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温润受被两个攻做到哭H

时间:2021-09-08 13:38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原本应该待在酒店里的程玉雪。

程玉雪打电话约叶念见面,被拒绝以后,就找人盯着叶念。

见她过来这家酒吧,就直接跟过来了:“我们谈谈。”

叶念礼貌地拒绝:“抱歉,我觉得我跟你并没有什么好谈的。”

“关于霍念。”程玉雪凑到叶念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你平时待在家里,当家庭主妇的时候,应该没少在这个马甲上面,浪费精力吧。”

顿了一下,她才继续:“那你应该很不想看到这个马甲出事儿,不是吗?”

叶念的目光落在程玉雪身上。

程玉雪不紧不慢地继续:“霍庭衍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你在纠结,说不定这件事就要咱们三个人一起谈了。”

霍庭衍刚刚为了她,跟叶念离婚。

相信叶念现在但凡聪明一点,都不会愿意跟霍庭衍谈。

程玉雪是这么猜测的,但很显然,她猜对了。

因为叶念往前走了两步说:“不是要谈吗?那过来吧。”

两个人当然不可能在酒吧这种吵闹的地方谈事,于是就直接离开酒吧,当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

叶念夜晚,不喝咖啡。

不然容易睡不着,若是放在以前,叶念肯定会点上一杯牛奶,等喝完了,刚好回家休息。

但今天,却破天荒地点了一杯咖啡。

 文学 苦涩的味道,顺着味蕾,弥漫开来……

叶念好像也被迫从被离婚的痛苦之中走出来,抬眸望着对面的女人:“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我想要霍念这个笔名。”程玉雪说着,把银行卡往前推了一下:“你卖给我。”

相当无礼的要求,从程玉雪的口中说出来,却带着一股理所当然的味道。

好像别人苦心经营的马甲,没有半点的感情,就是一件商品。

在她需要的时候,就应该卖给她一样。

叶念的性格素来不错,是公认的温柔好脾气,但听到这句话,也觉得程玉雪过分天真:“你说什么?”

程玉雪以为叶念是嫌弃钱不够多,主动解释:“跟你离婚以后,他不会给你一分钱,到时候霍家也会觉得你这个女儿丢脸,所以……”

她缓缓地笑了起来:“到时候你就一无所有了。”

程玉雪握住云绕的手腕:“为了你离婚之后,能够过得好一些,那你最好是,拿了我的这些钱,赶紧走人。”

“这些钱,不是想要买我的笔名吗?”叶念向后一靠。

姿态仍旧悠闲:“怎么说得好像是这些钱是你给我的一样?”

程玉雪脸色微微变了:“都是一个意思。”

“当然不是。”叶念看向程玉雪,表情认真:“因为这个笔名,我不打算卖。”

程玉雪听到这句话,像是听到了多么好听的笑话一样:“你确定?”

叶念点头:“当然。”

“但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卖……”程玉雪双手撑着桌子,缓缓地站起来:“这个笔名以后都会是我程玉雪的!”

她的语气,带着股志在必得的自负:“你要是聪明一点的话,就拿钱走人,否则,我让你一无所有!”

第4章 离婚协议

要买别人的笔名,还这么猖狂。

看来是真的不把叶念放在眼里,不过叶念也不是很在意,垂眸浅笑:“那你听好了,霍念这个笔名,我就算卖,也不会卖给你。”

她倒要看看,程玉雪是要怎么让她一无所有的。

话音刚落下,程玉雪猛地后退两步,摔倒在地上。

叶念看愣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接着叶念就看到她魂牵梦绕的男人,逆光走来,高大的身体在程玉雪的面前停下,俊朗而帅气的男人扶起程玉雪。

程玉雪可怜兮兮地开口:“庭衍哥哥,刚才是我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的,不怪叶念姐姐。”

霍庭衍听到这句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周身的气场却冷了许多。

他扶着程玉雪坐好之后,看向叶念,一字一顿,不给人留任何商量的余地:“跟她道歉。”

叶念向来温和好说话,以前不管霍庭衍说什么,她都听着。

可这会儿,看着霍庭衍维护程玉雪的模样,她竟然觉得非常陌生。

垂眸,将满心的苦涩咽下,她淡淡地开口:“我为什么要道歉?”

“庭衍哥哥……”程玉雪努力为叶念说话:“我说了,真的不怪叶念姐姐,是我不小心摔倒的。”

故意摔倒,还假好心,为她说话?

叶念实在是受够了:“闭嘴!”

“呵!”

霍庭衍鄙夷地嗤笑出声,语气前所未有的嘲弄:“我要跟你离婚,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我心里装着的人从头到尾都是程玉雪!”

