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时间:2021-08-28 14:48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那种笑容非常友好且纯粹,让安然不由得添了几分好感。

“刚刚不好意思,我太着急,差点撞到你。”

安然低头道着歉,脸上有些泛红,尤其是发现危险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衣服上,她便连忙抬手,遮了遮这惹人遐想的装扮。

雷子琛的眼神仿若看透了安然的窘迫,收回了视线,淡淡的说道:“没关系。”

他的眼神也很温和,和笑容一样,“不过,你好像需要一件外套。”

“恩?”安然怔了怔,然后快速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刚刚着急的从里头落荒而逃,她甚至忘了,自己里面什么都没穿,过大的男士领口,当她蹲下去的时候,那胸前的春光只怕早就被人看了个干净!

雷子琛看着她红透的脸,很是绅士的偏过头,说道:“应该没别人看见。”

“真的?”安然语气悻悻的,显然没觉得得到半点安慰。

接着,她忽的觉得肩上一沉,白色的运动上衣落在了身上。

安然讶异的抬头,男人英俊的五官近在眼前。

麦色的肌肤,天庭饱满,鼻梁挺而直,一双眼深邃漆黑,瞧上去似乎永远精力充沛,又偏生得一股子优雅气质。

那唇形很别致,嘴唇很薄,嘴角微微扬着,就算没有笑意,也让人有种愉悦的感觉。

这和她初次见他时,他那种充满侵虐性以及浑身冷漠矜贵完全不同。

此刻的他,根本不像是要和你搭讪的富家公子,倒像是温柔关怀的长辈。

在安然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好像还从没人这样将她温柔对待。

没有理由的照顾和关心,纯粹的,不带一丝一毫的其他企图。

也许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也或许是,这个陌生男人和她共度了两晚,却始终没有非礼她。

虽然他之前给她的印象是很危险的,甚至让她有些惧怕他,但是他现在却给予她从未有过的温暖,这样一个简单赠予外套的动作,竟让安然有些眼圈发红。

“我正好觉得,这衣服小了些。”雷子琛开口打破了这沉默,那优雅的脸庞,和温柔的声调,悄无声息的带走了安然的尴尬。

安然的指尖摩擦着运动服,身体也渐渐变得暖和,她抬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吧,衣服洗好之后,我给你送过去。”

“没必要那么麻烦。”雷子琛轻笑着,嘴角扬起,就像冲破云层的日光,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天地,他的笑容像是带着魔法,让身边的人也跟着开心起来。

电梯也已经到了位置,门打开之后,两个人跟着人潮走出来。

 文学 “你是一直住这里吗?我会尽快把衣服送回来的。”安然问道。

雷子琛点头,“暂时都会住这,你到时把衣服放在前台就好,我会去拿。”

“好,那再见。”

安然道别离开之后,男人却并未立即转身上楼。

雷子琛站在那儿,看着安然从旋转门离开的身影,然后低头瞧着自己的右手,脑海里浮现出刚刚她露出来的半面淤青。

昨晚情况危急没发觉,如今想来,倒确实有些不对,手感似乎,太软了些。

当时他急着拉她回来,手却正好落在胸前。

那柔软的触感,隔了一夜,突然在此刻变得清晰起来,仿佛仍旧留在指尖,未曾散去。

“总裁。”身旁响起恭敬的喊声。

雷子琛转头,瞧见男秘书正在这自己的身旁。

将那些异样的思绪敛去,雷子琛这才重新回到电梯里,冷声问道:“什么事?”

男秘书提了提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今晚夫人有场演奏会,在香港。”

雷子琛双手插在兜里,“所以?”语气漫不经心。

男秘书有些愕然,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总裁之前答应过,要去的。”

电梯发出一声脆响,门缓缓打开,可雷子琛却没走出去,而是转过身,一双黑沉的眸子看着男秘书。

“你觉得,我有时间过去?”

