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春浓花娇芙蓉帐64章

时间:2021-08-28 14:4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对不起,先生,对于突然闯进您的房间我表示很抱歉,事实上,我只是进错了房间,当然,这并不会成为我开脱的借口,由于我的疏忽给您带来的精神损失,我愿意赔偿,您开个价。”

虽然她看不上雷子琛的虚伪,但是安然也明白,这场乌龙的责任确实在于自己,她还是得负责的。

雷子琛清冷的俊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变化,他抬手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疏离的说道:“在谈及赔偿之前,我想你还是先去洗把脸吧。”

“ok!”

安然没多说,直接进了卫生间。

卸妆的空档里,她忍不住看着镜子发起呆来。

怎么回事,她怎么可能看错了房间号呢?

她对自己的视力一直很有信心,唯一的可能,就是叶晟唯耍了自己!

一项做事滴水不漏的叶晟唯会突然让她闺蜜找到他开房的证据?要是他真的这么大意,那这三年安然已经不知道逮到他多少次了!

安然忍不住懊恼起来,看来她真的是大意了,竟然中了那渣男的圈套!

而且这次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被那渣男耍了,现在还落在这么一个腹黑狡诈的男人手里,她不知道待会这个男人会不会开出一个“天价”来!

安然皱起眉头,一想到刚刚那男人犀利的眼神,她就觉得心头隐隐发慌。

来不及多想别的,她赶紧冲洗完脸上的妆容,恢复了自己那张清爽面孔之后,便推门走了出去。

雷子琛这会儿已经穿戴整齐了。

一身黑色的手工剪裁西装,非常的衬他的体型,倒三角的身材显露无疑。

他立在落地窗前,暖色壁灯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帅气冷峻的脸柔和了几分,但那双鹰一般的眸子,却写满了睿智。

安然瞧着,一时间竟有些愣神。

“咳咳……”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安然咳嗽了两声,移开了自己欣赏的视线,问道:“先生,您想好赔偿的事情了吗?”

安然在打量他的同时,雷子琛也在看着她。

 文学 卸妆之后的安然,又恢复了原来的样貌,精致的五官,粉色的唇,玲珑的身板,尤其是棕色的眼瞳里折射出来的流光,为她更添了几许妩媚。

雷子琛并没有急着回答安然的话,他如大海般深邃的明眸里掠过一抹光芒。

坐在他如今这个位置,他见过的美女如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有各种家族借用各种理由给他送美女。

热情火辣如御姐的、清纯可爱如小萝莉的等等,各种各样的美女他都见过,但是像安然这种有点村妇性质又带了狂傲气质,明明生着一张清纯的脸举手投足之间却又带着魅惑的气息,像她这样反复把所有自相矛盾的词都用上也不觉得奇怪的女人,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这个女人处事能力也总是让他觉得……意外!

先是故意碰瓷,然后敲诈,最后还甩钱气他们,在楼下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打扮成了六十岁的老奶奶的样子。

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这让他对她怀疑深深的。

看来有必要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来历!

雷子琛鹰眸微敛,冷冷的说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好,不如你先说说看,你打算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雷子琛拿着茶杯走回到桌子边上,优雅矜贵的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望向安然的目光深如一个漩涡,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安然尴尬的低头咳嗽了两声,给自己醒了醒神,她拿过包包,从里头掏出皮夹,然后把里面的钱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说道:“这些就是我所有的钱了,你看这些,够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然其实有些心虚,因为她知道,自己包里一共也就六百来块钱,而这个危险的男人,当时开的是阿斯顿马丁顶级超跑。

他肯定看不上这六百块钱,可是她今天真的就只带了这么多钱……

而且他不过是洗澡被她看了一眼而已,他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顶多就是心头有点儿不舒服,这样的小损失,六百块也差不多够了。

“六百?”

雷子琛低垂眼帘扫了一眼桌上的钱,剑眉轻佻,目光幽深的望向站在他面前有些局促的安然。

刚刚才说服自己的安然这会儿又慌了,被他那眼神盯着,她竟然生出一丝囧意来。

“我只有这么多,你还想怎么样?”

