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家里养了3只狗每天都上我

时间:2021-08-28 14: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周政一顿,面上一红,一时竟有些语塞。

“如果你今天把我帮过来是要讨个公道,那恐怕是搞错对象了,我当初把你女人带到公司来,是上班,不是上我老公的床!如果你只是好心的来告诉我这件事情,目的是为了让我管住叶晟唯,那我只能抱歉,我确实没那个能力。”安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她有能力管住叶晟唯,叶晟唯在外面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小三小四了。

没有一个女人,希望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彩旗飘飘的,更何况,她曾经对叶晟唯有着很深的感情,认真的爱过他。

“难道,你就真的半点不在意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周政瞪着眼一脸不甘。

安然这才抬头打量着面前这个愚笨的男人,说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收手,虽然叶晟唯睡了你的女人,但是我却是他法定妻子,是他叶家在外的门面,你绑我就等于是甩他耳光,相信我,你这样惹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安然声音淡漠,却隐约透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周政还想说话,一旁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是视频通话。

视频背景是杂乱的客厅,到处是砸碎的家具,这里明明就是他家!!!!

女人的哭喊声透着屏幕传了过来。

“周政……你快回来……快救救我们……”

周政的眸子倏地睁大,看着屏幕里自己的妹妹和妈妈被绑架了,惊恐的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快点放了我妈和妹妹!”

“我听说,我老婆是被你请过去做客了,礼尚往来,我自然也该请你妈妈和妹妹一起喝杯茶……”

轻缓低沉的嗓音,越过呼喊声,像一块稀释了所有杂音的海绵,让一切动听起来。

周政瞳孔放大,血红一片,盯着视屏里出现的男人狂吼道:“叶晟唯,你到底要怎么样!”

视频里的叶晟唯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两条修长的腿交叠着,骨节分明的手中握着一枚紫砂茶杯,眼睛微合着,明明慵懒的不行,但那冷峻的侧颜却又透着不容忽视的高贵与傲然。

“哥……你……你快让他放过我们……”周政的妹妹哭着喊道。

“怎么办?你的妹妹好像有点怕我呢……你说,我要是把她从楼上丢下去,她是会死,还是落个终身残废?”

叶晟唯缓缓抬头,凛冽的眸光落在镜头上。

 文学 周政脸上血色尽失。

而叶晟唯却悠闲的抿了一口茶,只是那眼底的凌厉叫人无法忽视。

他冷冷的开口说道:“一个小时之后,如果我没在我家看见我完好无损的老婆,这后果……你自己可以想象。”

“叶晟唯,你简直就是个疯子!”周政嘶吼着,但视频里的叶晟唯却只给他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周政被吓得赶紧解开安然的绳索,接着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冷汗泠泠。

刚刚还对安然凶狠的模样瞬间变成了乞求,他跪在安然的面前,求道:“安然,我放了你,求你们放我我妈妈和妹妹……”

安然瞧了一眼他惊慌失措的模样,眸光微微闪动,转身便朝着外头一望无际的黑暗走去。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的士,安然回到了市里,但是她却只让师傅开到碧海蓝天小区的大门口就停了下来。

她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叶晟唯。

也不想见叶晟唯。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叶晟唯当年跟她求婚的时候说的话,“安然,我想要的就只是你,不管身份、名利、地位,就仅仅是你。”

小区门口很热闹,年轻的情侣拥着彼此,擦肩而过的皆是笑语。

晚风凛凛,刮过单薄的小西装,冷的刺骨,安然抱住自己的双臂,轻轻呼出一团白雾。

她忽的想起,今天是2月14,情人节。

“我都让你早点订票了,你非不听,现在没有了,你说怎么办!”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没票了呀,不然,咱们再去别家看看?”

马路边一对小情侣正小声的吵着架。

安然顿了顿,忽的转身朝他们走了过去,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递了上去。

争吵中的小情侣讶异的望着面前打扮得体的女人,一时愣在了那儿。

安然道,“收下吧,祝你们玩的开心。”

那男孩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头,“你不和对象一起去吗?”

