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_`出轨同学会

时间:2021-08-28 14:3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安然,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和我离婚?我给你介绍一个更有钱的男人,成不?你将来想嫁给他估计不可能,但是给他做个小三、小四什么的,他看在我的面子上,肯定会答应的!而且他会给你很多钱!你没必要赖着我,我又不给你零花钱!”说话的男人怒目圆睁,暴躁的声线和动作完全不符合他那优雅的身段和帅气的脸。

站在对面叫做安然的女人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叶晟唯,有你这样的老公吗?”

“老公?别这么喊我!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叶晟唯讽刺的说道。

“可是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过……”安然咬唇低垂着微颤的眉眼欲言又止。

叶晟唯有些烦躁的扯了扯衣领,他不得不承认,安然咬唇低眉的时候,确实很容易勾起别人对她的怜惜之心,因为她长得还真不错。

但是!

真正见识过安然的他知道,这压根儿就不是安然的本性!

安然就是一头会爆发的母老虎!

哪个男人不希望温香软玉在怀,哪里会娶头母老虎回家。

所以——

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张事先填好的支票,扔到安然的面前,抬起下巴高傲的说道:“安然,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个黄花大姑娘,说出去都丢人,这笔钱是给你去找男人的,今晚你就去香粉找个玩玩!”

他和安然交往三年以来,他每一天都在找安然背着他出轨的证据,可是——

安然这个女人,都26岁了,竟然对情爱之事没有半点念头,也不和别的男人有密切的来往,让他想抓她的奸离婚都不行!

既然抓不到她出轨的证据,那他就给她送男人!

安然抓过支票,当她看到支票上面的一百万的数字时,她心里溢满了酸痛。

但是下一秒,她双眼瞬间晶亮,然后她看向叶晟唯,神态里完全没了刚才委屈的表情,扬唇一笑,潇洒至极,“叶晟唯,你想让我去睡香粉里的人?本大爷告诉你,本大爷要找就只会找这个世界上最牛逼的男人,你这点钱,连首付都不够,还是等你把全款都付完了,我再去找那个最牛逼的男人!这笔钱,我就先拿着了!再见!”

语毕,安然也不多说,转身就走。

这前后变化气得叶晟唯毫无形象的追过去抓住安然的胳膊,怒道:“安然,把钱还给我!”

他没想到安然竟然收了钱不肯办事!

“到了我手上,还有还给你的理由吗?谢谢老公这三年来第一次给我零花钱,拜拜!”安然拉开叶晟唯桎梏在她胳膊上的手,吹着口哨,心情极好的大步离去。

气得叶晟唯大吼道:“安然,我跟你没完!”

吼完后,叶晟唯转身烦躁的走了。

听到声音的安然潋滟的水眸眨了眨,跟她没完?

她以为她不想和他离婚?

看到他在外面彩旗飘飘,她都想立即和他离婚!!!

可是……哎……

 文学 忽而,在此时——

一阵尖锐的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倏地响起,一阵风袭向安然的双腿,又加上安然穿的是高跟鞋,她平时从来不穿高跟鞋,这么一下子,她整个人一晃荡,就华丽的摔倒在地上。

她吃痛的揉着摔疼的膝盖骨,水雾般的眸子里盈盈闪闪。

“碰瓷的?”一记冷冷的声音砸向安然的头顶。

安然抬起潋滟的雾眸,阳光下,男孩很高,一张脸生得比国际一线女明星还要妖娆,让人忍不住怀疑他的性别。

如果不是他的声音是男声,她还真以为这个长得如此妖冶的人是个短发美女。

但是!!!

他长得漂亮又怎么样!

他撞了她,竟然说她碰瓷!

她眸光里飞快的掠过一抹厉色,随即就开始大声的哭喊起来,“啊啊啊,撞死人了,撞死人了,快来人啊!”

“喊什么喊,有够吗?!”话音刚落,妖孽男人掏出意大利手工真皮钱夹,不耐烦的从钱夹里掏出一把红票子,‘唰’的一下全部扔给安然。

今天真是晦气,刚请他四哥雷子琛出来吃饭,就遇到有人碰瓷!