她特意提高了一点音量,用来给自己壮胆。

雷子琛想了想,忽地抿唇一笑,“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你看了我,那你再给我看回来,这就算是补偿了!”

安然瞪大了一双杏眼,显然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提出来的条件。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你的意思是,你要看我?”

雷子琛挑了挑眉,语态闲暇,“嗯,其实你不想用这种方式的话也……”

“ok!”

雷子琛的话还没说完,安然突然跳了起来,一把将桌上的钱都扫回了自己的包里,说道:“我觉得您真是个非常公平公正的人,我看了您,您要再看回来,这很公平。”

她可真没想到雷子琛会提出这种补偿,一开始她还有些恼羞成怒,但是仔细一想,这也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了,看就看呗,又摸不着,更不会少块肉!

安然想通之后,立马站起来开始行动,她觉得自己应该动作快点,免得待会儿这个男人又后悔了。

她这果断的动作,瞧得雷子琛的目光更加的幽深了。

这会儿是初夏,安然穿的并不多,没过一小会儿,她就把自己给剥的一干二净了。

之后她飞快的问了一句,“先生,这样可以了吗?”

“行了,穿上吧!”雷子琛冷冷的开口,声音清冷矜贵,让人听不出他心里的意思。

听到他的回答,安然立马把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轻咳了一声,“咳,那我走了。”

其实她也很尴尬好不好,虽然想得洒脱,但是她到底也还是个……她一直没被别的男人看过呢,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忍不住觉得脸颊发烫,头脑也因为羞涩懊恼像是要炸开一样。

“嗯!”雷子琛冷冷的应了一声。

安然提起自己的包,飞快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越是靠近房门,她的步伐就越是慢了下来,越过客厅步入玄关的时候,她甚至已经开始迈不稳步伐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头这么晕,而且眼睛也花了,脚步像是踩在棉花糖上……

这感觉……难道是,醉了?

她想起自己在楼下的时候一口气干掉了大半瓶二锅头,之前到时没什么事情,但是刚刚交换条件的时候一激动,酒精的后劲就直接上来了!

再然后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咚’的一声重响,安然整个人倒在了地板上。雷子琛闻声走过去,走到玄关处一看,才发现安然双目紧闭的躺在地板上。

他俊美的眉头一紧,立马蹲下身将这女人拉了起来,皱眉喊道:“小姐,你怎么了?”

醉晕的安然当然没有搭理他,回应他的只是她慵懒的翻了个身,和一声舒服的嘀咕声。

雷子琛鹰眸里掠过一片复杂的流光,而后沉了沉眉目,因为他已经闻到从安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

难怪她刚刚那么豪放的直接脱了衣服,也不怕他是个坏人将她给吃干抹净了,原来她是喝多了太糊涂!

雷子琛鹰眸深敛,然后弯腰将大半个身子躺在地上的小女人抱了起来,刚想把她给扔到床上,谁知道安然竟然一窝进他怀里就吐了他一身!

西装上的酸味熏得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如雷,对于一个有严重洁癖的男人来说,安然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天知道雷子琛是快咬碎了牙才将扔她出去的念头强压下去!

但他也不打算把这女人送到床上了,她这么臭,已经弄脏了他的衣服,绝不能再弄脏他的床!

于是他身形一转,直接抱着安然进了浴室,然后将她扔在了放满水的浴缸里头。

紧接着,他走了出去,因为他实在无法忍受这身臭衣服继续穿在他身上。

换了干净衣服之后,雷子琛犹豫再三还是回到了浴室,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浴室里的安然已经变了模样。

烂醉如泥的安然毫无意识,所有的动作几乎都是出于本能,她感觉到温暖的水流包裹着自己,她觉得很热,所以便倚在浴缸边沿,一边扭动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好热啊……”

轻启的红唇娇艳欲滴,半睁半闭的媚眼似乎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轰”的一声,雷子琛觉得脑海里头炸开了锅,他很想别过头非礼勿视,但那视线就像是被钉在了那个如同狐狸精一般的小女人身上,怎么也挪不开。

长腿一迈,他大步走了上去,而此刻的安然正好翻了个身,却忘了自己的处境险些从浴缸上翻了下来,慌乱中,她只能抱住了雷子琛的大腿。

“你是谁啊?”