安然轻笑了声,“不了,他不爱这些。”

说完不等他们道谢,她已经转身继续往前走。

而此时刚好一辆车从小区里开出来,安然缓缓的走过去,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坐在车里的正是雷子琛!

雷子琛没有打开车窗,所以安然并没有看到他。

今天早上等雷子琛回到房间的时候,安然已经走了,不过她却有个东西落在了房间里,是一张工作牌。

工作牌上写了安然的名字和所属的公司。

雷子琛从后视镜里看着渐行渐远的安然,突然之间,他发现这个女人其实也没有之前在他面前表现的那般的潇洒。

独自一人走在夜色里,显得格外的孤单清冷,仿佛是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可怜。

看到这样的安然,雷子琛的目光敛了敛。

跟前的手机嗡嗡响起。

他抬手打开车内的灯,正准备接听电话,目光却落在置物箱上的工作牌上,拿过工作牌,他接起电话。

“四哥!我的好哥哥,您就行行好,把我那新车还给我吧!”

雷子琛听着电话那头司正霆的鬼哭狼嚎,眉头微挑,视线却一直落在手中的工作牌上,说道:“车子我已经试驾过,性能不错,明晚你去七月的停车场领走吧。”

司正霆小声嘀咕,“那是当然!来自拉斯维加斯车展的进口改装的超跑,我都盯了半年了,才花血本买的!”

昨晚他从雷子琛房间里出去的时候,忘记关门了,然后今天早上雷子琛就把他的新车给扣押了……他真的很可怜……

他不知道的是,正因为他的不关门,导致安然误闯进了雷子琛的房间,看了雷子琛的果体,最后雷子琛还被安然吐了一身……

雷子琛没再说话,修长的食指摩擦着工作牌。

“四哥,你回来了,今晚其他的哥们准备在岁月流金给你办个重大的接风宴……”

“不必了,我要回公司加班,你们玩吧。”

司正霆显然不满意这理由,“又是加班!四哥,这借口你用了这么多年,你不腻味我们烦了!你整天对着一堆数据图表,有什么意思!”

“那些可比你们这群混吃等死的家伙有趣。”雷子琛嘴角微扬。

司正霆半天才阴阳怪气的说道,“四哥,你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趁着年轻把身体资本挥霍干净了,别到时候想用了,却发现力不从心了!”

雷子琛点点头,似是认真思考了一阵,“不用操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成,四哥,你厉害!小的们甘拜下风!”挂上电话,男人将工作牌拿到跟前,这才仔细打量起来。

卡牌中间的一寸照上的女人,十分钟之前还坐在他的车上。

照片里的她,看起来有些青涩却透着灵气,和如今的干练婉约,倒有些不同。

“安然……”低沉优雅的嗓音,轻轻吐出一个名字。

他打开储物箱,将那工作牌放了进去,继而似是心情很好的笑起来,发动车子离开了碧海蓝天……

碧海蓝天的小洋房区环境清幽,奢华的欧式路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将蒙蒙的雨雾打成淡淡的黄。

站在自家门前,安然有那么一瞬,想要扭头离开,去任何一个地方都好。

“夫人,您回来了?”面前的门忽的被推开,出门倒垃圾的保姆满脸诧异的望着她。

安然点点头,“恩,你今天没出去约会吗?”

保姆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下午已经出去了……”

她低头说着,忽的像是想起什么,便呀了一声道,“夫人,先生已经回来了!”

正弯腰在玄关换鞋子的安然微微一顿。

“知道了。”她应了声,表情淡淡的,换好了棉拖便走了进去。

客厅里传来新闻播报员标准而优雅的声音。

安然微微偏头,目光落在餐桌上包装精致的大红玫瑰上,她在想,自己是今天叶晟唯的第几场?

“干嘛那种眼神?不认识自己家?”

