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肉罐头(骨科1v1)

时间:2021-08-28 14:4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陈尧看来是不太会管教儿子。”

那怒目圆睁的男人愣了愣,仔细打量着叶晟唯,“你是谁?敢站出来管我的闲事?”

“陈哥——”一旁有眼力见的已经认出来面前的男人是宁海地产界的富商叶晟唯,自然也明白他们刚刚要带走的女人是叶晟唯的人,再不敢放肆半分。

“你拉我干什么!”男人一把甩开拉扯自己的同伴,脸上明显不耐烦,指着叶晟唯恶狠狠到,“赶紧给我让开,不然爷爷今天废了你!”

叶晟唯冰冷的眼底忽的浮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他看着从酒吧走出来的陈总,嘴角微扬,却并未说任何话。

那男人以为叶晟唯是怂了,正要得意,后脑勺忽的别人狠狠的揍了一下。

“你个混小子,就知道在外头给我闯祸,赶紧给我滚回家!”

刘总一边教训着儿子,另一边却一直偷偷注视着叶晟唯的脸色,见他未有缓和,又是一个巴掌摔在了儿子的脸上,接着才点头哈腰的道歉,“叶总,我这儿子酒量不行,酒品也差,今天也是喝多了,您就原谅他这次——”

叶晟唯冷笑了一声,语气却平淡,“是喝多了,我看陈总您喝的也不少,醉了就谈生意可容易误事,我看咱们的合作,还是下次再说吧。”

陈总的脸色忽的变了,他怎么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他更是恭敬,“不,叶总,我——”

“好了,我夫人刚刚受了惊吓,我要先送她回家。”

陈总瞧着叶晟唯头也不回的离开,心中懊恼万分,回过神就扬起手狠狠的打在儿子的脑门上,“你这个混小子!”

……

安然一路被叶晟唯拖着,摇晃中酒精上头,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

“安然,你到底要不要走?”

叶晟唯不耐烦的吼道,眼底净是冷意,恨不得将她和身后的路灯柱子一起冻起来才好。

安然勉强站稳,她也看出他的不耐,“我没力气了。”

“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女人耍这种小心机,安然。”

叶晟唯冷漠的望着她那苍白的脸蛋,“还是说,你在怪我,搅合了你的好事?”

“你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话吗,叶晟唯?”

 文学 安然听着那些讽刺的话语,不由得拔高了声调,瘦弱的身形绷得紧紧的,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叶晟唯偏过头,避开她那受伤的眸子,“不是的话就赶紧走,我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你在这种地方矫情。”

他每一句话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着她的胸口,安然木然的望着他,苦笑了一声,“呵!叶晟唯,我从未让你留下来——”

“你什么意思?”叶晟唯的眸子眯起,“难道你想回去和那些浪荡的公子哥一起鬼混?安然,你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叶晟唯的夫人,你给我检点一点!”

安然讶异的望着他,那些莫名其妙的指责让她眼眶干涩,连连冷笑道:“检点?你在外面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你是我安然的老公,你怎么就不知道检点一点!”

叶晟唯压着心头的怒意,眸色冷然的看她,“你到底走不走?”

安然偏头,避开那利刃般的目光。

接着,她便听见车门关闭的声音,发动引擎的声音,等她在回头时,叶晟唯的车已经从她身旁飞快的冲了出去——

空气中荡着一丝丝汽油燃烧过的暖意,可很快被这无边寒夜吞噬了,路灯的光安然的影子拉的细长。

安然看着离开的车辆,身体像是别人定在了那里,眼眶干涩的难受,每一次眨眼都好像用刀片割着血肉一样疼。

她脸上一片惨白,在夜风中站了许久,才积攒出一点力气,努力抑制颤抖的手,抬起冻得僵硬的腿,一手捂着腹部,头脑昏沉的朝着夜色走去。

冷风一阵阵的刮过,道路两旁的树影摇曳,发出呜咽的声响,路灯被树叶割成斑驳的影子,让路人的脸忽明忽暗。

安然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一双腿抖得走不了,才缓缓停了下来。

岔路口,来往车辆许多,四面八方照过来的大灯叫人目眩。

绿灯亮了,安然呆了一阵,抬手揉了揉酸胀的眼角,继续往前走。

刚刚在酒吧她喝了不少,如今酒劲上来,只感觉头重脚轻,一双腿软的使不上力,人也朝着前方扑去。

急促刺耳的鸣笛声倏地想起,安然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朦胧的视线中似是有车子朝她驶来,可还未看清,一只手便忽的从身后伸了过来。