雷子琛的时间素来每秒上千万,他还真不想和这么个没品的女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安然一边大声嚷嚷的哭喊着,一边一抽一咽的捡起怀里大把的红票子。

她二十六年以前,什么都不缺,唯独五行缺钱!

今天,钱从天而降,不是叶晟唯给她的一百万的支票,就是天上飘红票子!

捡钱!

看来她安然终于时来运转!否极泰来了!

她的心情好归好,但是!

这个漂亮妖孽的男人敢用钱来如此‘羞辱’她,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谁要你的臭钱!大家快来看啊啊,撞死了人,撞死人了,他还拿钱羞辱我,太可恶了,有钱就了不起吗?撞了人都不用道歉吗?!”安然喊是这么喊,但是钱可都被她塞进她的包里了。

笑话,到她手里的钱,还能让她掏出来?

围观的群众开始增多,对妖孽男人指指点点。

因为刚才妖孽男人甩钱给安然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也没人看到安然把钱塞进她的包里,他们只看到安然手里拿着一张红票子在哭喊,而且安然露出来的膝盖确实破皮、红肿了。

见义勇为、嫉富如仇的热心人士马上站到安然这一边,对妖孽男人骂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吗?撞了人,还只给一百块钱,你知不知道现在进医院多难!医药费多贵!就小姑娘膝盖破皮这事,一百块钱连塞牙缝都不够!要是人家姑娘伤口没处理好,留下疤痕了,你就害了人家一辈子!”

“有钱人,还抠门,还不承担责任,赶紧回去找你妈吃奶!”

……

听着这些话,安然潋滟的水眸里一片晶亮,放进包包里的手在一张一张的数着刚才妖孽男人给她的钞票,当然哭还是依然在哭。

‘16、17、18……’

围着妖孽男人的人越来越多,妖孽男人不甘心被污蔑,反击,可是,仇富的人这么多,两方剑拔弩张,开架一触即发。

忽而,豪华、线条流畅的阿斯顿马丁超跑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

所有人的视线仿佛被统一格式化了一般,齐齐朝走下车的男人望去。男人异常俊美的脸上此时一片冷沉,如刀削斧凿的俊脸像是最好的雕刻师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如鹰隼般的眼眸锐利的穿透人群直射向坐在地上一直哭噎的安然。

安然被男人这样的眼神锁住,小身板儿猛地一颤,小心脏差点儿从胸腔里跳出来,吓得她很想逃!

可是,她的小身板儿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怎么也站不起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从车门边走到她面前。

“你……”‘想做什么’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她整个人就被男人霸道的拽起,粗蛮的将她塞进副驾驶座。

她刚想尖叫,男人也进了副驾驶座,座位就一个,却坐了两个人,安然的心跳‘噗通’、‘噗通’的快速跳动个不停。

虽然她和叶晟唯结婚了三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晟唯就是不和她上床,其他亲密的事情也是点到为止,最多就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所以这是她二十六年以来,第一次和男人靠得如此近。

而且,还是一个异常帅气的男人。

他的帅气,相较于妖孽男人的帅气完全不同,妖孽男人是长得比女人还漂亮,而这个男人,则是纯男人的帅气,霸道、MAN!荷尔蒙爆发!

甚至可以说是粗狂!

因为他现在正粗蛮的用两根手指钳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装在前窗玻璃上的行车记录仪,凉薄的下命令,“看仔细了!”

“你弄疼我了!”安然皱眉说道。

“你还知道疼?”男人讽刺的勾唇一笑。

安然刚想反击,下一秒,她却瞪大了双眼,惊愕凝聚在眼眸里。

因为她看到行车记录仪上记录着她根本不是被他们的车子撞倒,而是由于她穿高跟鞋崴了脚摔倒在地。

“知道怎么说了?”男人居高临下睨着安然惊讶的小脸儿,声音冰冷。

“我……”安然舔了舔干涩的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也不是个讹钱的人,所以她想了想,便说道:“我把钱退给你们,是我误会了你们。”

男人却没回话,深邃如湛蓝色大海的鹰眸锁着安然精致的小脸儿,双眸危险的眯了眯,声音冷如寒冬里的冰凿子,“看来你是寂寞了!”