叶晟唯见她回来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换了居家的衣服,灰色的V领羊毛衫配上深色休闲裤,脚上踩着和她同款的碎花棉鞋,瞧着慵懒而惬意。

仿佛昨天在咖啡厅里他强制要求离婚的场面在此时化作了虚无,因为他穿上了她买的衣服。

这身衣服是她买的,一直放在衣柜,今晚是他第一次穿着。

叶晟唯和三年前并未有多大的区别,一眼看过去,常会忘了中间的三年时光。

刀刻般浓黑的眉,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梁和总是微微抿着的薄唇,俊俏的五官微微散发着冷意,将他与平常人隔开,隐约透着一股子非凡的高贵。

安然忽然明了,为何叶晟唯明明有她这个妻子的存在,外头却还有那么多的女人想要投怀送抱,不为权不为财,就只是图这张脸和那般气质,也能让无数的女人甘心不要名分只求个露水的情缘吧!

他什么都没变,只是,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为她挡住砖块的男人了。

那些甜蜜的情意,像是梦一场,一场她青葱岁月里的美梦。

“在等我吗?”安然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忽的问道。

她也没有力气和他争吵关于他在外有情妇的事,其实不是他们俩不想离婚,他们俩如今的感情已经没有了,都想着离婚,可是谁也不想为离婚背负上负心汉或者负心女的骂名,更何况,他们头上的那位爷爷一直都希望他们俩能够早日生出一个孩子。

之前叶晟唯试探过爷爷几次,爷爷都摆着冷脸骂了叶晟唯,说他要是敢离婚,叶家就一点的家产都不会分给他。

叶晟唯已经走到安然跟前,手中拿着一份多出的文件。

“香港那边的合资项目出了民事纠纷,你为什么都没和我说过?”

安然愣了愣,眼中的错愕很快被掩饰过去,她偏头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是我自己就能解决的小问题。”

叶晟唯听了,说道:“那你处理好。”

安然捧着水杯放在唇边轻轻抿着,没再接话。

叶晟唯站了一会儿,便转身拿过大衣,往外走去。

安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忽的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臂。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

他微微眯起眼眸,眉心也缓缓蹙起,“不早了,你收拾一下休息吧。”

安然却好像没看出他的不悦,继续望着他,“你也说不早,那为什么不在家休息,却非要出门去?”

虽然昨天在咖啡厅的时候,她表现出来了一种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是,她这颗爱过叶晟唯的心,还是人心做的,还是会痛,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降低尊严的去挽留,甚至去问一些她很想问的问题。

叶晟唯握住她的手腕,轻巧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

他指的,是她被周政绑架的事情。

安然抬起手,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顶灯照耀下熠熠生辉。

“叶晟唯,我一直在想,你给我这个,到底有何意义?”

他没去看她,转身走了出去。

安然抬起头,冲着他的背影道,“叶晟唯,在你心里,这三年,我算什么?”

叶晟唯的脚步终是顿了顿,但随即被口袋里的铃声打断了。

他不再犹豫,换好鞋便出门接了电话。

透过缓缓合上的大门,安然瞧见他忽然变得温柔的侧脸,勾唇冷冷的笑了,说了一声,“呵呵。”

安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古老壁钟在身后敲了十下,悠悠的钟声像是来自远方。

清晨醒来,安然从镜子中看见眼圈黝黑的自己,伸手便去拿盒中的粉底液。

她打开衣橱望了望,好像忽的想起,自己不过二十六岁。

但那些衣服,却全是三十岁朝上的品味,知性而优雅。

她选了一条冬裙,收腰的设计,将她姣好的身材衬得越发纤瘦,柔顺的黑发在手中绕了两圈,终于还是放了开去,任由它妥帖的披散至腰际。

她依旧年轻美丽,但那双灵气的桃花眸子,如今却像入冬的泉,涓涓之中,藏着漠然。

安然收拾妥帖下来,保姆正摆着早餐。

“夫人,您早。”

安然瞧了瞧玄关,除了一双她昨晚换下来的高跟,没见着其他。

她收回视线,什么都没再问。

而保姆看着她安静坐下吃饭,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

安然从二十三岁开始跟着叶晟唯,那时候刚毕业,她从二十多家企业里选了他,起初并不是因为他的容貌长相,而是他给的条件,十分诱人。

那时候的她,急需金钱来自立。

而他,刚好需要一名优秀的设计师,来稳固自己在地产界的地位。

如此想来,叶晟唯也算是她的伯乐,对她有过知遇之恩,让她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设计生变成如今功成名就的大设计师。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