灰色袖口露出来的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

下一秒钟,安然忽的觉得身体一动,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拉扯着往后,跌在一个温暖的胸膛里。

疾行的车子擦着她的身体驶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安然还未松口气,忽的眼前一黑,她被身后的人强硬的翻了个身。

温柔结实的胸口,呼吸间充斥着男人身上似有似无的抹茶香。

但重点是——

安然眨了眨眼,确定唇齿间温热的触感不是幻觉,她柔软光洁的下巴,甚至能感受到男人隐隐长出的细小胡茬,有温热的风,扑在她的脸上。

身后是络绎不绝的车辆,可他们,却相拥着伫立在那儿。

安然觉得一阵晕眩,甚至忘了推开面前这个男人。

他竟然是在酒店里的那个危险男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她和他刚才那一下其实算不得接吻吧?

不过是唇贴着唇而已,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安然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抬了抬发沉的眼皮,视线便撞进了一双深邃的黑眸里,那仿佛敛着浩瀚大海的眼神,让她不由得呼吸一滞,头也越发疼了。

“四哥——”远处,司正霆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声,大声的喊着抱着安然的雷子琛。

安然听不清,她觉得胃里翻腾的难受,甚至来不及推开面前这个见过两面的男人,直接“哇”的一身吐在了他灰色的羊绒大衣上。

扶在手臂上的手被人拉开,耳边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和男人的惊呼声。

可能是料到会被推开,安然连忙扯住了他的衣袖,勉强让自己站稳。

“对不起,干洗的钱或者衣服的钱,我都可赔……哇——”

“OMG!”那边的司正霆再次传来震天动地的呼声,那个女人竟然吐了他家有洁癖的四哥一身!

他家四哥怎么还不弄死她!

安然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瞧着被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大衣,但那大衣的主人,好像从头到尾都未曾发出过半点声音,安静的像一座雕塑,站在她跟前。

安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抱歉,我——”

话还没说完,安然忽的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自己已经被雷子琛打横抱了起来。

出于本能的搂住他的脖子,那股子抹茶香味再一次扑鼻而来,这次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道,安然醉意盎然,轻飘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跟他正面交锋过两次了,她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雷子琛仍旧没开口,只是抱着她大步走了开去。

“四爷,你去哪里!”

身后的司正霆还在大呼小叫,而怀里的安然却酒精上脑,白皙的脸庞染了淡淡的粉,苍白的唇被咬的红润,微微翘着,媚眼如丝,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抬手拍了拍男人好看的脸蛋,“四爷?这称谓真土……”

雷子琛的脚步忽的一顿,低头迎上安然的视线,四目相对。

再次对上那黑眸,安然只觉得脑袋发沉,眼皮也越来越重,很快便陷入了黑暗。

翌日早晨,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落在半掩在枕头中的娟秀面庞上。

细碎的光芒入眼,安然似是察觉,卷翘的睫毛闪了几下。

——头好疼!

这是安然醒来的第一个意识。

她抬手贴在额头上,试图减少那恼人的疼痛,接着才慢慢睁开眼睛。

入眼是精致雕花的房顶,中间一盏奢华的水晶吊灯,周围还有很多小的灯孔。

这和她家的装修完全不同,处处都透着贵气和奢华。

安然脑袋空了三秒,接着便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她环顾四周,惊讶的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家!而昨晚的那些片段,也一点点的回到了记忆当中——

车辆穿梭的十字路口,好心救下她的男人,接着……

安然抬手狠狠的砸了砸脑袋,可却怎么也想不到跟多,她掀开身上的被子,自己身上的衣服早不是昨晚的长裙,而是一件宽大的白色V领羊毛衫。

男人的衣服穿在她纤瘦的身体上,勉强盖住了大半的身体,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睡得蓬松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头。

安然瞧着镜子里这模样性感眼圈发黑的女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安然,你竟然酒后乱性!”