如此轻佻的话,安然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跟她说,自然卷翘的睫毛颤了颤,琥珀色的眼眸因为害怕而微缩,跟他紧贴在一起的小身板儿更是觉得难熬,像是被火炉给烤了。

“怎么可能,我有老公。”安然强装镇定的说道,心里则为他误会她是来搭讪豪车的女人而不爽。

“好了,你可以下车了!”男人收回钳住安然下巴的手指,冷冷的道。

安然也想赶紧下车,这个男人太恐怖、太危险了,早知道这车里有这么恐怖的一个男人,她刚才得了钱就赶紧走人了。

哪里会和妖孽男人墨迹这么久。

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而且,男人是以抱着她的姿势霸占了整张座椅,他不先下车,她怎么方便下车?

“那个……你能不能先下车?”安然抬起精致的小脸儿,僵硬的笑着问道。

男人冷然的目光扫了扫安然,却岿然不动。

安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可恶!

虽然她是崴脚摔倒的,但是他们也吓到她了好么?

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不是被他们撞倒的,他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不是用轻佻的言语调戏她,就是不肯下车想给她难堪。

好女不跟坏男斗,算了!

安然猫着腰,小心翼翼的从他大腿上挪了出去。

在她的小屁屁碰到他的大腿的时候,他的大腿竟然顶了一下,羞臊得安然回头,扬手就要去打这个霸道可恶的男人。

可是,迎接她的却是紧闭的车门,霸道男人把车门给关了!

安然被气得咬牙切齿。

妖孽男人冷嘲热讽的说道:“怎么?还说自己不是碰瓷的?”

刚才在车外,他看到雷子琛让安然看行车记录仪,也想明白他应该是没有撞到这个女人。

他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竟然没想到这一点,还白白在这里和这个女人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还差点跟其他人打上架。

安然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车里的霸道男人,愤怒的从包里抓出妖孽男人给她的两千块钱,用力的砸在车窗上,吼道:“本大爷给你们钱,让你们有钱去泡妞!别一见女人就管不住自己的第三条腿!”

吼完,安然转身就跑了。

围观的观众有些看不明白了,不过也纷纷散开,不打算管闲事了。

妖孽男人却被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推开旁边的路人,就坐进驾驶座上,扯着衣领,张大嘴巴,一副吃了苍蝇的憋闷样,愤岔道:“四哥,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样的女人!”

“正霆 ,开车。”雷子琛的语气平和。

司正霆 侧过头望向雷子琛,却见雷子琛正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手里拿着的一根长头发。

他满腔的火焰瞬间熄灭,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试探性的问道:“四哥,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女人是他们派过来的?想假装碰瓷勾搭你?”

“不是。”雷子琛收起这根从安然头发上拔下来的头发丝,敛眸说道:“你上火的脾性好好的改改,做事沉稳点。”

司正霆 努了努嘴巴,十八岁稚嫩、充满朝气的俊脸上有些蔫蔫的。

夜晚,国际五星级大酒店。

安然看着酒店落地镜里的自己,很是满意。

因为她化了一个妆,化妆术真的很神奇,她二十六岁的脸,这么一化,化成了六十岁的老奶奶,干枯的头发、皱纹密布的老脸,岣嵝的身子骨……

她化妆成这样,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拍到叶晟唯婚内出轨的证据!

她的死党得到可靠消息,今晚八点叶晟唯会和一个女人在这家酒店开房。

高级酒店,尤其是这样的五星级酒店,可是不会败坏自己的名声来成全你抓奸的,所以她只能靠自己去偷看叶晟唯和那个女人开房的房间号!

所以她才打扮成这样,既不会让叶晟唯认出她,也不会引起酒店服务员的怀疑而驱赶她。

只要今晚拍到叶晟唯劈腿的证据,她就可以去请律师和叶晟唯正当离婚。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