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时间:2021-08-28 14:5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安然,我昨晚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咱们一起工作三年,对彼此的了解已经够多,给我机会,让我试试,好吗?”

那天傍晚叶晟唯在停车场将她拦下来,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还清晰的像是昨天。

安然一直知道,自己算不得什么好妻子,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也给不了一个男人温暖的家,可对于她的婉拒,叶晟唯又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如果选你是错的,那我也心甘情愿去错。”

安然终是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我已经很努力了,努力守住这个家庭,可你为什么却完全变了,为什么!”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那枚钻戒躺在手心,给不了她任何回答。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安然将眼泪擦干净,伸手去接。

“安小姐,您快过来吧,少爷他又发高烧了,一直在找您呢!”

安然一愣,慌忙爬了起来,一边往外跑,一边应着,“我马上就来,你先照顾好他!”

安然到医院的时候,奥迪正站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

“安然,你来了?小齐刚刚打了针,这会儿睡下了。”

奥迪把声音压低,怕吵醒里头刚刚睡着的孩子。

安然想起来,自己做完关了手机,估计是保姆找不到她,就找了奥迪。

“小迪,谢谢你。”

“跟我还客气!你进去看看小齐吧,之前一直在找你来着。”

安然点点头,扯着嘴角想给她一个笑容,动了动却发现不行,便作罢,越过她进了病房去。

医院的病房里满是消毒水的气味,安然径直走到床边,轻悄悄的坐了下来,病床上躺着男孩子脸色有些苍白,但俊秀的五官和安然颇有几分相似。

“然然?”

床上的人眨了眨眼醒了过来,看见安然来了,顿时便笑起来。

安然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是我吵醒你了吗?”

床上的人摇了摇头,“然然,我好想你。”说着他便从床上爬起来,将脑袋埋在安然的肩窝里,黑漆漆的大眼睛委屈的望着她,“小齐想然然。”

安然的手落在他越发消瘦的小脸上,温柔道,“然然也非常想念小齐。”

男孩笑起来,模样憨憨的,一眼就能让人瞧出来,他和别的孩子不同。

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的回到床上拿起自己的外套,低头找了一阵,没会儿就捧着一只棒棒糖到安然跟前。

“这是昨晚我和张姨姨出去买的,是然然喜欢的味道哦!”

安然低头瞧着躺在自己手心里的糖果,心头这些天来积攒的苦楚,好像渐渐的消散开去了。

她,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些年,安齐一直陪在她身边,不是吗?

“然然,你不高兴。”安齐有些紧张的去拉她的手。

“哪有!”安然将安齐抱回床上,又替他盖好被子,“见到小齐,我怎么会不开心,小齐是我生命中的开心果,不是吗?”

安齐呵呵笑起来,在被子下拉着安然的手指。

安然伸手勾着他的小手,“小齐,答应然然,你一定要好好地,等然然赚了钱,就接你去和然然一起住,到时候,咱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头顶传来细微平稳的呼吸声,安然抬起头,发现安齐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她笑了笑,起身亲了亲他的额头,才转身周出去。

“安然,你昨晚做什么去了?电话也关机,我急的一宿没睡!”

安然刚刚走出来,奥迪就拉着她一通问。

安然吸了吸鼻子,觉得好像有点感冒。

“就出去逛了逛,手机,应该是没电关机了。”

“你能给个走心的理由吗?”

奥迪宠她翻了个白眼,拉着她坐到一旁的凳子上。

 文学 “安然,你老实说,你当初答应叶晟唯的求婚,是不是因为安齐?”

安然眸光一顿,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安迪将一双手放在她的肩头,正色道,“安然,如果因为安齐的事情你要很多钱,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但是,你不该草率的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安然低头叹了口气,“小迪,我没有那婚姻当儿戏,从没有。”

奥迪错愕的望着她,一时不知道说啥好。

安然继续苦笑着说,“我是认真的,只是没料到,最后会这样。”

安迪沉默片刻,才低声道,“然然,我觉得小齐现在这情况,你就别一个人扛了,去找你爸爸——”

“这是我们姐弟的事情,和他没关系。”安然声音突然冷了下来,眼中也透露着树立,“从我带着小齐从顾家出来开始,我们姐弟两和他便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你妈妈呢?小齐现在这样,她能熟视无睹?”