她凭感觉也知道此刻的羊毛衫下空无一物,但所幸,下面的还在,安然坐在卫生间里,直到确认自己未被侵犯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她和那个危险男人竟然在一起了两个晚上,好在这个危险男人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没有对她趁人之危。

她抬头打量着卫生间的布局,不管是厨卫用具还是摆在洗漱台的用品,无疑不显示着这里的主人有多么的尊贵奢侈,看着墙面上镶嵌着的LED屏幕,她知道,这里大概是个总统套房。

显然,昨晚将她带回来的男人非富即贵,然而他带她回来却没做什么,除了——

安然站在温水之中,低头瞧着自己白皙胸口的红痕,一张脸瞬间烧了起来。

昨晚那个男人拉着自己的时候,手刚好按在这……

她皮肤很白,肤质又嫩,望着那狰狞的手掌印,她知道,只怕一时半会儿的下不去了。

飞快的洗了个澡,安然想要寻找昨晚自己的那套衣服,路过于是角落放脏衣服的篓子,却忽的发现一条男士内裤,在那下头的,正是自己的衣裙!

安然一张脸瞬间红得发烫。

她顾不得擦干身体,飞快的从浴室逃了出来,然后随便从一旁的衣柜里找出男人的衣服套在身上,用一根皮带扎紧了,接着便再不看这叫她烦心的房间,拿起自己的包包跑了出去。

安然刚刚站到走廊里,就已经认出来,这正是宁海市最好的酒店,远江华庭。

她一边低着头,一边快速的朝着电梯口跑去,她可不想,被人认出来她是叶夫人。

安然按下下楼的按钮,电梯门一开,她便急着往里走,却不想和里头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抱歉——”

安然抬头,却对上一双黑沉的眸子。

这毫无防备的对视,让她一时间愣在那儿,忘了自己着急离开的事情。

因为他正是昨晚那个危险男人!也是跟她遇过好几次的男人!

他浑身气场强大,就算只是静静站着,散发出来的气场也是威严而冷峻的。

这种冷峻不同于少年时期的冷漠和高傲,这是岁月和时光在他身体里的沉淀。

他穿着定制的手工款白色运动装,一流的做工和线条将他那倒三角的身材勾勒的越发完美,运动服的设计,又让那冷峻之中,添了几分悠闲。他的发丝带着水迹,刚刚撞上的时候距离很近,安然闻见一股沐浴液的香气,想来,他应该是运动完回房间。

“额……”安然的道歉卡在了喉咙里。

因为——

这男人一直用那放佛包裹着浩瀚星海的眸子望着她,平静的,没有半分其他。也或许是,以安然现在的水准,还看不懂他眼底的那些东西。

跟之前他身上充斥着的那种侵略性不同,现在的他,身上很平和。

平和得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昨晚上的事情……

“你们走不走,别挡着门!”

身后想起不耐烦的催促神,安然来不及反应,忽的被一双手大力的推了一把。

手中的包包飞了出去,落在电梯里,里面的东西全都散落出来。

后头的人接着走了进去,电梯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安然艰难的蹲下去收拾东西,却总有人不小心撞到她,有好几次,都差点跌坐在地上。

正当她捡的心烦意乱时,眼前忽的多了一双手工皮鞋,阴影落下,有人蹲在了她身旁,递过来一只眉笔。

“谢谢……”

安然接过来抬头,瞧见的竟然是那个她还不知道名字的危险男人。

她原以为他刚刚已经下去了,却没想到,竟然还在。

雷子琛眼神讳莫若深,仿佛读懂了她的心思,冲她微笑道,“我不着急。”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