男秘书将头埋在胸前,没再说话,反省的态度已经十分的明显。

雷子琛的脸上重新染上笑意,他抬手拍了拍男秘书的肩头,说道:“买束花送到现场,该说些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记得,如果搞砸了,你也不用回来了,明白?”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极轻,却让人心头发颤。

男秘书点点头,“明白了,总裁。”

雷子琛这才走出去,看了一眼时间,眉眼温和的笑道,“你该订机票去了。”

--

安然茫然的站在那里,身体像被人冻住了,完全做不出任何动作。

熟悉的洋房门前,叶晟唯正搂着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热烈的激吻着。

他们那样投入,甚至连她走到满口都未曾发觉。

安然艰难的低下头,扯了扯嘴角,却仍旧笑不出来。

她想,或许最坚强的女战士也经不起这样接二连三的血战。

等她再次抬头,那边的热吻已经结束,叶晟唯带着那性感尤物一路走到跑车旁,又绅士的为她打开了车门,抬手扶着车顶,小心的护着她坐好。

叶晟唯弯了腰,阳光打在他带着笑意的嘴角,女人抬头亲了亲他的侧脸。

引擎声响起,跑车开了过来,和她的丰田擦肩而过的时候,女人摇下车窗,对着安然勾唇一笑,那是对她这个叶夫人无言的挑衅!

叶晟唯目送着美人离开的视线和她相遇,那脸上的笑意便渐渐敛去了,最后薄唇紧抿,没半分迟疑,直接朝着她走了过来。

“昨晚为什么没回家?”

不同于刚刚的温柔体贴,这一刻他脸上只有冷漠和疏远。

“逛街。”安然面上平静无波,只是攥紧了手中的袋子,太过用力,指节发白。

从他身旁走过的时候,她的手腕忽的被抓住,那炙热的体温激的她微微一颤。

“那是叶氏今年新签的代言人,还需要我说清楚,我和她并没有什么吗?”

“哦?”安然轻笑了声,“你该去和她说,她的毛衣穿反了。”

她抽回了自己的手,安静的,朝着洋房走去,晨风阵阵,吹得人心头冰凉。

……

进了门,安然在门板上靠了半分钟,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换鞋子进去,

百炼成钢!只有受过太多磨难,自己的心才会越来越强!

安然进了自己的卧室,还未来得及关门,整个人就忽的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扯了过去,天旋地转之后,她狠狠的撞在了叶晟唯的怀里。

她的下巴被他的大手钳制着,惨白的唇被狠狠蹂躏。

她从他口中尝到了浓郁的烟草气息,还有,属于别的女人的口红的味道……

樱桃味的,不是她的。

安然用尽了全力,狠狠的将他推开去。

想到他才用这张唇吻过别人,安然就觉得胃里翻腾的要吐出来。

叶晟唯退了一步,也没有给安然逃走的机会,径直将她抱起来,一把扔在了身后的大床上,接着便欺身而上,高大的身形将她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

“安然,结婚三年,咱们总该把有些事情坐实了…微微粗糙的指腹轻飘飘的划过她的唇畔,他低头,她偏过脑袋,让这个吻落了空。

“叶晟唯,你太脏了!”

叶晟唯猛地抬头,冷漠的五官拧在一起,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那握在安然肩头的力道越来越重,甚至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你说我脏?”叶晟唯冷厉的眸光对上安然漠然的眼,“那你又多干净?”

安然想要挣开他的钳制,可她越挣扎,叶晟唯越是用力将他压在身下,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他的鼻尖抵着她的,喷洒出的呼吸悉数打在安然脸上。

“嫌我脏,安然,你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叶晟唯笑了声,薄唇贴着她的耳廓,“要这样的吗?”

“走开——”

安然脸上的冷漠终于被打碎了,她满脸慌乱,一双手抬起来护着自己的胸口。

奢华的大床上,红色的真丝被单,她躺在上面,米白色的长裙将她妙曼的身子包裹的越发诱人,那美妙曲线伴随着呼吸扭动,挺立饱满的柔软上下起伏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香气,让叶晟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一处。

眸色沉了下去,他轻轻拂开她脸庞的几缕头发,“我们是合法的夫妻关系,安然。”

热烈的吻落在她的耳畔,安然偏过头,目光落在身下的床单上,忽的有些呆愣了。

这床上的用品,是她结婚之前和奥迪一起出去买的。

那会儿,当她红着脸把这酒红色的床单铺上的时候,心头想的,又是什么呢?