他的态度前所未有的恶劣:“而不是你。”

叶念捂着自己的脸。

霍庭衍接着说:“你当初让你家里人胁迫我跟你结婚的时候,就该想到了玉雪回来,我会跟你离婚,跟她在一起。”

叶念眸中的浮现出的痛苦,这才逐渐消失,柔软的双眸里,带着浅浅的笑意:“然后呢?”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霍庭衍像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残忍一样,一字一句残忍至极:“所以我要跟玉雪在一起,你根本不应该恨她,更不应该欺负她。”

大概是心痛到了一定地步,已经麻木了,以至于叶念都能平静面对霍庭衍说的这些话了。

闭上眼睛,许久才睁开,回望着霍庭衍的双眸:“首先,我并没有欺负她,所以你根本不应该指责我;其次,你要跟我离婚,我也没有拒绝。”

“呵,惹我的女人不开心……”霍庭衍轻描淡写地反问:“难道你还妄想,我会对你好吗?”

他补充道:“别天真了,程玉雪可不是你,她受不得委屈。”

不是她……

受不得委屈?

所以在霍庭衍的眼里,她就是活该被人欺负,活该受委屈吗?

一瞬间,叶念尝到了心死的滋味,她后退两步,强迫自己咽下所有的情绪,要说的话都化作一句:“离婚协议书,我明天会交给你。”

丢下这一句话,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霍庭衍望着她的背影,眼眸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下意识地想要跟上去问清楚,她是真的想离婚,还是一时冲动……

手腕却被程玉雪握住,她低着头,分外的可怜:“庭衍哥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霍庭衍一听到程玉雪小心翼翼的语气,瞬间,所有的怒火全都消失了。

转身,望着程玉雪,语气不复冷漠,反而要多温顺就有多温顺,跟在叶念的面前简直判若两人:“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之前在网上画漫画,用的是霍念的笔名。”程玉雪咬紧嘴唇,艰难地开口:“但是……”

她说着抬起头。

模样万分的为难。

霍庭衍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提了起来:“但是什么?”程玉雪望着霍庭衍,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强迫自己收回视线。

她垂眸:“还是不说了,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对姐姐不好。”

这句话,带着一股绿茶的气息。

一般正常男性听到,脑海之中的警报器肯定已经开始响了。

但霍庭衍完完全全已经被程玉雪蒙蔽了,根本听不出来那些话是别有用心,那些话不是。

他问:“玉雪,有什么问题,你告诉我……”

程玉雪说:“叶念姐姐好像很喜欢我这个笔名,前段时间强行冲过来,让我把这个笔名给她,我拒绝了,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

说着,就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娇滴滴的模样,分外惹人怜惜。

霍庭衍一听,整个人差点儿都要炸了,许久才开口问:“她抢你的笔名?”

程玉雪愣了一下,接着才重重地点头,见霍庭衍已经绷不住冷漠的姿态,生气的情绪已经浮现在脸上,甚至一副要去揍叶念的模样,唇角不自觉地扬起。

接着担心被霍庭衍发现自己的真面目,又强行扯平唇角:“嗯……”

“你放心,我会把你的笔名抢回来,还给你。”霍庭衍毕竟是第一豪门的大少爷,做事还是相当的干脆利落。

结束通话,直接让人查霍念的笔名,包括各个社交平台的账号密码。

拿到手以后,全部转交给程玉雪。

程玉雪拿到这些东西,二话不说,直接改绑定方式和密码。

叶念察觉自己的社交平台账号登不上,是在夜晚十一点的时候,那会儿她心情不好,刚把最新章节的内容画好,打算发表……

结果登录账号却显示,密码错误。

尝试了好几次都觉得不对劲,打算登录微博通知一下。

结果微博密码也不对。

后来又陆续尝试了qq和其他联系方式……

都不能用。

就算是再笨的人,这会儿都意识到了不对劲。

叶念向后一靠,望着电脑屏幕,整个人不自觉地笑了。

如果只是程玉雪一个人,肯定不可能把她所有的账号和密码打包偷走了。

能做到这一步……

说明霍庭衍也参与了。

黑眸之中闪烁着湛湛冷意,叶念感觉自己对霍庭衍多年的爱慕,好像都死在了这一秒种。

跟霍庭衍在一起那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向霍庭衍索取过什么。

一直都是她在付出!

霍庭衍接受。

可霍庭衍还是觉得不满足,甚至要配合别人,来剥夺属于她的东西。

既然如此……

那就暂且抛下对霍庭衍的喜欢。

叶念闭上双眼。

好好跟他们斗一场!

她要让程玉雪知道,属于她的笔名,谁也抢不走!

而不属于她的……

被抢走了,也无所谓。

叶念保存好稿件以后,面无表情地关掉电脑。

没过多久,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是她编辑打过来的。

“都十二点了,你为什么还不更新!霍念!你是不是想让我现在提刀杀到你家里去?”

知道霍念是谁的人并不多,她的编辑就是其中一员。

云绕听着对方恨不得喷出火的语气,笑了,这是自从程玉雪回来之后,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我也想更新,可是账号被盗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