莫修宸冷漠启唇,“他死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