叶晟唯低着头,那露出来的半截胸口,安然能清楚看见指甲挠过得的细痕和暧昧吻痕,一切都在告诉她,在自己未归的一夜里,她的丈夫,正忙着和另一个女人颠龙倒凤。

那种恶心的感觉再次袭来,就在叶晟唯将她后背的拉链拉至一半的时候,安然忽的拼命挣扎起来,“住手!你放开我……”

她才不要用他那肮脏的东西来结束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

“安然?你还在嫌弃我脏?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男人是干净的?别太天真了!”

叶晟唯一把将她的双手固定在脑袋上方,对于她的反抗,他表现的没什么耐心,她是他明媒正娶回来的,是他的妻子,只要他想,她凭什么拒绝!

叶晟唯用自己强有力的手臂压制住愤然抵抗的安然,轻笑了一声,“这么激烈,难不成你还是……?”

安然猛地转头看着他,好像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听见的,一张脸血色尽失。

“叶晟唯,当初是你说,你信我,我才会——”嫁给你。

最后三个字,安然终是哽在了咽喉,说不出来。

因为她也能想到,如果她说出口,叶晟唯会是怎样嘲讽的神色。

叶晟唯丝毫没有被她的情绪影响,继续冷冷的望着她,“那又如何?”

“对,那什么都不算。”安然抑制着身体的颤抖,“所以,你也别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你如果想要,外头的女人多得是!”

“让我找别人?安然,我们结婚之后,你每天都用我喜欢的沐浴露,在我们穿那样的睡衣,你那时候,不是就期待这个吗?”

叶晟唯笑着,手指的指腹擦着她露出来的锁骨,他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微微发颤,他的手顺着她的曲线一路往下,然后猛地用力一拉。

“嘶啦——”

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激起了一阵颤栗。

可叶晟唯的动作却顿在了那儿,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安然胸前那清晰的痕迹上,眼中情绪退去,换上熊熊燃烧的怒火,“呵!这就是你不要的理由?”

安然抬手遮住胸前,对于他的质问,她只是垂着头,没说一句话。

“安然,是不是过去太久,你早就忘了自己是什么货色?”

叶晟唯捏着她的下颌往上抬,眼中露出一丝鄙夷的冷笑,“云垂镇的都知道,安然的母亲,是个终日在不同男人面前承欢的……”

“云垂镇的都知道,安然的母亲,是个终日在不同男人面前承欢的……”

他终于如愿的从安然波澜不惊的眼中瞧见慌乱和狼狈,但那之后,安然却忽的闭上眼,嘴角上扬,竟笑了起来,“这个,你也曾说过,你不在乎的。”

叶晟唯冷哼了一声,直接从她身上抽身离开,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道,“我竟说过这种话?”

说到这里,叶晟唯又冷冷的说道:“在公司别为难凉儿,她不像别人,经不起你的那些手段。”

安然望着美艳冷然的男人,一双手忍不住紧紧的攥住了身下的被单。

这是叶晟唯第一次在她面前为了外头的女人说话,过去的三年里,不是没人来找安然闹,可每次她只是悄无声息的用自己的方式处理掉,所以她一直稳坐着叶夫人的位置。

可原来,叶晟唯一直都知道,只是从未当面说破而已。

直到前几天他约她去咖啡厅,公然的说她要怎么样才可以和他离婚,她才开始去抓他出轨的证据。

叶晟唯见安然不说话,冷冷的说道:“为什么不回答?难道这次也想像之前那样不择手段吗?”

安然瞧着男人正经的模样,缓缓的摇了摇头,开口的声音有些哑,“我再不会找她,放心。”

“最好是这样。”叶晟唯丢下这毫无感情的一句话,便摔门出去了。

楼下很快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

安然呆愣的瞧着合上的房门,躺了许久,才重新作起来,她伸手去拉扯自己的裙子,可一双手却抖得使不上力气,费了许大的劲才重新穿好,赤脚踏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走到墙边,将刚被叶晟唯扔在一旁的口袋拾起来,把里面的男装重新叠好,小心翼翼的放了回去。

做完这一切,她才蹲坐在地上,双手抱着纸袋,长长的叹了口气,一直以来的冷漠表情一点点散去,她咬着唇畔,脸上露出隐忍的痛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