她抬起头,半眯着眼睛问他,像个懵懂的孩子。

雷子琛弯下腰,将她半吊着的身体拉进自己的怀里,池水溅在他刚刚换好的衣服上,可这次,他没有在意。

“你长得可真帅……”

安然轻笑起来,那半张的红唇艳的如同可口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

雷子琛菲薄的唇性感又蛊惑,他一个字都没说,也没有再去看她那张勾人心魂的脸蛋。他继续走路,只是深邃的眼眸里却燃烧起了一团旺火。

一个刀劈就将她给打晕了,再看着她这如小妖精的模样,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的自制力!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雷子琛咒骂了一句,就把怀里的女人扔到了床上。

第二天,安然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全身跟晕倒前一样,好在她掀开被子的时候没在床单上看到血。

她明白,如果昨晚上那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床单上肯定有血的,而且她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痛意。

“看来昨晚那个危险的男人,还是个正人君子,没有趁人之危。”安然说了一句,就赶紧裹着被子走到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

在房间里没看到那个危险的男人后,她连忙逃了出去。

刚逃出酒店,她正准备找家旅馆洗个澡然后再回家。

只是,还只走到半路,突然一辆面包车开到她身边,面包车的车门刷的打开,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掳上了车。

“喂……”刚喊出一个字,一只臭熏熏的袜子就堵住了她的嘴巴,紧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钻进她的鼻孔,她脑袋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人绑架了!!!

双手双脚都被人绑在椅子上,当她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人时,她微微的愣了愣。

眼前这个人不就是她的下属、也就是昨晚上和她老公叶晟唯在酒店里开房的女人的老公吗?

因为那个女人是她的下属,所以,她见过几次来办公室里给那个女人送饭的老公,他叫周政。

只是没想到,她今天竟然被他给绑架了!

“你绑架我做什么?”安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

周政拿起旁边的一本日记本,冷哼一声,就说道:“你给我好好的听听看,看看你老公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这是我老婆的日子,里面写的都是她和你老公的事!”

“爱上你,我才懂思念的苦涩、分别的不舍和嫉妒的煎熬。看着你守在她身旁,看着你们默契的一起工作,我的心,每一刻都像被滚烫的烙铁熨烫着。”

“这是二十一年来我最幸福满足的一晚,躺在我心心念念的他身旁,看着他熟睡的英俊侧脸,我感受到未曾有过的满足,幸福像美妙的气泡充斥着我的身心,那一刻,我只望一切永恒……”

“我爱他,只要能让我留在叶晟唯的身边,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换。”

……

安然一双手被绑在椅子的后背,安静的听着,可是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上却青筋暴起,泄露了她此刻内心的愤怒。

她一直都知道叶晟唯在外面养了不少的情妇,可是,当她亲耳听到情妇的日记里满篇都是描写对他的思念,对他的爱之后,她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心口起伏得厉害。

周政念完日记本里的日记后,就愤怒的把日记砸在安然的肩头,他望向安然的眼神因为愤怒显得格外的狰狞。

因为安然一句话都没说,他忍不住激动的吼道:“安然,你聋了吗?听不见我读的?你到底还是不是他老婆!”

安然低着头还是没说话,借着头顶那稀疏的光,她望向散开的日记本。

一张照片从书页中掉落,铺在一旁的地上——

模样甜美的女孩将脑袋埋在男人的臂弯里,明媚的大眼望着镜头,一旁的男人合着眼,眯起的眸光中净是慵懒,女孩脖子上留着暧昧的吻痕,两个人身上盖着一床共同的薄毯,她细长白皙的腿穿过薄被,落在他欣长的腿上,缠绵旖旎。

安然的眸光微微一沉,似有些难以捉摸的情绪闪过,但仅此一瞬的波澜。

“你老公睡了我的女人!”周政率先开口,试图要让安然认清到这个事实!

“你的女人不是也睡了我的男人吗?”安然扯了扯嘴角,仰头对周政勾唇浅笑道。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