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丧夫后的滋润日子`偷偷藏不住

时间:2021-08-09 16:2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面前的男人犹如地狱修罗般残忍,支温雅苍白了一张小脸,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痛!我好痛!姐姐……”

病床上的支温寒痛得毫无意识的哼叫着,鲜血淋漓也丝毫不能转移他的痛苦。

支温雅唇瓣微颤着将薄训庭的手臂攀得更紧,下一秒膝盖微弯就要跪下……

“求求你,请放过他……”

她不介意没有尊严、没有骄傲、没有一切,可她不能没有仅剩的弟弟!

“薄少,求求你放了……”说着,支温雅已然要跪下!

面前的男人猛然眯了眼眸,支温雅能明显感觉到薄训庭的手臂在用力!

薄训庭薄唇紧抿,轻松将即将就要跪下的女人拽进怀里,冷声道:“支温雅,你跪我,也没用。”

他薄训庭,不接受任何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自己,更何况还是在明显错误的情况下!

那一瞬,支温雅漂亮的眸,泪如雨下!

“姐姐,姐姐……”

“好痛,好痛……”

支温寒疼得想要打滚却根本无力动弹,那种仿佛将他凌迟的痛楚让人恨不得下一秒死去!

支温雅心痛难当,还想说话却被门外接了一个电话的戴兵打断:“少爷,楚小姐来了。”

楚小姐。

 文学 这三个字一落,与薄训庭靠得极近的支温雅立马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支温雅脑里精光一闪,攀得更紧:“薄少,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薄训庭眉头狠蹙看着面前自己几乎只要一低头就能轻易擒住她娇嫩唇瓣的女人,莫名,烦躁了。

“松开!”压低嗓音,薄训庭不耐的呵斥。

支温雅摇头,越攀越紧:“薄少,求求你放过他,我发誓我会……”

烦!

很烦!

薄训庭觉得自己脑袋都被支温雅哭疼了,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用力按倒在旁边空置的病床上,高大的身躯瞬间压下!

门外的罗医生和戴兵略微屏住呼吸,低头看着地板不敢抬眸。

“支温雅!”

支温雅攀着的手丝毫没放松,哪怕已清晰感受到了他的愤怒依旧倔强:“求你了……”

那一声,薄训庭觉得自己现在不止脑袋不爽,连身体都有些不爽!

面前的女人楚楚可怜,泪眼朦胧,躺在他的身下,只说:求你了?

第一次,对女人向来排斥的薄训庭竟感觉自己身体某处在叫嚣……

“楚小姐。”

“楚小姐。”

忽的,门外罗医生和戴兵齐刷刷开口,支温雅没回头只继续道:“薄少,我会……”

“训庭?”甜美温柔的嗓音传来,楚诗蔓一袭简单长裙站在门口,气质文雅而娇俏。

现场莫名的气氛,一触即发。

……

薄训庭深邃的眸紧盯支温雅,她只一副心系弟弟的焦急模样!

“训庭?”楚诗蔓又唤了一声,这一次连脚步都缓缓踏进来。

薄训庭薄唇微抿,眼眸一眯,危险道:“支温雅,再不松开我,后果自负!”

话音一落,支温雅几乎是立马的就松开了他的手臂,乖巧得不可思议……

薄训庭被攀了许久的手臂终于自由却莫名让他更烦躁,深深看她一眼,薄训庭起身,风华卓然。楚诗蔓走到薄训庭身边轻拽他的衣袖,水波潋滟的眸看着支温雅:“就是她吗?”

一句话,支温雅的脸色又白了白,连挣扎着起来的动作都微微一滞。

楚诗蔓。

江城楚家的小姐,也是江城里人人知晓被薄训庭捧在手心的女人。

将来,她的孩子会叫她‘妈咪’。

“恩,就是她。”薄训庭居高临下看着支温雅,眸色清冷。

支温雅的指甲都快嵌进掌心里,汹涌而至的难堪让她无法抬头,而楚诗蔓正在打量她!

那种被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寸寸剖析的感觉让她耻辱、难受、隐忍又无能为力……

甚至,她还必须……

支温雅偷偷深呼吸一口气,再抬眸眸底都是令人同情的哀伤:“楚小姐,请你帮帮我!”

薄训庭身躯微动,不动声色看着支温雅微微抬高了下巴,这女人刚刚果然是在算计他!

“我?”

楚诗蔓呆呆伸手指着自己,模样单纯无害又惹人心怜:“我能帮你什么吗?”

楚诗蔓的嗓音温柔得好像春日的山涧小泉,清灵动听,轻易便能让人心动。

支温雅不敢看她身边的薄训庭,只道:“楚小姐,请你让薄少放过我弟弟。”

“我发誓……”她的嗓音染上一抹哭腔,莫名动听:“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生下肚子里的孩子,我不会捣乱,我会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我只希望薄少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之前的事,让我把我弟弟送出去……”

薄训庭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低声说:“诗蔓,走。”

“姐姐……”

“好痛……”

楚诗蔓下意识要跟着薄训庭离开,转身才看见旁边的支温寒,猛然吓了一跳。

“诗蔓!”薄训庭一声低喝连忙将人拉到旁边小心看着,仿佛她会被吓死般。

楚诗蔓张着小嘴狠狠呼吸,罗医生上前‘哗啦’一声拉上帘子阻隔了楚诗蔓看向支温寒的目光!

传闻,楚家小姐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

支温雅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又最是时候,缓缓开口:“楚小姐,求求你……”

“支温雅!”薄训庭转头低斥,那对楚诗蔓的在乎展现得淋漓尽致,什么时候薄少也会压抑自己的情绪了?

支温雅吓得踉跄一下,不敢再开口只期盼的看向楚诗蔓。

楚诗蔓小心翼翼看看支温寒的方向,对刚刚的一幕还心有余悸,她知道那里有人,却不知他浑身是血。

楚诗蔓从进来开始一颗心都在薄训庭身上,加上又被支温雅搭话哪里还会注意旁边的病人是什么模样?

猛然回头,的确被吓着了。

薄训庭确定楚诗蔓没犯病松了一口气,正要带人离开楚诗蔓却握住了他的手:“训庭……”

只一声,薄训庭便知道她要帮支温雅。

眸色一沉,薄训庭明显不愿意,楚诗蔓看看支温雅,忽的跟他拗上了:“训庭……”

除了叫着薄训庭的名字,楚诗蔓一个字也不多说,就好像当初她无意提及代孕……

支温雅见状,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却不想猛然被呛:“咳咳,咳咳,咳咳咳……”

薄训庭眉头狠蹙没回答,只觉得听见支温雅的声音就烦躁!

她怎么事儿那么多?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