安然冷笑了一声,垂下的眼中竟是讽刺,“如果她想管,那十年前,就不会把我们送到安家门前。”

--

一百五六十平方的公寓里,每一处都被精心的布置过了。

大厅里没开大灯,壁橱上的壁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将气氛变得暧昧。

年轻的女人褪下唯一的一件浴袍,露出白皙完好的身材。

她就那样跪坐在了地毯上,一双眼微微合着,媚眼如丝的望着沙发上的男人,而对方,却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慕凉心头不甘,眼底闪过一丝倔强,下一秒便伸出手,小心的拉开叶晟唯的衣服,另一边,却偷偷的观察着他的神色。

叶晟唯仍旧盯着电视机里的画面,薄唇抿的紧紧地,灯光下的侧脸透着一股子逼人的冷意,显然,他的心情不太好。

慕凉的脸颊微红,她有些胆怯,但叶晟唯坐在那里,就像是伊甸园的苹果,透着诱惑,她咬了咬唇,只觉得浑身都被无名的热气笼罩着。

她偷偷看着叶晟唯的神色,见他没表现的不耐,便也大胆起来。

慕凉熟练的取悦着叶晟唯,客厅里的暧昧将空气的蒸腾的热了起来。

情不自禁的嘤咛声突兀的想起,像是某种暗示,又像是拧开阀门的最后一点力道。

可叶晟唯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回应,没有反客为主,他就那么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低头望着女人,狭长的眸子看不出半点其他的情绪。

慕凉忽的惊醒,心头闪过一丝惊慌,她想起自己昨天和安然的事情,她离开之后,叶晟唯也跟着走了,之后也没联系她,如今想来,心中忽的不安起来。

因为这样的不安,她才越发想要让叶晟唯感到舒适。

她一直觉得,只是能取悦男人的女人,才能撑到最后。

这一直也是她骄傲的地方。

安然很能干又怎样?女人连男人都留不住,有什么用?

慕凉心头得意着,嘴上的功夫却仍旧做的细致,她抬头用含水的眸子望着他,听着他渐渐紊乱的呼吸声,自己也软的半挂在他的腿上。

“唔……”

慕凉惊叫了一声,下一秒身体已经从地上被捞了起来,叶晟唯将她压在沙发上。

“晟唯,疼——”她的声音有如小猫的爪子,轻轻的挠着人心。

叶晟唯重重的握住她尖尖的下颌,力道大的所到之处都是一片青紫,慕凉疼的倒吸凉气,却又不敢伸手推他,只能伸手去抚摸他的胸膛,只希望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啊……晟唯哥哥,轻一点,好疼,轻一点……”

叶晟唯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只手毫不怜惜的对待她,看她那动情的模样,冷冷笑道,“怕疼?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

慕凉并未因为他的讽刺而生气,反倒是身后勾住了他的脖子,“人家只喜欢晟唯哥哥一个人这样。”

叶晟唯扬起嘴角,脸上的嘲讽越发明显,低沉的嗓音命令道,“张开!”

慕凉很是听话,高抬着环住他的腰身,可叶晟唯的动作却忽的停下来了,他的头偏向一旁,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摆在地上的纸袋。

是个男装的口袋,从这个角度敲过去,还能看见里面折叠好的灰色上衣。

他看了一会儿,忽的就站了起来,慕凉讶异的睁开迷茫的双眼,一脸无措的看着整理衣服离开的叶晟唯。

“晟唯哥哥,你去哪?”

叶晟唯低头看了一眼身无寸缕的女人,冷漠道,“往后,我们不必再联系了。”

安然在医院待了一阵天,回叶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了。

她陪了安齐一天,又和奥迪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开车绕着护城河漫无目的的绕了好多圈,直到心头思绪渐渐放空了,才开车回家。

安然下车,在车库看见那辆法拉利的时候,脚步忽的顿了顿。

片刻犹豫之后,她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家里的保姆已经睡了,安然自己换了鞋进门上楼。

走进卧室的时候,她看见叶晟唯睡在自己的床上,和衣躺着,支着上半身半倚在床头,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周围烟雾缭绕,连五官都变得模糊起来。

“我刚出去,你就跟着走,安然,你还真够忙的呢!”

叶晟唯也没有起来,只是笑看着她,但那笑容却未到冷漠的眼底。

“没事的话请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安然一边脱着外套,一边下着逐客令。

叶晟唯的长腿交叠,他将烟按灭了,轻声问道,“心情不太好?”

他好像把两个人早上发生的不愉快完全忘记了。

安然紧了紧手中的衣服,“没有。”

“可你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

“是吗?”安然随意敷衍了一句,便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

等她出来的时候,她以为叶晟唯会像以前一样去了书房,可今天却没有!

他坐在她的沙发上,拿着笔记本处理公事,整个房间里,都是浓郁的烟草味。

安然有些头疼,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让晚风吹进来。

“为什么不把头发吹干再出来,这样会感冒。”

叶晟唯抬起头,便瞧见她肩头散着湿漉漉的头发,俊秀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卧室只开了柔柔的灯带,光线打下来,似乎把一切都拉的温柔了。

安然不动痕迹的移开目光,低头看向被打湿的睡衣,轻轻道,“忘记了。”

“过来。”叶晟唯将笔记本放到一边,冲她说道。

安然并没有动,她搞不明白他这突然的温柔是为什么,也没像以前那样迎上去。

“你不过来?那我过去。”叶晟唯作势要起身。

安然顿了顿,还是抬起步伐走了过去,但是防备的心思让她身体都是紧绷的。

叶晟唯嘴角勾了勾,狭长的眸子似乎染了几分温柔的光,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

安然坐下,他便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替她擦着头发。

他手指很长,有些干燥却温热,擦拭的动作不轻不重,因为离得近,呼吸的气息洒在安然的脖子上,这陌生的感觉,让安然一时红了脸。

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去,叶晟唯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一双手臂像结实的锁链,将她牢牢的固定着,那熟悉的气息盈满了口鼻。

安然下意思的偏过头,脸色变得难看,一双眼平静望着叶晟唯的脸。

早上的记忆回荡在脑海,清晰的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安然想,当初他说不在乎她的身世,如今想来,他大概,是不太在乎她这个人吧?

恨意漫天涌来,安然猛地挣开了她的怀抱,起身背对着他,“如果你要睡卧室的话,那我,就去书房。”

说着,她拿起自己的被子往门口走去。

叶晟唯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拉着她的手道,“这周,跟我回一趟方家。”

安然手中力道一松,被子直直掉了下去,她回头看他,眼中净是诧异。

方家……

安然看着镜子里打扮的优雅又端庄的字迹,心中默默念着。

方家,是叶晟唯妈妈方萍的娘家,算是宁海数一数二的权贵之一。

当初她和叶晟唯的婚礼办的十分简单,也不过是请了些要好的亲戚朋友,安然这边,除了奥迪和一些同事之外再无其他,而叶晟唯那边,父亲倒是特意从国外赶回来了,母亲方萍却没有。

而方家那些亲戚,当时只来了三位,假如她没记错的话。

听说,那天正好是方家小女儿和宁海第一的军事家族长孙的婚礼,这样一撞,来的人自然就少了。

“咚咚咚——”

卧室的门被敲响,安然回过神,“夫人,先生让我来问问您准备好没有?”

“好了,我这就下去。”安然冲着保姆笑了笑,然后起身穿上外套。

这是婚后第一次,叶晟唯带她去方家。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